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國】顛覆科學常識口出狂言的為何總是特朗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語出驚人。5月18日,他表示自己已定期服用羥氯喹藥物(用來抗瘧疾的藥物)一周半時間,目的是為了預防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5月20日,他又稱自己將在未來一兩天結束(服用)。

早在4月,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對羥氯喹發出安全警告。特朗普如今親自服用爭議藥物迅速引發了質疑。18日的記者會現場,在場的記者團一度混亂。有記者問:「所以是白宮醫生的建議用藥嗎?不然你為什麼突然吃羥氯喹?」特朗普回答說:「他們沒有建議我使用羥氯喹,而是我主動去問他們我能不能吃羥氯喹?我就說自己想試試看。」

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CNN的節目中回應說:「他是我們的總統。我希望他不要服用沒有經過科學家批准的葯,特別是他所在的年齡組和體重組。」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也認為,特朗普服用羥氯喹是「完全不負責任」。

《紐約雜誌》則認為身為國家領導人,特朗普魯莽的言論可能帶動民眾效仿,其行為堪稱「從愚蠢走向瘋狂」。美國VOX新聞說,無論有沒有吃藥,特朗普的言論都說明他在抗疫工作中非常不稱職。連一向支持特朗普的霍士新聞,都在直播過後直接打出了「危險請勿模仿!大家千萬不要學總統」的新聞警吿。

對於特朗普「以身試藥」,英國首相發言人5月19日強調,「我只能說明英國的建議是什麼,我們不建議這樣做。」

這是近日來特朗普的又一次「大膽嘗試」。4月23日,他在白宮的新冠疫情通報會上發表有關「注射消毒劑」殺死病毒的言論,也曾引發輿論譁然。各大機構和消毒劑製造商紛紛出面澄清不要按照特朗普說的做。

特朗普的突發奇想讓人哭笑不得。4月的「注射消毒劑」風波之後,他有所收斂,接連多日未出席疫情記者會。如今,他又忍不住發表這樣違背常識、科學的言論,到底是為什麼?他身邊的官員並非不知道這樣的表態存在問題,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已經說自己未服用。為何特朗普還是要發表這樣貽笑大方的言論?

這背後是特朗普個人的表現,這與他個人的水平有關。他口不擇言,隨時作出決定,卻總是認為自己是正確的。就以服用羥氯喹這件事情為例,4月,特朗普就多次在記者會上推銷,稱這藥物效果很好。對自己的言論總是深信不疑、對外界的質疑總是認為有陰謀,特朗普總想證明自己是最有智慧的那個人。可他個人的知識儲備又不足以支撐這種自信。由此,他的自說自話經不起推敲。

當然,特朗普也深知這樣的爭議能為他帶來關注。這可以滿足他佔據輿論主動權的私心。越能引發爭議,他越能引領話題,帶來的破壞性影響不是他優先考量的。對他來說,先去觸發爭議,待到爭議不好收場,他有所改變就是了,比如他此前斷供世界衛生組織,如今又表示若世衛組織整改,他可以再為其提供資金。服用羥氯喹引發各界質疑,他澄清稱「遵醫囑」,現在又稱自己將停葯。。製造話題、吸引眼球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就足夠了。

對待特朗普的話,「如果認真,你就輸了」。可是,在疫情受各界關注時,特朗普作為美國總統的言論很可能引發諸多傚仿,此前就有不少民眾將注射消毒劑的圖片傳至網絡。尤其是他服用羥氯喹藥物更有可能讓民眾去嘗試,畢竟特朗普說了:「這些都是醫生在治療新冠肺炎病人時的用藥,並稱收到很多來信證明這些藥是有效的。」

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表示,關注到特朗普服藥的信息,自己也為93歲的母親留了一盒抗瘧疾藥物羥氯喹,以備不時之需。巴西衛生部5月20日則批准使用包括羥氯喹藥物在內的藥物來治療新冠肺炎患者。

特朗普引發的爭議很可能會讓某些人付出生命的代價。在美國確診人數已經超過150萬、死亡人數逼近10萬之際,相信醫生、相信科學是最基本的道理。但是,可悲的一個現實是,在美國抗疫之中,政客不僅在挑戰醫生、科學的權威,還在用自己的「不專業」給他們惹麻煩。特朗普一張嘴,媒體、專家闢謠跑斷腿。

身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所代表的是美國的形象。糟糕的是,特朗普用自己的無知與私心在損害外界對美國的信任。這樣一個不尊重科學、四處製造混亂的領導人都能坐到美國總統的位置上,美國何談服眾?每個國家都有自身的問題,美國也不例外,而特朗普的所作所為正在放大美國的問題。在這裏,真想給特朗普提一下建議:別再暴露自己的無知了。別再添亂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