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俄羅斯疫情急速爆發 普京遇治理短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俄羅斯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確診人數近來大幅上漲,截至上周六(5月16日),該國確診人數超過27.2萬,成為全球確診個案總數前三的國家。疫情發展之迅速,不但為俄羅斯帶來沉重打擊,連帶令總統普京備受質疑。

與歐美國家相比,俄羅斯的疫情爆發得比較晚,該國在3月2日才錄得首宗本土確診個案;至4月9日,確診人數超過1萬;4月30日,確診人數超過10萬,其後每天以逾1萬人感染的速度增長,並在5月10日突破20萬。僅僅10天,俄羅斯的確診人數便由10萬升到20萬。

確診增速幾冠絕全球

這樣的增加速度僅次於美國,遠超歐洲國家的水平。美國的確診個案在3月19日超過1萬,3月27日超越10萬,並在4月1日突破20萬-從1萬到10萬只用了8天;從10萬到20萬更只是4天。

再看看疫情較為嚴重的幾個歐洲國家。西班牙的確診個案在3月17日達到1萬、4月1日超過10萬、4月20日突破20萬,從10萬升到20萬的時間是19天;英國則在3月26日超過1萬、4月16日達到10萬、5月6日突破20萬,從1萬到10萬及從10萬到20萬的時間均約為20天;意大利在3月10日超過1萬、3月30日超過10萬、4月28日突一破20萬,從1萬到10萬及從10萬到20萬均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此外,俄羅斯確診個案的增速也快於一開始最引人注目的中國、韓國和伊朗等國。中國在去年12月底報告首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到上周六為止,中國的確診人數約為8.3萬,韓國約為1.1萬,伊朗不足12萬。中韓的確診個案尚不到10萬,伊朗也離20萬的確診個案相距甚遠。

令人疑惑的是,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俄羅斯很早就採取了果斷的防疫抗疫措施:新冠肺炎在中國爆發後,俄羅斯於1月30日便關閉了中俄口岸,暫停向中國公民發放電子簽證,到2月20日更禁止中國人入境。

相關防疫措施令俄羅斯在往後一段時間未見有大規模爆發的迹象。普京在3月25日視察莫斯科收治新冠病毒感染者的醫院時便自信地說:「俄羅斯能夠控制住疫情的範圍和感染速度。」3月27日,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比較俄羅斯的情況與歐洲面臨的危機時強調,該國「實際上沒有疫情大流行」。4月19日,普京在致俄羅斯人的復活節賀詞中更肯定地表示,俄羅斯聯邦和各級政府已完全控制住疫情形勢。可是,話音剛落不久,俄羅斯的疫情就迎來大爆發。

防控失誤 內外皆有因

俄羅斯在防控上的一大失誤在於一開始只防控中國,而未能關注歐洲方向。

3月13日,世界衞生組織(WHO)宣布歐洲為全球疫情的「震中」,但俄羅斯沒有隨之而收緊入境管控。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估計,在過去一個半月裏,超過100萬人曾經從歐洲進入俄羅斯。

來自意大利、法國、西班牙等疫情嚴重國家的人大量進入了俄羅斯後,俄羅斯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開始限制對歐航班。但相較中韓等直接停運對歐航班,俄羅斯到3月27日才宣布暫停所有國際航班,顯然為時已晚。更糟糕的是,來自意大利、法國和西班牙的民眾進入俄羅斯後並沒有進行核酸檢測,也未能集中收治,只是被要求自行隔離,這就為病毒擴散至俄羅斯本土創造了條件。

俄羅斯本土採取的措施也一度引發了混亂。為了限制民眾出行,重災區莫斯科4月15日要求駕車和乘坐公共交通的居民必須出示電子通行證。當時,查證主要是以人工為主,導致大量人流和車輛堵塞,尤其是在地鐵這樣的密集場所,病毒傳染的幾率大幅上升。

此外,不少民眾未有配合政府居家不外出。莫斯科在3月29日宣布實施居家令,普京亦在3月30日宣布全國帶薪休假一周,但在放假期間,不少民眾照常外出聚餐、燒烤等,讓疫情進一步惡化。

客觀來說,俄羅斯確診人數大幅增加也與檢測量加大有關。

3月底之前,俄羅斯對新冠病毒檢測設立了一系列嚴格條件,包括前往海外、與前往海外人員有密切接觸、65歲以上出現疑似症狀等。所有檢測樣本只能送往位於西伯利亞的俄羅斯國家病毒與生物技術研究中心(VECTOR)檢測。這使得俄羅斯的病毒檢測不足,日均一度只有幾千份,加之檢測準確度只有70%至80%,使3月的確診個案不多。

從4月開始,俄羅斯聯邦實驗室、市立檢測實驗室及私立實驗室都具備了檢測能力。截至上周六,俄羅斯已進行了超過665萬次新冠病毒檢測,按人口比例而言已超越德國和美國的數字,比起4月初約50萬的總數更是增加了超過十倍。檢測人數增加,確診人數自然隨之上漲。

死亡率低引發質疑

俄羅斯雖然確診人數暴增,但死亡率相對下較其他國家為低。截至上周六,死亡人數約為2,500,死亡率為0.9%,遠低於英國(約14%)、法國(約15%)及美國(約6%),也低於世衞估計的3.4%死亡率。然而,這個低水平的死亡率引發了西方的質疑,英國《金融時報》等引用過去同期死亡人數作比較,質疑俄羅斯瞞報數據。對此,俄羅斯方面予以否認,稱這些報道是「聳人聽聞的反俄騙局」。

俄羅斯死亡人數是否真的如此之低還有待觀察,仍有修訂空間。中國、英國也有修訂數據的先例。拋開這些不談,從俄羅斯的應對來看,死亡率低是有原因的。

警察在莫斯科道路上檢查民眾的電子通行證,這也是防控疫情的一部分。(Reuters)

早發現、早準備、早隔離都是降低死亡率的重要手段。不少國家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數較多,很大原因在於未能盡早發現,乃至惡化為重症甚至死亡。俄羅斯從4月開始大規模檢測,這意味着大量病患在初期即被確診,為其盡早接受治療提供了可能。索比亞寧就提到該市的病患主要是以輕症為主。

此外,俄羅斯借鑑了中國經驗。早在2月底就開始籌劃建「雷神山」式的醫院,花了40多天在俄羅斯郊外建成。俄羅斯還從中國購買了大批物資,4月20日,普京稱已收到來自中國的1.5億個口罩。加之全國封城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病毒的蔓延。因此,俄羅斯的死亡率沒有部份西方國家那麼高,其實並不稀奇。即使將同期的超額死亡人數盡數算作新冠死亡人數,俄羅斯的新冠死亡率依然屬甚低水平。

給俄羅斯和普京的挑戰

俄羅斯因烏克蘭危機與西方交惡,長年受西方制裁,經濟發展並不樂觀。油價走低(尤其是4月的暴跌)更是讓俄羅斯苦不堪言。縱然俄羅斯的新冠肺炎死亡率較低,但疫情惡化無疑令經濟雪上加霜。

為期六周的全國封鎖拖累了國內經濟,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長列舍特尼科夫(Maxim Reshetnikov)表示,受疫情限制措施影響,俄羅斯每天損失約1,000億盧布(約110億港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2020年俄羅斯經濟將萎縮5.5%,俄羅斯政府也預計失業率可能從去年的4.6%升至10%。俄羅斯阿爾法銀行(Alfa-Bank)估算,俄羅斯居民的實際收入將下跌5%,比2014年還要低7.5%。

普京一向以強人形象示人,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挑戰他的權威。(AP)

疫情帶給俄羅斯的衝擊也引發了外界對普京個人的質疑。普京以其強人形象深得俄羅斯民眾崇拜,但這場疫情似乎正在改變民眾對他的看法。俄羅斯民調機構Levada Center公布的數據顯示,普京的支援率從2月的69%跌至4月的59%,比2013年的最低紀錄還要低4個百分點。

普京將復工問題交由各州決定更引發了爭議,使人認為他將地方官員看成是處理疫情不善的替罪羊。普京在莫斯科郊外的新奧加廖沃(Novo-Ogaryovo)總統官邸遙距辦公而很少公開露面,甚至在與官員召開新冠肺炎視訊會議時把玩手中的筆等,都被認為是他對控制疫情沒有太大的熱情。

此次疫情對各國都是一次重要考驗,對俄羅斯來說同樣如此。俄羅斯疫情的惡化集中暴露了該國長久以來的問題,比如中央與地方的關係、對西方的矛盾心態等。

民眾寄望於強人普京幫助他們走出危機。在全球地緣政治博弈中,普京可謂是遊刃有餘,烏克蘭、敘利亞問題等都證明了他的謀略、果斷。從這個角度來說,普京是一個戰略家,但防控疫情考驗的是領袖對具體議題的治理能力,在這方面似乎見不到普京展現出他在國際議題上那般的長袖善舞、霹靂手段。在民眾中威望頗高的普京,或許需要從疫情的突然爆發中審視自己的這一「短板」。

上文刊登第214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18日)《俄羅斯疫情急速爆發 普京遇治理短板》。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