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債務激增 美元「洪水」無處流淌或釀更大危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上周五(3月27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在美國新增確診病例已經連續三天過萬,歐洲疫情也在加速蔓延,累計病例甚至已超過中國。然而,比病毒更可怕的是,疫情正在「誠實」地揭露當前美國和歐洲各國空虛、脆弱的國家經濟和虛假繁榮。

美國聯邦債務有可能從23萬億美元迅速飆升至30萬億美元,而歐盟所謂的60%債務紅線也將形同虛設,意大利的債務已經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36%。再加規模可能高達數十萬億美元的巨額企業債務和槓桿頭寸「黑洞」,疫情之中,歐美各國不僅需要面對產業空心化的惡果,疫情導致的經濟停頓、開支驟增,以及資本市場信心的「崩塌」,都在使原本就債台高築的美國和歐洲各國政府、企業陷入一場更大的債務危機。美國聯儲局(Fed)的無限量化寬鬆(QE)政策則在繼續使這一切加速,一場類似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初的大蕭條已經近在眼前。

3月25日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了2萬億美元經濟刺激計劃,接下來這一經濟刺激計劃將送至國會眾議院進行投票。圖為3月25日美國國會外景。(新華社)

狂印鈔對冲危機 掀豪賭序幕

上周一(3月23日),為了應對美國股市的接連暴跌,聯儲局宣布了「無限QE」等一系列救市計劃。聯儲局將不限量按需買入美國國債和按揭抵押債券(MBS),並推出一、二級市場公司信貸工具,開放定期資產支持證券貸款等工具,向市場注入更多流動性。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美國政府對經濟的總體援助規模將達6萬億美元。

儘管美股因此而暫時止住跌勢,但是這無疑意味着全世界的美元資產再次被嚴重稀釋。聯儲局此次承諾釋放的美元,已經接近美國GDP的28.5%。此前美國聯邦政府已經欠下了23萬億美元的巨債,政府負債佔GDP比率已經從2008年前的不足70%,增長到了2019年的103%。2019財年美國公共債務的利息就高達5,910億美元,美國財政赤字升至4.6%,疫情大爆發前,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預測本財年財赤將再升至4.9%,但如今市場估計可能飇升至逾10%。美國疫情之下的巨額救市資金,儘管短期能夠穩住股市,但是後患無窮,美國政府和企業將面臨一方面債務激增,另一方面實際資產不足、「資不抵債」的危機局面。

然而,目前特朗普政府顯然已經無暇考慮長期的危機和世界經濟的代價。為了應對疫情導致的經濟停滯和股市暴跌,最直接的辦法就是通過「海量」的美元進行對冲。就如同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海嘯時做的那樣,利用「零利率+QE」向企業提供資金,促使其回購股票,推高股價。甚至連美國政府和聯儲局也不惜赤膊上陣,直接購買企業債券。

原本1美元的資產現在被注水為「2美元」,並進行銷售,即使股價大跌,但是從被扭曲的價格來看,資產的價格依舊還在上漲。如果股價繼續下跌,那就繼續「注水」,始終保持股價「看上去很美」。這就是「無限量」量化寬鬆的實際意圖。只要「印鈔機」轉得足夠快,美國股市就能堅持到疫情緩解的那一天。聯儲局在用美元「洪水」對冲疫情危機。

投資者對「無限量寬鬆」政策並不買賬,3月23日美股三大股指繼續下跌。(新華社)

美股早已水滿為患 或刺破企業債務

這無疑將是一場危險的「對賭」,因為美國股市目前早已「水滿為患」,美元「洪水」只會導致更大的山洪爆發。截至2019年末,美國非金融企業部門的槓桿率已經高達74.4%。危險的是其中大量資金不是被用來進行生產性投資,而是用來回購自己的股票,其中利用債務保證金等槓桿資金的規模已接近4,000億美元。有接近30%的每股盈利(EPS)增長來自於企業回購帶來的「虛假增長」。更嚴重的是,以美國頁岩氣產業為代表的低評級債務規模佔比過大。美國BBB級公司債的市場規模已增至3.2萬億美元,佔比超過55%。美國的高收益債孳息也已升至6.46%,甚至10%。

然而,缺少實物支撐的金融操作註定只是一場「龐氏騙局」。一旦市場預期反轉,亮麗的業績立刻就會轉為巨額的企業債務負擔。看似繁榮的美國股市其實就是建立在沙灘上的大廈,其中的實物支持異常脆弱。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正是一記重拳打到了美國實體經濟的軟肋上。聯儲局釋放的大量美元不僅沒有能夠流入股市,反而讓人們覺得問題可能比想像的更加嚴重。大量美元被用來彌補企業的債務槓桿頭寸,人們開始囤積美元,為流動性的緊缺和可能到來的疫情危機做準備。這也正是即使在3月15日,聯儲局一次過下調美國聯邦基金利率100個基點,利率降至接近0之後,依然未能阻止美股暴跌的原因。

直至上周一,聯儲局宣布了「無限QE」等一系列救市計劃,並預計釋放6萬億美元的流動性之後,美國股市才得以恢復反彈,美元指數終於停止躥升。因為人們在觀望疫情的後續變化,觀望巨額救市資金是否能夠如期兌現,是否有人願意出手來為美元的「大放水」最終埋單-是美國大資本控制的銀行體系,還是中國,抑或日本和歐洲?否則,美國政府的一切承諾都將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美股的連續下跌已經抹平特朗普上任以來的全部漲幅。(路透社)

新歐債危機正在醞釀

實質上,特朗普政府必須將此次危機轉嫁出去,但又似乎忘卻了一個事實-如今的美國經濟和全球經濟局勢早已不是2008年以前的情況。

美國經濟虛弱,而歐洲、日本等發達經濟體更加自顧不暇、債台高築。2019年日本政府債務已經高達GDP的238%,難有大幅增長空間。法國的公共債務則已達GDP的100.4%,創下該國自1945年以來新高。英國政府債務也再次逼近GDP的90%,意大利的公共債務更達到GDP的136.2%。鑑於歐洲多國債務嚴重,歐盟委員會於2019年5月發出了債務警告,下調了經濟增長預期。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將導致更嚴重的經濟停滯和支出激增。意大利財政部表示,目前額外的支出將使意大利的預算赤字比其承諾的高出63.5億歐元, 2020年意大利預算赤字佔GDP的比重將從先前承諾的2.2%升至2.5%。與此同時,法國、德國、西班牙等國家也在紛紛為應對疫情而要求增加財政赤字。歐盟的所謂財政赤字紅線已經形同虛設。

企業層面問題依然嚴重。目前,歐元區非金融企業部門的槓桿率則已經超107.1%。2019年4月以來,包括英國的巴克萊銀行(Barclays Bank)、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德國的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等歐洲投資銀行巨頭都已飽受經濟衰退帶來的衝擊,不得不紛紛縮減業務、大規模裁員。此次疫情卻又直擊歐洲本就虛弱的實體經濟。其中佔GDP比重45.9%的歐元區商品出口和服務業因疫情陷入全面停頓,即使疫情結束,這部份的經濟損失也難以彌補。大量企業在疫情中不得不舉債維持。整個歐元區經濟預計將萎縮超過40%,整個市場的預期將因此反轉。近3.58萬億歐元的未償還歐洲金融債務將面臨大範圍違約風險。歐洲非但無力去分擔美國的「垃圾」債務,一場類似於2010年歐洲債務危機的危機反而正在醞釀。

目前唯一能夠承接美國巨額債務的只有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然而,隨着前一階段的中美貿易摩擦,美國全面遏制中國的戰略意圖已經昭然若揭。同時,中國也在進行疫情之後的經濟恢復,高達50萬億人民幣的基建投資刺激計劃也需要政府信用的對外擴張,人民幣實際上尚需擠壓美元的空間。除非美國在貿易和對華技術封鎖上做出重大讓步,否則美國將難以向中國轉嫁危機。

舉目四望,美國突然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如此的孤立和虛弱,美元「洪水」竟然無處流淌。下一步,一旦市場發現這一事實-「美元」債券其實根本無法被兜售,特朗普政府也不能與中國達成「救援」協議,那麼隨着疫情的蔓延,市場希望將再次崩塌,聯儲局釋放再多的美元也難以阻止危機的到來,反而將加速恐慌。全球股市、債市將出現連鎖性塌縮,一場類似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初的大蕭條那樣的更大危機近在眼前。

上文刊登於第20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30日)《歐美債務激增 美元「洪水」無處流淌或釀更大危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