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疫情】馬克龍形象兩極:「救世主」還是「無情銀行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法國似乎逐漸緩過來了。截至4月23日,法國累計確診新冠病毒肺炎病例逾15.7萬人,累計確診病逝逾2.1萬人。繼4月3日新增確診17,355人的峰值之後,除了4月16日新增12,416例的例外,每日新增確診已經持續下降,近日更維持在每天一兩千新例的情況。在此次疫情期間,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也可謂經歷了好一番民意的轉折。

從遠處看,疫情似乎對馬克龍的聲望是個福音。評論家們看他最新的電視發言指出,他在危機中表現出了 「一定的威嚴」,並學會了承認錯誤。然而,新冠肺炎來到法國時,法國社會正經過歷史性的社會運動。這種不滿情緒不太可能隨着疫情的爆發而簡單地消退。

+2

馬克龍自2017年上任伊始,就贏得了國際觀察者的青睞。他被描繪成一個年輕、勇敢的政治家,勇於面對這個時代的大問題:民粹主義、恐怖主義、氣候變化、移民危機、經濟衰退... 「終於來了!」,世界上的記者們似乎感嘆道,「這裏有一個堅定的親歐盟自由主義者,願意面對對仇外心理和反動的民粹主義」。

然而,在法國,情況則要複雜得多,也沒有那麼風光。他的金融和銀行業背景使他與不太富裕的人疏遠,普羅大眾認為馬克龍脫離了普通人的問題。許多人批評他與媒體的親密關係不恰當,接近於裙帶關係。而在他當選後,他的改革計劃,在國外看來是雄心勃勃的,也是必要的,但在國內相當一部分人看來,卻是沒經過深思熟慮,不聽人民的聲音。

在政壇之前:銀行家馬克龍

馬克龍早期的職業生涯是在金融和銀行業。2004年從法國國家行政學院畢業後,他成為財政部下屬的財政監察局(Inspectorate General of Finances)的高級官員。2008年,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當選後,馬克龍以5萬歐元(42萬港元)的價格買斷了自己的政府合同,並在羅斯柴爾德公司(Rothschild & Co)擔任投資銀行家。在那裏,他從事大額收購合同的工作,使他迅速積累財富。

馬克龍上了《福布斯》雜誌頭版,標題是「自由市場的領袖馬克龍」。馬克龍的金融背景特別受到國外媒體的讚賞。(福布斯)

他的這段人生之所以被法國人今天記住,主要有兩個原因。

首先,法國政治家較少出身於私人金融領域。有些人一開始就覺得很新鮮,但也有很多人把「銀行家馬克龍 」與貪婪、冷漠和傲慢聯繫在一起。

在許多法國人的眼裏,馬克龍代表了法國的精英主義系統

其次,在許多法國人的眼裏,馬克龍代表了法國的精英主義系統,他經過了國家行政學院和財政監察局,這兩個法國政治精英主義的象徵,因此很多人認為他是一個受保護的特權人士。這個形像在黃背心運動期間影響特別大,抗議者把他描繪成一個與法國人民的日常鬥爭完全脫節的總統。

在疫情期間,這個形像仍然存在:譬如有人在Twitter上抱怨「右翼銀行家對破壞我們的公共衞生系統負有責任...當自由主義殺人時,馬克龍假裝站在左翼」。

經濟部長:商業第一

直到2012年,也就是成為總統前五年,馬克龍才進入政壇。隨後,他在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總統的政府中被任命到相當低調的職位。但很快,當奧朗德決定要振興法國經濟時,他在財政方面的經驗讓他迅速晉升為經濟部長。

正是在那裏,因為他推動的「馬克龍法 」,他的名字第一次被法國公眾所熟知。這項提案是一系列依靠公共服務私有化和放寬對法定工作時間管制的措施。不過,這些有利於商業的措施卻引起了爭議,違背了法國的社會主義傳統,為了避免該法被否決,政府通過法令將之強行通過議會。

國際社會眼中的馬克龍:歐洲自由主義價值觀的捍衛者、負責任的領導人。圖為2018年6月在布魯塞爾舉行歐洲理事會領導人峰會。 (Getty)

馬克龍的自由主義、有利於企業的政策,與法國龐大的官僚體系和昂貴的社會保障制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法國公眾注意到的是,無論是否認可,這位所謂的左翼「社會主義人士」(他當時為社會黨總統工作)更關注的是如何提高競爭力和創新,而非打擊不平等或擴大福利系統。

法國媒體的寵兒

隨着2017年大選周期的臨近,馬克龍宣布將競選總統時,成為頭條新聞。這時,馬克龍才真正成為了法國家喻戶曉的人物。所有人都在談論這個一夜之間成為第三大可能的候選人。

媒體感染了很危險的病毒:「馬克龍病」

他的競選過程中有一個方面引起了公眾的注意:媒體對他的喜愛。與其他候選人相比,馬克龍一直以來都在積累正面的評價和更多的直播時間,似乎在各大媒體上都有他的盟友。這遭到了極左和極右派的強烈批評,他們開玩笑說,媒體感染了一個危險的「馬克龍病」(Macronitis)。

這個問題很少在國際媒體上討論(國際觀眾也許也感染了「馬克龍病」),但這在法國進一步鞏固了馬克龍的受保護的精英形象,相較於關注馬克龍的雄辯演說,許多評論家更多集中在評論馬克龍是「經過偽裝的權貴代言人」。

出乎意料的總統

馬克龍的上台過程源於當時的時代背景,他在合適的時機突然出現。

首先,社會黨(法國兩大政黨之一)當時正處於領導層的鬥爭中,馬克龍的新政黨在這時推出,並迅速崛起,就這樣擊敗了一系列社會黨的領導人。而就在大選首輪投票的前幾天,第二大政黨的黨魁,領先候選人菲永(François Fillon)陷入腐敗醜聞,失去了領先優勢。這讓馬克龍得以進入第二輪大選,並遭遇的是極右派民粹政治領袖勒龐(Marine Le Pen)。

這一切都讓法國民眾感到有些心灰意冷。許多選民團結在馬克龍周圍,原因是要針對極右派投出反對票,而並不是支持這位39歲的政治新人。在這次選舉中很多選民不願意投票,看投票率就知道:四分之一的登記選民沒有出現在選舉現場,近八分之一的選民投了空票或無效票。

2017年4月10日,法國巴黎,人們走過展示總統候選人勒龐和馬克龍的競選海報。(Getty)

黃背心: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對策

在此基礎上,馬克龍又急於檢驗他的脆弱支持。他擔任總統期間一個引人注目的方面是,他毫不猶豫地推動有爭議的改革,譬如大幅削減開支,或抨擊法國陳舊的退休制度等。

馬克龍希望將法國的勞資關係轉向更基於共識的模式。問題是,未能達成共識。

在改革勞資關係方面,馬克龍希望將法國經常對立的勞資關係轉向更靈活的、基於共識的模式。問題是,在未能達成共識之後,他的改革卻激起了法國民眾的熱情,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罷工潮和社會運動,法國黃背心運動。

馬克龍今天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是圍繞法國人對其改革的反抗。許多法國民眾覺得馬克龍沒有花時間去聽他們的意見,改革進行地太過倉促。他專注於經濟和競爭力的問題,當他們上街遊行時,他並沒有理睬他們的要求,而是用警察來回應抗議。

疫情後的馬克龍會麼樣子?

在國外,他因 「讓地球再偉大 」(make the planet great again) 這樣的名言而受到讚賞,但法國人印象中馬克龍的名言卻是他將抗議者描述為「反對變革 」的 「懶惰者」,或者是如下影片當中這句被普遍認為很「離地」的一句話:「人們只需過條馬路便能找到工作」。

如今,疫情讓改革和抗議活動都停滯不前,馬克龍危機時刻的發言也為他贏得了一些人氣。但舊傷複發只是時間問題,馬克龍不得不再次面對他的批評者。

這位總統要對法國搖搖欲墜的社保體系予以致命一擊,並以一個不確定的世界取而代之

馬克龍的聲譽,不只有國際觀察者看到的「自由主義救世主」、「法國和歐盟的堅毅改革者」或「常有深邃思考的哲人王(the Philosopher King)」,馬克龍也為自己塑造了一個不那麼討人喜歡的形象:一個無情的銀行家,一個只看經濟而忽略老百姓的新自由主義者,這位總統要對法國搖搖欲墜的社保體系予以致命一擊,並以一個不確定的世界取而代之,在那個世界裏,富裕者充滿了機會,但普通人面臨的卻是不公而激烈的競爭。

一旦疫情過後,馬克龍能否重新贏得民心,能否成功改革國家?這更多的是看他能否解答上述法國市民的憂慮,而不是看他能否不負國際社會的期望。

作者:法國索邦大學哲學系碩士、巴黎政治學院政治社會學碩士Paul Sedille

譯文:薛子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