【新冠肺炎】確診人數一周內從四千到四萬 誰是美國疫情頭號敵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進入3月下旬,美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如同脫韁野馬: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等機構匯總並統計的資料顯示,全美的患者已超過43,000人,死者也超過400人。這種大爆發的局面無疑讓所有人大為吃驚:美國累計確診人數從四千升至四萬竟然只用了一周時間。

很顯然,新冠病毒已經對美利堅發動了攻擊。到3月23日,美國道瓊斯、納斯達克、標普三大股票指數也繼續維持頹勢,其中道瓊斯指數更跌破19000點關口至18591.93點。

在猛烈的襲擊之下,以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和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組成的「特別工作組」不免焦頭爛額。美利堅也仍在瘟疫的迷霧中懵懂地尋找自己的首要敵人,進而選擇向中國而非新冠病毒開火。

+2

華盛頓的中國綜合症

但隨着疫情在3月下旬迅速急轉直下,特朗普很快遭到了《紐約時報》、《大西洋雜誌》乃至CNN等媒體的猛烈攻擊。《紐約時報》特別指出,面對自身在疫情處理上的「災難性失敗」,特朗普與共和黨正試圖轉移視線,將人們的目光從「總統的糟糕表現轉移到言語之爭上」。

環顧特朗普的言行,他的確曾稱讚過中國的應對行動,但到3月中旬,特朗普就將矛頭對準中國,不僅稱北京應該為病毒傳播負責。還採用了「中國病毒」等語,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就多次使用過「武漢病毒」等說法。蓬佩奧稱中國、俄羅斯和伊朗正在「散布」關於新冠疫情的「虛假信息」,以「貶低」美國和特朗普的防疫工作。

隨着部分北京要人也參透了這種「來而不往非禮也」的奧秘,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社交網絡上發表的一段指責美國引發疫情的個人發言,就隨即發了一片混亂。他不僅轉發了美國官方對流感與新冠肺炎界定不明的相關內容,還主動關注了大批美國此前患有「電子煙肺炎」的博主,以至於其Twitter關注數在短時間內暴增五十多萬。

道瓊斯指數在疫情之下的暴跌讓美國政界財經界人士人心惶惶。(美聯社)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趙立堅的發言只不過是學習了特朗普當局在網絡「trolling」(混淆視聽的怪論)式的發言手段,以個人名義帶動了一種頗具煽動性的輿論。這種觀點強烈的表達方式,也是在信息爆炸的網絡時代製造輿情的常見有效手段。

但這種慣為美國、俄羅斯等國所善用的手段,如今出自趙立堅的手筆,無疑令人稍感不適,也是美國一些政要所不能忍受的。

美國《國會山報》(The Hill)等媒體即指出,在3月20日時,美國國會共和黨籍參議員薩斯(Ben Sasse)和眾議員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即致信Twitter公司首席執行官。兩人認為「中國官方」正在Twitter上「發動一場大規模的宣傳運動」,以此改寫新冠肺炎的歷史云云,兩人因此敦促Twitter方面應「將中國官方開設的賬號移除」。

趙立堅(中)在美國社交網絡成為新晉「網紅」的歷程讓華盛頓人士頗為震驚。(新華社)

清者自清的天下大勢

但總體來講,即便華盛頓方面能在疫情逼近之際,將北京推到輿論炮火前批鬥一番,但更多人都明白,美國防疫不力的原因還需自省其身。

到3月下旬,CNN等媒體轉述了抗疫一線的紐約州州長科莫(Andrew Cuomo)的抱怨:截至3月22日,紐約州依舊未能從特朗普簽署的防疫法案與相關撥款中獲得一分錢。到23日前後,特朗普還同伊利諾伊等州州長在社交網絡上彼此爭吵:特朗普批評各州長不滿聯邦應對措施,各州長則指責白宮浪費了減緩疫情蔓延的寶貴時間。

事實上,「浪費抗疫時間」已經成為了美國國內對特朗普的主流看法。此前一直積極批評中方在武漢前期不力的《紐約時報》,日前竟也刊載了一篇標題為「中國爭取的時間,被西方白白浪費」的文章。該專欄文章作者認為,中國應對嚴重的突發事件,採取的措施「比許多所謂『民主選舉』產生的領導人都更果斷」。而西方國家「數周以來即便不是完全消極,也是被動得出奇」。

此後,《紐時》還認為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其「民族主義」導致美方將應對新冠疫情的全球領導權讓給了中國。

對美國一切討厭特朗普的陣營來說,新冠疫情可能是僅剩的能打倒他的機會。(美聯社)

美國之外,也就在3月23日前後,路透社等多家媒體也先後指出,特朗普當局在2019年7月中斷了中美疾控中心的傳統合作,導致美方也喪失了第一時間了解到中國疫情更多細節的機會。

3月23日,俄羅斯《觀點報》認為,中國已經實現了不可能的目標,而以特朗普當局為首的美方則由此將中國視為「主要的地緣政治對手」。《俄羅斯在全球政治中》雜誌也在3月20日時指出,如果將1956年的蘇伊士危機(即第二次中東戰爭)視為英國全球統治地位終結的標誌,那麼,美國若不能應對新挑戰,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就是美國的「蘇伊士危機」。事已至此,或許對美國來說,疫情之下最大敵人已然清晰可辨。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中國在疫情風潮中扮演的角色正呈現一種「清者自清」的局面。當抗疫已經成為一種全球化的挑戰,大國所能做的就不僅停留在救治本國國民,更需要在全球範圍內起到相應的責任。因此,這場造成全球大流行的烈性傳染病,也正迅速嬗變為一場大國在全球舞台的競爭。

對於身處2020大選年的特朗普當局而言,他的責任也就陡然沉重:如若美國不能在口頭宣傳之餘,在救治病人、控制疫情、開發藥品和疫苗等領域拿出過人的實績,那麼這將打擊的就不僅是特朗普和共和黨的選情,也將對美國自冷戰至今的制度優越性、道德制高點乃至全球影響力帶來一場大災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