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爾薩競選集會今舉行 特朗普再打種族牌試圖「農村包圍城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將於當地時間本周六(6月20日)在俄克拉荷馬州塔爾薩市(Tulsa, Oklahoma)舉行競選集會。這也是美國疫情爆發三個多月以來,首個大型競選集會。

美國媒體關注的是,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舉行如此大規模的政治動員是否過於危險。與此同時,集會的地點更是引來了激烈的爭議:99年前,塔爾薩發生了美國歷史上最致命的種族暴亂之一。

特朗普在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引發的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後,決定在有如此不堪歷史的城市舉行,究竟是想達到怎樣的目的?

塔爾薩和「黑華爾街」

一百年前,塔爾薩的格林伍德區是一個富裕的黑人社區。而這個社區的成立,是一個很特殊的故事。

它的建立者是美國內戰時被解放的奴隸。在內戰後,美國歷史進入種族關係的低谷時期,那時候,俄克拉荷馬州這一無主之地對非裔美國人而言代表着變革的希望,以及遠離奴隸制之地並建立新家園的機會。隨着格林伍德區的發展,居民希望建立以黑人居多的社區,從而免於種族歧視和當時種族隔離制度的影響。最終,隔離制度雖然在俄克拉荷馬州實施。格林伍德的黑人社區卻依舊堅韌,且其獨特身份的認知也愈發成型。

如果黑人要在美國社會取得進步,就應該團結起來,互相支持各自的事業。

19世紀末20世紀初,蓬勃發展的石油工業使不少著名的黑人領袖和企業家被吸引到格林伍德區,在這個獨特的社區開展事業。他們相信,如果黑人要在美國社會取得進步,就應該團結起來,互相支持各自的事業。

20世紀初,格林伍德吸引了大量黑人企業和專業人士。當時,黑人顧客支持當地的商店,黑人律師和醫生在鎮上定居,格林伍德發展成為全國最富裕的非裔美國人社區之一。乃至被冠以「黑人華爾街」(Black Wall Street)的美譽。

然而,這一切繁榮景象,在1921年5月31日到6月1日的那一晚,被白人暴徒完全燒毀,數百名居民被殺。

與美國史上許多其他種族暴力案件一樣,事件的起因是當地報紙未經核實就報道了黑人男子襲擊白人婦女的事件。這些報道激怒了鎮上的白人居民。在一個黑人男孩被警長逮捕後,一群白人聚集在一起要求處決這個男孩,而另一群黑人則來保護他。隨着緊張局勢的升溫,現場發出一聲槍響... 隨後的兩天內白人暴民對黑人生意進行搶劫、並對他們處以私刑。

這兩天,該地區有35個以上的街區被毀,1,200多戶人家受到牽連,死亡人數多達300人,當中大部分是黑人。為了平息混亂,州長召集國民警衞隊,宣布戒嚴,並將六千名黑人關押起來,有的被關押了8天之久。

事件發生後幾天,被毀的格林伍德區全景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延續至今的歷史印記

該事件的規模和嚴重性,使「塔爾薩大屠殺」變成非裔美國人集體回憶(collective memory)的重要組成部分。

20世紀初,這類事件發生一次又一次。譬如在1923年佛羅里達州(Florida)的羅斯伍德大屠殺(Rosewood massacre)中,黑人區域亦被完全摧毀。塔爾薩和類似事件繼而成為奴隸制結束以來美國黑人鬥爭的歷史的重要象徵。

一百年後,非裔美國人仍然要面對當時將格林伍德燒成灰燼的民族暴力和不公正。

直到今天,塔爾薩的歷史仍然存在爭議。1997年、2003年和2017年都有公民委員會或律師團隊挖掘檔案,再次研究當年所造成的傷害。2001年和2017年,委員會提出了各種賠償建議,然而,市政府和州政府一直沒有為1921年發生的事情承擔責任,也不同意支付賠償。

在最近的弗洛伊德抗議活動中,美國黑人再次提出塔爾薩這個名字,以此來解釋黑人為什麼在今天還如此憤怒:一百年後,非裔美國人仍然要面對當時將格林伍德燒成灰燼的民族暴力和不公正。

非洲裔美國女人解釋為什麼弗洛伊德示威是長期不公平待遇(包括1921年的塔爾薩事件)的結果。↓↓↓

塔爾薩這段黑暗歷史至今還存在於人們鮮活的記憶中,因此特朗普選擇在這個城市組織集會,自然會被民主黨批評為「對少數民族不敏感」和「有仇恨含義」。但特朗普自己又作何詮釋?

疫情管理模範生?

到目前為止,特朗普對塔爾薩的歷史意義保持沉默。他堅稱,選擇俄克拉荷馬州的理由是因為「州政府對疫情的管理很好」。

星期一(6月15日),特朗普和彭斯(Mike Pence)表示,之所以選擇俄克拉荷馬州舉辦集會,是因為該州政府能夠在重新開放經濟的同時,將新冠肺炎病例控制在低水平。(從6月17日以來,俄克拉荷馬州的病例則大幅增加,並從6月18日以來它的住院率也開始增加,顯示新冠肺炎可能正在州裏傳播。)

換句話說,在俄克拉荷馬州組織集會,是特朗普展示其「反封城」立場的一種方式,並表明這種方式既能開放經濟又能保護公眾健康。

即便如此,這依然不能解釋為什麼特朗普在該州的所有城市中選擇塔爾薩。

再加上,俄克拉荷馬州以及周邊各州都非常保守,特朗普因而在2016年大選中輕鬆獲勝。事實上,自1968年以來,每次總統選舉中的共和黨參選人都在俄克拉荷馬州獲勝。因此,競選專家通常不會考慮在那裏舉行集會。

特朗普的集會戰略:「農村包圍城市」

分析人士表明,特朗普選擇集會地點是有策略的。當他發現自己的人氣下滑時,他經常會在一個「被紅色鄉鎮包圍的藍色城市」舉行集會,在集會時,雖然舉辦地城市多為來自民主黨的特朗普反對者,但會有大量特朗普的支持者從這個城市周圍的郊區和農村城鎮趕來。集會當天,支持者們成群結隊,從而彰顯特朗普的人氣。

可以想像,特朗普到時將駁斥他的批評者,宣稱即使在批評者認為對他最不友好的地方,以及在黑人社區,他的支持度仍然很強。

雖然塔爾薩偏紅色、共和黨選民多,但它的歷史和著名的黑人社區,令塔爾薩在大部分人眼中都是一個對特朗普不友好的城市。而由於整個州對特朗普高企的支持率,集會很可能會吸引非常多的人群。根據特朗普在twitter上的表態,已經有近百萬人登記參加他的集會。

可以想像,特朗普到時將駁斥他的批評者,批評最近對他不利的民意調查,宣稱美國人對他的支持無比強大。不僅如此,他還能展現,即使在批評者認為對他最不友好的地方,以及在黑人社區,他的支持度仍然很強。

「千萬不要低估特朗普」

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將自己美化為美國黑人社區的擁護者。

在最近的抗議活動中,特朗普頗有爭議地宣稱,他為非裔美國人所做的事情比林肯(Abraham Lincoln)以來的任何總統都多。(林肯廢除了奴隸制,並從制度上取消了聯邦政府的種族隔離。)

事實上,特朗普原計劃在「六月解放日 」(6月19日)舉行集會,也即慶祝廢除奴隸制的節日當天。當人們對此加以質疑的時候,他回答說,他的集會可以看作是對黑人鬥爭的「慶祝」。

通過在塔爾薩繼續推行這種說法,特朗普試圖贏回在抗議活動中被民主黨參選人拜登(Joe Biden)奪走的支持。按照他一貫的風格,他會進一步引發而非削弱爭議。興風作浪這個策略在2016年便為他發揮了作用。

如果有人安坐家中,認為特朗普會因為違背常理的表態而輸掉選舉,那便是大錯特錯。

曾經正確預測了特朗普2016年勝利的著名紀錄片導演摩亞(Michael Moore)對此頗有感慨。他認為就像四年前一樣,美國知識分子和自由派過度關注特朗普可笑的行為,而沒有注意到這種行為正為特朗普贏得的巨大支持。

在接受MSNBC採訪時,摩爾警告說:「千萬不要認為特朗普會理所當然的失敗」,如果有人安坐家中,認為特朗普會因為他聳人聽聞、違背常理的表態而輸掉選舉,那便是大錯特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