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6・15」共同宣言20年 朝韓民族和解何以為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年前的2000年6月,韓國總統金大中和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在平壤舉行了首屆朝韓首腦會議,簽署6月15日《朝韓共同宣言》這一歷史性文件。 該歷史性協議的主要內容是:

1)將「我們民族之間」力量團結在一起,獨立解決統一問題。

2)認識到韓方的「聯合制」方案與朝方的「低階段聯邦制」方案之間的共性,並朝着這個方向的統一去努力。

3)要迅速解決離散家族峰會和未轉向長期囚等人道主義問題。

4)促進經濟合作及社會、文化、體育、衛生、環境等各個領域的合作與交流。

5)儘快展開當局之間的對話。

自朝韓首腦會議後,朝韓當局的會議非常頻繁地舉行,離散家族峰會的規模比朝韓首腦會議之前增加了100倍以上。此外,還在軍隊駐紮的開城地區為韓國企業家和朝鮮工人建立了一個合作共贏的空間。

金正恩與文在寅的首腦會晤讓朝韓關係一度回暖。(Reuters)

這次6・15共同宣言的精神在2007年盧武鉉總統和金正日主席參加的第二次韓朝首腦會議上籤署的「 10o4南北首腦會議宣言」中得以繼承發展。在10・4宣言中,包含了在2000年的韓朝首腦會議以及西海和平合作特別區中均未得到具體解決的一項超越冷戰思維的大膽的協議內容:結束軍事敵對行動,在朝鮮半島建立和平體制以及為解決核問題的相互合作等。

但是,6・15和10・4宣言,特別是6・15宣言在統一問題的規定,引發了韓國社會保守派和進步派之間嚴重的衝突。許多保守派專家認為,「將『我們民族之間』力量團結在一起,獨立解決統一問題」的這一協議內容導致金大中政府深陷朝鮮統一戰線政策。「認識到韓方的『聯合制』方案與朝方的『低階段聯邦制』方案之間的共性」的內容也讓金大中政府受到接受朝鮮聯邦提案的指責。結果,李明博政府和朴槿惠政府沒有將6o15宣言的精神繼承下去,「認識到韓方的『聯合制』方案與朝方的『低階段聯邦制』方案之間的共性」的協議內容成為空談。

在6月15日的宣言中,「將『我們民族之間』力量團結在一起,獨立解決統一問題」的這一協議內容,改變了朝鮮將韓國視為「美帝國的傀儡」的冷戰時代的對抗性觀點。此外,金大中總統關於逐步和現實地解決統一問題,提到統一進程的中間階段(「聯合制」和「低階段聯邦制」)等相關主張,得到金正日主席的認可,寫入了《 6・15宣言》中。

本文作者鄭成長為韓國權威朝鮮問題專家。(本人提供)

甚至在6月15日宣言通過之前,朝鮮就認為韓國政府是要推翻和顛覆的目標,處於「先統一,後交流合作」的立場。但是,在2000年朝韓首腦會議上,朝鮮總統金大中和金正日同意對統一問題採取長期和漸進的態度,因此朝鮮轉換成「先交流合作,後統一」的政策。

朝鮮在2000年10月使用了「民族統一組織」取代「中央政府」一詞,使用「朝韓政府」一詞取代了「地域自治政府」,詳細說明了6月15日宣言中首次提到的「低階段聯邦制」的概念。正如朝鮮所解釋的那樣,如果朝韓政府建立具有其當前職能和權力(例如政治,軍事和外交權利)的民族統一組織,那麼該組織不是聯邦政府,而是以經濟共同體或社會文化共同體的形式出現的。但是,韓國政府的朝韓聯合制提案的重點不是建立不是共同體機構,是建立政府間協商機構(朝韓首腦會議,朝韓部長級會議,朝韓理事會等)。因此,應該理解,韓方的「聯合制」方案與朝方的「低階段聯邦制」方案不是相互矛盾的,而是相輔相成的。

6・15宣言的精神和10・4宣言的內容在4月27日的板門店宣言和9月19日的平壤聯合宣言中再次得到了創造性地繼承發展。2018年,文在寅總統和金正恩主席就朝鮮半島無核化、和平體制構築、緩解軍事緊張局勢以及朝韓合作方面,達成了比以往更加具體的協議。

勞動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據報於6月4日透過官媒譴責脱北者是「人渣」,與朝鮮官媒6月9日「韓國當局以卑鄙的藉口裝出無可奈何的樣子,迴避自己的重大責任,縱容『人渣』的反朝敵對行為,將朝韓關係推入災難式終點」之說法一致。(AP)

然而,在2019年2月在河內舉行的美朝峰會破裂後,朝韓關係又開始降溫。最近,部分脫北者組織對朝散發傳單引起朝鮮方面的強烈反對,切斷朝韓間所有的通訊線路。在6月8日舉行的朝鮮對韓商務部門商務峰會上,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第一任副總經理金耀宗堅持將對韓業務定為「對敵業務」,兩國再次回到冷戰時代的敵對狀態,將對朝韓造成不幸的後果。如果朝韓恢復敵對關係,則兩國將受到持續不斷的軍備競賽的束縛,必須犧牲韓國人民和朝鮮人民的福利。

正如金與正第一副部長在講話中所說的那樣,如果朝鮮對韓國政府不滿意,雙方應該儘快會面解除誤會。當然,朝韓官員見面縮小彼此的意見分歧面臨很多的困難,但應該先見面,面對面誠心討論,並從相互幫助的部分展開合作。這是6月15日《宣言》中民族和解的最重要精神,即朝韓必須永遠繼續下去。

被切斷的朝韓所有通訊聯絡線都應迅速重新連接,還必須在板門店、平壤和首爾隨時安排朝韓領導人、官員和民眾的會面。兩國應繼續在可能對雙方有利的領域,例如衛生保健和預防領域,進行接觸和擴大合作,而不是繼續糾纏在導致兩國關係破裂的軍備和體制競爭。此外,朝韓領導人和特使必須再次開會並對核導彈和韓美聯合軍事訓練等所有敏感問題進行公開討論,尋求契合點,並加強周邊國家的密切溝通與合作。這才是朝韓雙方應在6月15日《聯合聲明》成立20周年之際向前邁進的民族和解的方向。

作者:世宗研究所朝鮮研究中心主任,鄭成長

原標題:6・15朝韓共同宣言20周年:當下的含義和朝韓關係改善的摸索

譯者:賈超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