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土對峙地中海 利比亞戰事意外生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5月中旬至今,新一輪利比亞內戰戰況再度生變。相對於利比亞的軍閥混戰,外界更關注美、俄、土三方在利比亞近海及地中海上空的小規模對抗。

5月18日,美軍無人偵察機突然發現,駐敘利亞的俄軍Mig-29戰機調往利比亞,其數量約在4至8架間;

25日,土耳其稱其駐紮在利比亞的軍艦和貨船遭遇「不明身份」的戰機轟炸;

26日,俄軍兩架戰機又在敘利亞以西的地中海上驅逐了一架美軍偵察機;

26日,美軍非洲司令部發布消息,稱俄羅斯從敘利亞等地基地調遣約14架戰機前往利比亞。

美軍駐非洲、歐洲空軍司令哈里吉安(Jeff Harrigian)將軍在接受美軍軍報《星條旗報》時指出,俄方此舉或有可能「佔領利比亞海岸」,藉助其「反介入及區域封鎖」(A2AD)能力控制南地中海。

不過,當西方津津樂道於美、俄、土三方的小規模對峙,可能會改變區域戰略態勢時,此次風波的起因和發展,可能早已證明了俄羅斯的實際控制力。

環顧從2019年4月開始的新一輪利比亞內戰,該國軍事強人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元帥麾下「國民軍」(LNA)與的黎波里「民族團結政府」(GNA)的對抗,已淪為代理人戰爭,即俄羅斯僱傭兵與土耳其招募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的較量。俄羅斯當局的意志和力量投射效果也左右了戰事的走向。

相比於在利比亞內戰中站隊的西方諸國,態度穩健的俄羅斯思考的更長遠。普京(Valdimir Putin)為首的莫斯科政既要與LNA一方做石油交易,又要承認的黎波里GNA政府。這使俄方憑藉其政治、軍事能力扮演了雙方信賴的「調停者」。這一角色不僅讓俄方能借此獲取更多利益;它也意味着俄軍掌控着利比亞問題的實際秩序,普京會親自「教訓」越界者。

在4月28日,隨着哈夫塔爾自稱是「利比亞的統治者」,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也首次表示了俄方對哈夫塔爾的不滿。利比亞戰場的局勢就在俄羅斯的干預下向不利於哈夫塔爾一側的方向轉動。此次風波也隨之開始。

到5月上旬,隸屬「瓦格納集團」的俄羅斯僱傭兵開始另行調動,LNA發動的代號「鳥群行動」的總攻遭遇重創。隨着俄方人員撤離一線,屢遭敗績的GNA也取得「轉折」。

在防空火力不足的情況下,土耳其空軍與萬餘名敘利亞反對派武裝稍作圍攻,LNA麾下最強的「津坦旅」就於5月18日棄城而逃,將利比亞西部的戰略重鎮阿爾-瓦迪亞(Al-Watiya)空軍基地連同若干裝備拱手交出。

以普京為首的俄羅斯當局在利比亞問題上態度穩健,俄方有意扮演着不偏不倚的角色。(美聯社)

LNA連接東、西戰線的重鎮蓋爾揚也在此期間失守。哈夫塔爾及其麾下在5月中旬瞬間兵敗如山倒。

不過,俄羅斯並沒有完全拋棄哈夫塔爾。在《自由報》等土耳其媒體開始大談「哈夫塔爾的終結」、「莫斯科代理人的失敗」時,從敘利亞調往利比亞的俄羅斯戰機就出現了。隨着俄羅斯與埃及、LNA各方再次展開對話,強調「莫斯科反對軍事解決利比亞問題」,加之俄羅斯傭兵也被調往各處要地,此前失衡的戰場也迅速被扳回到平局。

到5月21日,LNA也突然逆轉頹勢,向此前丟失的蓋爾揚等地狂轟濫炸,有情報稱LNA在此後72小時間的反撲中擊落了13架土耳其的「旗手-2」型無人機。到25日,「不明身份」的Mig-29型戰機轟炸了土耳其軍艦及其運輸船,炸燬了大批軍火和補給品,土耳其與GNA的攻勢也停滯了。隨着俄羅斯外交部在26日再次呼籲「利比亞和談」、「建立聯合政府」,利比亞戰場近一個月的波動又回到了原點。其主動權仍然在俄羅斯一側。

在俄軍已借干預敘利亞內戰,並實際上拯救了大馬士革當局之後,2020年時的俄羅斯也能借利比亞戰事的新發展,一掃該國於2011年「阿拉伯之春」時眼看卡達菲(Muammar al-Gaddafi)當局被北約推翻的頹勢,讓北約及西方世界不得不接受其繼續掌控該國的現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