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向文在寅求援 疫情讓西方暫時卸下了傲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疫情肆虐全球,在亞洲的疫情得到控制之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仍持續擴散。在歐洲,意大利、德國、西班牙等國成為了疫情重災區,每日確診人數激增;而美國的疫情也並不樂觀,激增的感染病例讓該國被外界預言為疫情的下一個「震中」。

隨着歐盟疫情不斷加劇,不少西方領導人開始尋求國際的幫助和支援。此前已有不少西方國家已經先後向中國發出了求助,這其中包括意大利、塞爾維亞、波蘭、愛沙尼亞、拉脱維亞、立陶宛等國家。除了中國之外,國內疫情得到緩和的韓國也成為了部分國家求助的「人選」。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3月24日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打了電話,在此次通話中,桑切斯表示,希望韓國能在醫療物資上對西班牙進行援助。

3月15日,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發表電視講話,宣布塞爾維亞當即進入緊急狀態。期間武契奇強調,困難來臨之時,我們不能寄希望於歐盟,唯一會向塞爾維亞伸出援助之手的只有中國。(AFP)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同一天,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與文在寅也進行了通話,從青瓦台公布的通稿中顯示,特朗普在電話中同樣對文在寅提出了物資援助的要求。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紛紛向亞洲國家進行求助,這樣的現象釋放出了一個不小的信號:西方對疫情的認知出現了巨大的轉變。

西方的傲慢讓「SARS」重演

要知道,疫情在亞洲地區爆發初期,西方國家起初並不以為意。特朗普2月26日曾就新冠病毒疫情召開記者會時就強調,新冠病毒的風險對美國依舊很低。意大利一位官員也曾對媒體透露,此前看到中國官員發出新冠疫情的警告、看到武漢封城,就像看一部科幻片,覺得離他們好遠。但萬萬沒想到,來勢兇猛的疫情並不識國界,隨着疫情在歐美地區的爆發,不少西方國家儼然讓自己從觀看「科幻片」的觀眾一下成為了這場大片的「主角之一」。

西方疫情告急誠然與他們對疫情的輕視有關,但更多的是西方國家中自帶的種族優越感。

中國向意大利派出了三批抗疫醫療專家組。3月25日,中國的第三批赴意大利抗疫醫療專家組在飛機前的合影。(新華社)

西方世界一直以來被譽為人類最先進為文明,這是因為從哥倫布(Cristoforo Colombo)發現新大陸,到近代世界歷史上的前三次的工業革命,這些推動世界和人類進入現代文明的重要進程均是由美國以及歐洲各國主導的。可以說,美歐是現代世界進程中最為重要的貢獻者、征服者以及領導者。

但先進的步伐不僅給他們帶去了舉足輕重的國際影響力和話語權,同時也讓他們形成了西方中心主義的主導意識形態,即資本主義自由、民主、人權為核心價值的西方文明是人類最優秀的文明,決定人類文明發展方向。這也導致世界習慣用征服者和領導者的姿態俯視亞洲及其他地區,其中就包括醫療系統和衛生水平。

西方國家一直堅信自己擁有世界上最高端的醫療系統和衛生水平,與發展中國家及大部分落後的亞非拉國家的落後和髒亂的環境不同,歐美地區的可靠的衛生、醫療環境大大降低了傳染病和瘟疫爆發的機率。此前在非洲地區致死率高達90%的埃博拉(Ebola)病毒就被西方國家成功攔截在外;中國2002年爆發的非典型肺炎(SARS)也並有在歐美地區全面爆發的歷史。

正是對這些舊經驗的「迷信」,讓大部分西方國家認為,只要採用嚴格的出入境管制,限制亞洲國家人口進入國內的方式便可將疫情阻擋在自家國界之外。但事實證明,西方的自信並沒有成功阻擋疫情的入侵,如同2002年的SARS病毒肆虐東亞地區一般,美歐的傲慢和輕視讓西方國家經歷了他們的「SARS時刻」,更為他們的防疫工作埋下了隱患。

為抗疫情 西方暫時卸下傲慢

都說防疫如救火,不能慢一步,但西方世界此前的鬆懈讓他們在防疫工作上並沒有做好準備,醫療物資的緊張讓不少國家的防疫工作陷入了困境。這就導致了西方各國國家的領導人,例如特朗普、桑切斯先後請求國際援助的場面出現。

就目前防疫情況來看,此前被西方不看好的亞洲地區國家,如此前最先面對疫情的中國和韓國已經基本度過了疫情的爆發期,兩國的防疫措施也取得了極好的效果。從數據上看,韓國感染人數不斷下降,據韓國疾病管理本部3月25日表示,韓國境內單日新增病例數時隔3天再次增至三位數,近來確診病例一直在100例左右徘徊。路透社分析,這樣的數據顯示出了韓國疫情緩和的可能。

而中國在經過兩個多月的「封城」和「封省」之後,該國3月25日新增確診病例僅為47例,均為境外輸入。其國內重災區武漢市和湖北省也宣布逐步解封。湖北省官方3月24日宣布,解除離鄂(湖北省)通道管控,有序恢復對外交通;至於武漢市也將從4月8日零時起,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復對外交通。

以上的數據和解封令足以說明了中韓防疫模式的成功,換而言之,中韓兩國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既有精力和物資,又能騰出手對其他地區施以支援的國家。這是西方國家乃至國際社會都無法忽視和否認的成效和結果。也正是這樣結果,讓不少西方國家認清了形勢和現實,暫時放下自身的傲慢與偏見,主動向中韓發出求助的信號。雖然西方國家的傲慢暫時被疫情所卸下,但西方世界對亞非拉地區存在的傲慢與意識形態,是否能因為這一次的疫情援助而消除,還難以就此蓋棺定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