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威脅吞併西岸 巴勒斯坦孤立無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面對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最快可在7月1日通過法理上吞併約旦河西岸猶太定居點的威脅,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上周二(5月19日)宣布中止與以色列和美國的所有協議責任,包括以巴雙方在西岸地區的安全合作,用以警告內塔尼亞胡不要輕舉妄動。

如果基於1993年後《奧斯陸協議》(Oslo Accords)建立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解散,或至少不再協助以色列軍方控制西岸境內超過200萬巴勒斯坦人的反以活動的話,以色列的管治成本將會大增,而該區亦會陷入無止境的衝突之中。

阿巴斯「割席」或成事實

這一向是阿巴斯對付以色列進逼的手牌之一。問題在於,他過去曾多次宣稱要停止與以色列合作,然而最後也讓一切回復正常。畢竟,由於以色列軍事管控的西岸地區全面包圍巴勒斯坦當局分散的管轄區,巴勒斯坦人在自身區內的交通也要與以色列合作;加之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有逾半收入來自以色列當局代為徵收的稅項。雙方要完全割裂的話,對巴方而言代價極為沉重。

在以色列國內,內塔尼亞胡深陷貪腐醜聞。圖為一名抗議者於4月19日在疫情期間參與遊行。(Getty)

雖然阿巴斯當局有官員表明「這次不一樣」,可是外界仍在抱持觀望態度,以色列左翼媒體《國土報》(Haaretz)也引述多位匿名的巴方官員指「大門尚未關上」。

上周二, 一架來自阿聯酋運載醫療援助物資的飛機降落以色列特拉維夫機場,本意是經以色列將物資送交巴勒斯坦當局,巴方卻拒絕接收,其官方解釋此乃阿聯酋藉人道救援為藉口跟以色列進行外交破冰的政治動作。到了上周五(5月22日),有西岸居民表示目擊巴勒斯坦安全人員撤出理論上由以色列管轄的西岸B區。這些迹象似乎顯示阿巴斯的「割席」威脅比過去認真。

國際社會空談反對吞併

無論如何,阿巴斯的強硬表態在疫情新聞鋪天蓋地之中也爭取到一些國際關注。聯合國中東和平進程特別協調員姆拉登諾夫(Nickolay Mladenov)上周三(5月20日)一方面警告以色列「必須放棄吞併威脅」,另一方面則呼籲巴勒斯坦當局重新在美國、俄羅斯、歐盟、聯合國主持下重啟談判。

另一方面,法國、德國等歐盟國家也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要求以色列不要違反國際法,進行任何吞併巴勒斯坦領土的單方面行動。法國外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表示正與歐洲多國交涉,組織聯合行動制止吞併行為。

不過,跟本年1月底美國與以色列公布沒有巴勒斯坦參與、容許以方吞併西岸據點的中東和平方案時一般,國際間雖有不少反對聲音,然而聲音卻沒有帶來行動。即使是表態最為強硬、聲稱吞併會帶來「大規模衝突」的約旦,也不敢公開以取消其與以色列1994年簽訂的和約作威脅。

內塔尼亞胡本人在2018年就說過:「以色列與其他中東國家所組成的陣線,十年以前根本難以想像,我一輩子也未遇過這種情況,而我的年紀跟以色列國差不多。」從上述阿聯酋企圖藉救援為由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的動作可見,兩年前的勢頭至今依然未改。

以色列在不到一年內舉行三次大選,內塔尼亞胡(右)最終與甘茨達成先後執政18個月的交易。(Getty)

內塔尼亞胡料無實際行動

幸好,這也不代表內塔尼亞胡必定會馬上吞併西岸巴勒斯坦領土,將以色列主權延伸至當地的非法猶太定居點。

疫情衝突之下,內塔尼亞胡經歷三次競選失敗之後尚能保有總理一職,目前最大挑戰是要挽救國內經濟和就業,而上周日(5月24日)其涉貪案件也正式開審。這時候在法理上吞併一些以色列實然控制的西岸領土,只會為其總理地位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甚至引起2021年底將會取代其總理職務的「輪任總理」甘茨(Benny Gantz)藉機發動宮廷改變。以色列外長兼甘茨親信阿胥肯納吉(Gabi Ashkenazi)就表明,容許以色列吞併西岸領土的中東和平方案是個「好機會」,不過以色列也要「負責任地」行動,並與「美國合作」。

為顧全區內阿拉伯盟友的面子,美國如今也未敢支持以色列吞併西岸定居點。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5月13日短暫訪問以色列之時,就有國務院官員放風指吞併問題並非其訪問的主要目標。內塔尼亞胡本人雖然宣稱吞併西岸據點將是「鍚安主義歷史上另一光榮篇章」,不過他卻沒有為此訂出一個時間表,更沒有將吞併問題放在施政要務之上。

照目前形勢而論,吞併西岸據點料將繼續流於內塔尼亞胡的右翼政治宣傳。可是,孤立無援的巴勒斯坦似乎永遠也無法擺脫國土被人無限期佔領的厄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