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法推5,000億共同舉債 重拾歐洲聯邦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一(5月18日),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舉行聯合視像記者會,共推佔歐盟經濟產值約3%、總值5,000億歐元的「復蘇基金」。與此前5,400億向各國貸款的救市方案不同,復蘇基金將以歐盟名義舉債,並以免償還資助方式救助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國家。

歐盟委員會將於本周三(5月27日)提出預算方案,屆時德法的提議料將納入其中。預算最終依然需要歐盟各國一致同意才能獲得通過。可是,正如馬克龍所言,「德法協議並非歐盟27國的協議,可是若非先有德法協議,也不可能有27國的協議」。

默克爾指出歐盟舉債得來的款項會在短期內使用,而作長期還款。有關款項預計會集中供給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臘等受疫情打擊嚴重、財政本已不夠穩健,以及主要產業為旅遊業或不能遙距工作行業的國家。償還債務的擔子將主要落在德國等財務穩健國家身上。默克爾就表示預計單是德國就將負責27%的還款。

上周一(5月18日),默克爾與馬克龍舉行聯合視像記者會。(Getty)

歐盟的「漢密爾頓時刻」?

這種由歐盟較富裕國家將財力轉贈較貧窮國家,且由歐盟為單位共同承擔債務的做法,更被德國財長肖爾茨(Olaf Scholz)形容為歐盟的「漢密爾頓時刻」。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是美國立國後的首位財政部長。1790年,他決定將當時13州在獨立戰爭中累積的債務「聯邦化」,變相由維珍尼亞州等較富裕的煙草生產州去救濟當時新英格蘭地區的州份,正式將美國變成了一個財政聯盟。

這次德法協議雖然沒有將歐盟各國的債務收歸歐盟所有,但仍有可能成為歐盟走向財政聯盟的關鍵一步,使歐盟預算愈來愈像美國的聯邦預算、各國預算愈來愈像美國的各州預算。如果事情真的朝着這個方向發展的話,2020年5月18日這一天,也許會長存於歐盟的歷史書典之中。

德國法院的「塞翁失馬」

讓歐盟變成一個富國補貼窮國的所謂「轉賬聯盟」(Transfer Union),一直是以德國為首等財主國的「大諱」。默克爾4月27日同意以歐盟名義共同舉債,以免意大利等國疫後國債「爆煲」之時,仍聲言絕不會同意免償還資助。這次轉軚的促因,其實是來自德國憲法法院5月5日的一個判決。

德國憲法法院疑「越權」推翻歐盟法院的判決,指摘歐洲央行2015年起的量化寬鬆買債計劃可能越權,不相稱地影響各國財政狀況,要求央行在三個月內提供合理解釋,否則跟隨歐洲央行指示執行買債計劃的德國央行將要把債券賣出。此次判決除了引發各國法院與歐盟法院的司法權力衡突之外,也引起外界擔心歐洲央行目前正在進行的7,500億歐元抗疫買債計劃將會同樣受阻。

此次疫情在歐洲爆發初期,歐盟緩慢的應對手段,一度引發「歐盟解體」的討論。(Getty)

此前,連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一直呼籲各國不能單靠貨幣政策救市,財政政策也需更為進取。不過,傾向保守取態的默克爾一直也不願與主張「新冠債券」(Coronabond)的馬克龍等領袖站在同一條船。

根據路透社引述歐盟外交官報道,默克爾在得悉德國憲法法院判決之後,知道歐洲央行貨幣政策前路難行,才決定這是政府出手的時候。此後不出兩周,默克爾與馬克龍又重新建立起德法同盟,領導歐盟政策。

復蘇基金的阻礙

不過,這個有德法背書的5,000億復蘇基金也不一定能夠「順風順水」。首先,由奧地利、丹麥、荷蘭和瑞典組成的「節儉四國」(Frugal Four)已提出不包括免償還資助在內的替代方案。雖然節儉四國的重量級盟友德國此刻已轉了陣營,不過曾毫不留情批評南歐國家將金錢都花在「紅酒和女人」身上的荷蘭似乎將領導一場頑強反抗。其次,一直作為歐盟預算最大得益者的波蘭、匈牙利等國,在此疫情之中並未受到嚴重衝擊,定將反對由他們出資去救助理論上較為富裕的意大利、西班牙等。要換取它們的同意,歐盟也許要放棄原本以預算分配干預其國內法治爭議的計劃。

正如歐盟大多數的爭議一樣,小國的聲音往往被炒作成重大難題。可是,當德法兩大國方向一致之時,這些小障礙最終也難阻歐盟整體前行。

上文刊登於第215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25日)《德法推5,000億共同舉債 重拾歐洲聯邦夢》。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