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助長拜登選情 市場資本憂心特朗普敗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數月以來,各國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皆在經歷高峰後持續平緩,然而疫情最為嚴重的美國,卻在經歷了5月的平緩趨勢後再度加劇,甚至目前的每日新增確診數字已經超過3月4月峰值。

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COVID-19實時統計數據顯示,目前美國確診病例已達到260萬例,累計死亡人數逾12.8萬人。最近幾周美國政府允許企業重新營業後,南部各州有出現了確診病例激增的情況,佛羅里達州6月27日通報單日新增9,500例確診病例,高於6月26日的9,000例。

美國疫情的失控對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選情產生了較大波動和衝擊。根據美國真清晰政治(RealClearPolitics)網站在6月17日到24日的全國民意調查顯示,特朗普的支持率為40.3%,接近了其總統任期的最低水平,並且落後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將近10個百分點的支持率(拜登的支持率為49.5%),尤其是在搖擺州,如佛羅里達、亞利桑那、密歇根等地,雙方差距逐漸開始拉大。

基於特朗普民調低迷的形勢,美國輿論目前存在着一個普遍的看法是,COVID-19疫情已經改變了此次2020年大選的基本趨勢,拜登極有可能會趁此勢頭後來者居上,打破特朗普的連任之夢。美國《福布斯》雜誌也透露稱,自疫情爆發華爾街也開始擔憂特朗普敗選,考慮拜登擔任總統的可能性。

+2
+2
+2

那麼,和上半年疫情爆發相比,下半年疫情再度反撲對拜登競選是否更為有利?

於拜登而言,此次疫情的爆發於他而言可謂是利弊相隨。在疫情爆發之前,無論是從籌款進度和關注度來看,拜登與特朗普存在着較大的差距。不少美國輿論曾分析認為,拜登很難在此次選舉中打敗特朗普。然而,自疫情爆發後,特朗普政府便因為抗擊疫情不利的表現遭到了輿論的評判,這也給了拜登乘勝追擊的機會,拜登在此期間高漲的民調就是一大例證。

不僅如此,拜登的籌款進度也因此得到了飛速增長。此前拜登在籌款金額上一直處於落後勢態,此次疫情爆發後,拜登的籌款額終於趕超了特朗普。美國民調公司蓋洛普(Gallup)還發布了一項數據顯示,拜登(Joe Biden)5月份的籌款額達到了8,080萬美元。這一數字超過了特朗普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的7,400萬美元。從民調和籌款上看,疫情確實給拜登提供了一大助力。

但是,以民調和輿論氛圍來判定特朗普連任結局還為時尚早。特朗普連任危機的輿論之出現,主要是基於美國疫情及經濟現狀的判斷。

如上文所言,美國如今的疫情沒有任何緩和的迹象,疫情的惡化勢必影響着美國經濟重啟的步驟。自從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開始以來,數千萬就業崗位消失,許多企業仍然修業,美國股市也出現了多次熔斷。美國的經濟情況令人十分擔憂,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Mark Zandi)指出,美國經濟已出現觸底迹象,這是自二戰結束以來歷時最短、但也是最嚴重的經濟衰退。嚴峻的疫情和低迷的經濟讓特朗普政府遭到了輿論的攻擊,在這樣的氛圍之下,特朗普的民調自然會出現受到波動和影響。

但是,這樣的影響能夠持續多久還難以預測。畢竟,以民調和輿論氛圍定輸贏的方式早已被2016年的大選結果推翻。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Hilary Clinton)當年的民調一直領先特朗普,美國輿論也更偏向於希拉里當選。但世事難以預料,特朗普最終打敗了希拉里贏下了總統之位,也震驚了整個美國政壇。

基於特朗普此前的大選經歷判斷,以民調判定大選勝負的方式並不能準確預測大選結果。再加上,美國銀行的數據顯示,當共和黨人總統選連任時,股市通常表現較好,而當白宮政府從共和黨總統轉為民主黨人時,股市通常表現不佳。

根據最近的一項由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RBC Capital Markets)調查指出,該公司的大多數客戶仍然認為,特朗普的連任對市場是有利的,其中60%的人認為拜登任職會對股票產生負面影響。從這個維度,也反映了市場對特朗普及共和黨的偏愛。

但值得注意的是,拜登不是希拉里。當年希拉里參與選舉時正值反建制、民粹化浪潮高漲之際,希拉里遭受了來自左翼陣營的「倒戈」非常明顯。雖然現在民粹浪潮和反建制色彩依然濃厚,但相較而言,拜登對中間選民的吸引力更大,而且在初選中也沒有像希拉里那樣疏遠年輕左翼的選民。更重要的是,就目前形勢而言特朗普作為執政者,會更容易被選民針對,拜登則享有在野黨的優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