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拉美成疫情中心 巴西惰守防線添隱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歐洲新冠肺炎疫情回到低水平、美國亦呈現緩和走勢,泛美衞生組織(PAHO)上周二(5月26日)率先表示拉丁美洲已成為「疫情爆發中心」,當中尤以累計確診人數已排名全球第二、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穩定超越美國的巴西為甚。其右翼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至今仍聲言經濟停滯對巴西傷害比疫情大,更讓外界擔心。

截至上周六(5月30日),整個拉丁美洲的累計確診人數超過90萬,當天新增的確診人數佔全球比例超過三分之一。其中,巴西確診人數近50萬,排在拉美榜首;秘魯以超過15萬人確診緊隨其後;智利確診人數逾9萬;墨西哥則有超過8萬人確診。這些國家的每日新增確診人數比例皆以數個百分點的速度增長,且沒有明顯下行趨勢。

拉美四國疫情集中

此次拉美疫情四國大概可分成兩類。一類是國家政府對疫情無動於衷,另一類是嚴格抗疫卻不成。巴西與3月底前的墨西哥屬於前一類,較早落實封鎖隔離政策的秘魯與智利,以及後來的墨西哥則屬於後一類。

3月早段,墨西哥左翼總統洛佩斯(Andrés Manuel Lopez Obrador)曾宣稱「大家繼續擁抱,沒有事情會發生」,又表示長有六片葉的幸運草能預防感染新冠病毒。這些表態讓他得以與博爾索納羅並稱「拉美奇葩」。

到了3月24日,在民眾壓力下,洛佩斯政府才開始面對現實,宣布關閉非必要企業,禁止大型聚會,並執行社會疏離措施。如今該國醫療系統仍然負荷甚重,且病毒檢測數字極低,每100萬人只得不足2,000次,可是,當局5月中已宣布疫情高峰已至,本月起更會陸續開市,未來形勢難料。

4月7日,智利眾議院主席和副主席佩戴口罩。像智利這樣相對富裕的國家,也一直在努力面對疫情。(智利國會圖書館)

去年才經歷過大型反政府示威的智利,本年初原要面對修改憲法的重大爭議,新冠肺炎疫情卻打亂了國內政局。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3月中開始逐步落實各種抗疫隔離措施,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更在5月12日進一步收緊封鎖防控疫情,當地醫療體系也接近負荷極限。然而,不少民眾「手停口停」,封鎖收緊兩周後已無財力應付食物開支,因而爆發連日示威,逼得皮涅拉不得不承諾發放食物,並向全國四分之一人口提供為期三個月的緊急最低收入。

這種「手停口停」的情況,使基層民眾出於生活必需而不得不冒染疫風險違反封鎖令。早在3月15日、確診人數不足一百就落實全國封鎖的秘魯,正遇上同樣的難解困局。秘魯有30%人口住在四人或以上分享同一睡房的住處,隔離空間嚴重不足;同時有72%工作人口屬於非正式經濟,收入朝不保夕;加上有近半秘魯家庭沒有冰箱,難以儲存食物,政府發放的救助資金又需要過半沒有銀行戶口的人民親身領取。種種既有的民生困境,使得不少民眾只能在餓與病之間作出抉擇。因此,即使秘魯政府及早封鎖全國防疫,亦未能制止疫情蔓延。

不過,拉美最讓人擔心的,還是人口超過兩億的巴西。

+2

輕視疫情 一以貫之

人稱「熱帶特朗普」的博爾索納羅,輕忽疫情的決心可謂「始終如一」。在3月中,當巴西各州州長開始為疫情宣布緊急狀態令,博爾索納羅卻向媒體宣稱「如果你禁止足球比賽或其他東西,你就會落入歇斯底里之中」。到了3月底,他更聲言新冠病毒是「一眾州長與大部份媒體的把戲」,指他們想藉這「小小的流感」去「用盡一切可能方法把我趕走」。

其實,在博爾索納羅3月初到訪特朗普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的隨行人員中,早有23人確診新冠肺炎,可是博爾索納羅依然隨意出席公開活動,甚至參與遊行集會。雖然他已進行了新冠病毒測試,卻一直不願公開結果,即便在眾議院要求他交出測試結果後依然如是。他聲稱自己身體強健,即使真的感染了新冠肺炎,「也不會有任何感覺」。

當疫情在4月逐步蔓延之際,博爾索納羅卻不遺餘力攻擊各地落實封鎖隔離政策的州長,要求他們解封挽救經濟。當各州不為所動,博爾索納羅就在4月28日起重新定義何謂可開業的「必要性行業」,將零售、食物服務、交通、汽車維修、倉存業務加入其中;到了5月11日,他更將美容院、理髮店與健身室加到名單上。這段時間正好與巴西確診人數在三周內兩度倍增的疫情走勢有所重疊。

在過去兩個月,巴西兩度換走衞生部長。原衞生部長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自疫情爆發後一直鼓勵民眾遵守封鎖隔離措施,與博爾索納羅的表態不一致,於4月16日正式被炒。接替其位的癌症專科醫生泰奇(Nelson Teich),因不同意博爾索納羅要求衞生當局建議使用瘧疾藥物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治療新冠肺炎病人,也於5月15日辭職。上周一(5月25日),世界衞生組織(WHO)宣布停止羥氯喹治療新冠肺炎的實驗,並引述研究顯示羥氯喹會增加病人的死亡風險,不過,博爾索納羅仍然不為所動。

↓↓↓5月29日,《華盛頓郵報》刊載觀點文章稱巴西政府凡事參考特朗普政府的做法,令巴西在面對疫情時,與美國一樣乏力。(@washingtonpost)

即使新冠肺炎死亡人數不斷攀升,博爾索納羅對疫情的輕視態度仍一以貫之。4月29日,當記者問及巴西死亡人數突破5,000之時,博爾索納羅回應:「所以呢?不好意思,可是你想我做什麼?」5月9日,死亡人數升穿1萬,博爾索納羅卻繼續呼籲巴西各州解封,隨後一周,他更簽署行政命令,為政府官員免除大部份與應對疫情相關的司法責任。

5月16日,巴西死亡人數超過1.5萬,此前一天博爾索納羅卻任命沒有醫學背景的陸軍軍官帕祖洛(Eduardo Pazuello)出任衞生部長。5月21日,死亡人數超越2萬,當晚博爾索納羅卻在街頭吃熱狗,間接鼓勵民眾恢復正常生活。

↓↓↓美國、巴西、俄羅斯為當下全球疫情最為嚴重的三個國家。下圖為三國每日新增病死人數(Our World in Data)

四面楚歌 權位仍穩

如今,巴西疫情死亡人數已近3萬。位處各大城市邊陲、住了上千萬人的貧民窟成為了疫情大爆發的區域。自4月初新冠病毒首次傳入亞馬遜原居民群體後,疫情傳播未見平息。這些偏遠地區的民眾離最近的深切治療病床平均距離高達315公里,而一些臨時搭建的醫院也面臨數日內爆滿的問題。在檢測不足的情況下,人們懷疑近月不少死者其實是死於新冠肺炎。在此等情勢之下,不少民眾都將博爾索納羅稱為「殺人犯」。

對疫情禍害長久無動於衷的博爾索納羅,近月更或主動或被動的招惹起一連串疫情之外的政治爭議。首先,他對街頭活動一直樂此不疲。3月17日,正當各州即將進入封鎖之際,他卻出席反國會支持者集會,攻擊眾議院議長馬亞(Rodrigo Maia)阻礙其政策推展。4月19日,他更出席「鼓吹軍方獨裁回歸」的集會,惹來廣泛批評。

博爾索納羅亦企圖藉疫情之亂推動其亞馬遜去森林化建設農地的政策,在5月中企圖通過立法,讓非法佔據公有林地者更容易取得業權,最後在國際聲討之下才暫時擱置。其實,巴西本年首四個月的去森林化面積已比去年同期上升了55%,其中主因是疫情之下政府已疏忽亞馬遜的環保執法。

更嚴重的是,巴西的反貪政治明星、原司法部長莫羅(Sergio Moro)4月24日忍痛請辭,使以打貪旗號當選的博爾索納羅聲名掃地。莫羅明言博爾索納羅要求他辭退聯邦警察總長,換上一個他可以隨時收取情報的聯絡人,而莫羅卻不從。此時,聯邦警察正調查博爾索納羅家人牽涉黑幫勢力與網上造假新聞攻擊政敵的案件。這導致巴西最高法院對博爾索納羅展開調查,其後法院更公布了他以粗言指罵警方、間接承認干預調查的內閣會議片段。

上周,巴西各大媒體因一直受到博爾索納羅的支持者滋擾,決定不再在總統府外進行報道;巴西警方亦搜查了與之有關的假新聞網絡駐點;被博爾索納羅視為偶像的特朗普更決定向巴西封關,逼得他要淡化事件。種種政治醜聞,加上疫情升勢未止,博爾索納羅似乎可能會成為全球首位因疫情倒台的國家領袖。

不過,根據彭博社報道,當選時承諾不再延續巴西「分豬肉」政治傳統的博爾索納羅,現已利用聯邦資源與國企職務收買到佔眾議院近40%席位的「大中間派」(Centrao)支持,準備好應付案下已有超過30份彈劾動議的馬亞對他發動彈劾。同時,博爾索納羅如特朗普一般仍有三成多的死忠民意支持。即使他在政壇四面楚歌,此刻要在分散成25個政黨的國會中將他推倒也絕非易事。

當巴西逐漸進入新冠疫情似乎較易流行的冬季,如果該國聯邦政府未能認真抗疫,而疫情繼續流血不止的話,巴西也許會成為全球防疫的未來隱憂。

上文刊登於第216期《香港01》周報(2020年6月1日)《拉美成疫情中心 巴西惰守防線添隱患》。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