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想撕毀中美協議的決定性因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多次公開威脅,如果中國不兑現協議承諾,自己就會撕毀協議,再次對剩下的所有中國商品加徵關税。美國國內也一直有一批人懷疑中國不會履約。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及全球經濟造成衝擊後,美國國內的這種憂慮更重了。

但是,6月1日,路透社和彭博社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中國政府要求國企暫停購買美國大豆和豬肉。一時間,中國被美國媒體描述為可能撕毀協議的一方。在《暫停美豆進口:中國要避免陷入華府的圈套》一文中,筆者已經介紹中國不會撕毀協議的原因。

事實上,應該是特朗普一直存在撕毀貿易協議的選項,因為他一直將這份經貿協議當做一種「政治工具」。這也和他的連任競選策略有關。

在特朗普支持者眼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特朗普迫使中國簽署的有利於美國的協議。如果特朗普此時退出,就要策劃好如何向選民傳達新的信息,比如將中國包裝為撕毀協議的一方,把問題再次推給中國。這也是共和黨當前「反華」競選策略的組成部分。

換句話說,決定當前美國對華經貿政策,或者說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生死的因素絕非中國能否開展協議中所寫的長期化的改革,也非美國未來長期對華經貿博弈,而是短期內特朗普本人的政治利益,也就是他的「連任選舉」。

而且,為了謀取個人政治利益,特朗普一直喜歡「混亂」,包括當前新冠肺炎疫情下多州爆發的遊行示威,特朗普考慮的也不是如何平息怨氣、化解矛盾,讓社會恢復平靜,而是樂此不彼地利用「混亂」為自己加分。

雖然當前經濟誰退和疫情失控給特朗普帶來很多內部壓力,但在政治操作上,特朗普還尚難打出撕毀協議這一張牌,原因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其一,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以及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等經濟團隊均反對這樣做,因為只有他們理解這份協議的來之不易。每當特朗普政府內部出現撕毀協議的聲音時,他們都會第一時間站出來和中方溝通,消除外界誤解,第一時間保證協議的正常執行。

2020年5月29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在白宮玫瑰園聆聽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講話。兩人成功勸說特朗普留在美中貿易協議內。(AP)

其二,特朗普在參議院的共和黨盟友反對美國單方面撕毀協議。他們是貿易協議的支持者,理解美國企業界的訴求,深知這份協議的重要性。尤其是那些面臨席位改選的共和黨參議員,也希望通過這一協議穩住自己的農業選民。

其三,在貿易問題上,特朗普手中的牌越來越少,即便有,也不好打。退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意味着他可能會重新加徵對華關税。但從當下疫情和經濟形勢來看,當前絕對不是美國對外加徵關税的最佳時期,只會引發更大的經濟震盪。

其四,特朗普找到了向中國發難的其他更廉價的着力點,香港就是其中之一。

貿易談判期間,特朗普就曾想過將香港議題納入談判,後因中國反對而作罷。此次藉着中國推出港版國安法,特朗普在鷹派幕僚的建議下,正式將香港議題納入考量。5月末有關中國議題的記者會,特朗普宣布針對中國出台港版國安法的制裁舉措時,對貿易問題隻字未提。

如果他想撕毀貿易協議,就不會在他不太熟悉、也不太關心的香港議題上大做文章。

而且,如果是為了連任競選打貿易牌,特朗普也沒有必要盯住中國或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放。他完全可以將視線轉向其他貿易伙伴。就特朗普政府宣布針對香港的制裁意向後,6月2日,美國貿易辦公室宣布對歐盟和英國等多個貿易伙伴的數字服務税發起「301調查」,並可在調查結束後決定是否建議總統實施單邊制裁。

雖然中美第一階段協議本身算不上雙邊關係的穩定器,但若沒有它,雙方經貿關係可能進一步惡化,甚至會讓「中美脱鈎論」支持者佔據上風。這也不利於大選年美國經濟的復甦。這也是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不希望看到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