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疫情】特朗普的新目標:如何躲避人們對他展開的追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止到6月28日,全球新冠肺炎確診人數超過1,000萬,其中,美國已超過250萬確診人數,佔全球總確診人數的四分之一。

糟糕的是,美國的情況還在惡化。在經歷了3月下旬至5月初的峰值後,美國每日新增確診人數於5月至6月上旬徘徊在2萬到3萬之間,甚至一度在1.7萬左右,可是在6月下旬開始卻重新開始攀升。6月28日,新增確診人數40,540。6月27日,新增確診人數43,581。南部和西部州成為新的爆點,尤其是在6月27日,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南卡羅來納州和喬治亞州均報吿了單日新增病例的最高紀錄。

在美國新一輪病例激增時,媒體正在放大各州的問題,從此前聚焦於批評特朗普政府防控不力轉向批評各州政府。保守媒體霍士新聞(Fox news)6月28日稱,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承諾給德州等疫情嚴重的州迅速提供所需的資源。彭斯也在考慮調整計劃,繼續訪問亞利桑那州和佛羅里達州,視察地方疫情。

美國這一波疫情激增之後,各大媒體開始跟蹤各州的動態,路透社、《紐約時報》、CNN、彭博社等都報道了有關各州緊急叫停經濟重啟的計劃,包括德州和佛州關閉酒吧、紐約州推遲重新開放購物中心、電影院和健身房等。

路透社和《紐約時報》分析了這一輪疫情的原因。路透社提到這些州重新開放的時間更早,而且開放的力度更大,這警吿人們,在控制病毒方面取得的任何進展都可能是虛幻的。

美國疫情「百態」(點擊大圖瀏覽)

+4
+3
+2

佛州州長德桑提斯(Ron DeSantis)解釋病例增長是因為檢測的問題,但CDC前主任弗瑞登(Tom Frieden)對霍士新聞表示:「我可以100%肯定地吿訴你,在大多數州,你看到的是數據增加,這是真正的數據增長。這不是更多的檢測,更多的是病毒的傳播。在南部,數據上漲是因為倉促重啟經濟,情況在接下來幾周繼續惡化。」

紐約時報》也將問題歸咎於各州,稱許多州長低估了新冠病毒,在他們所在的州尚未做好準備時就急於重啟經濟。缺乏聯邦領導意味着各州缺乏統一的做法。在高層沒有明確表態的情況下,各州各行其是。

這一點從民主黨和共和黨州長不同的應對方式可以看出,比如在戴口罩問題上。民主黨州長和議員6月28日呼籲聯邦政府採取戴口罩的強制命令,但亞利桑那州、佛州和德克薩斯州等州長(屬於共和黨)則在是否要求民眾在公眾場合戴口罩問題上搖擺不定,德克薩斯州州長艾伯特(Greg Abbott)和德桑提斯仍未發佈強制戴口罩的州命令,而是選擇將決定權交由各地市政府。

各州為了重啟經濟而「造假」一事也成為媒體關注的話題。開發佛羅里達州新冠病毒儀表盤的數據科學家瓊斯(Rebekah Jones)在社交媒體上稱,有證據表明佛州衛生署「指示更改數字,開始慢慢刪除死亡和確診人數,以使得佛州看起來情況正在改善」。

這種情況不止出現在佛州。喬治亞州阿森斯市一家醫院被曝給核酸檢測陽性的患者出具陰性結果報吿。維珍尼亞州和德克薩斯州一直將病毒檢測結果和抗體檢測結果結合起來進行統計,檢測總數雖然變多,但傳播情況並未得到真實反映。喬治亞州衛生廳5月11日公布的一張圖表顯示,疫情最嚴重的幾個縣確診病例數有所下降,但並不是按時間順序排列。

不過,《華爾街日報》指出,並非所有重啟經濟的州確診人數都有所激增,原因是多樣的。德克薩斯州處於美墨邊界處的城鎮受影響最大,可能是因為與墨西哥的人流往來所致。而有些年輕人無視社交安全距離,譬如休斯頓有6萬人參加了黑人弗洛依德(George Floyd)的葬禮,參加了示威遊行,未佩戴口罩者甚多。

從疫情爆發至今,特朗普政府基本上處於被口誅筆伐的境地。當輿論將這一波疫情具體到各州州長身上時,特朗普政府在防疫上的角色似乎正在被弱化,或者說這些州的州長成了特朗普的「代罪羔羊」。

這似乎對特朗普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從疫情爆發至今,特朗普政府基本上處於被口誅筆伐的境地。特朗普的能力乃至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力都被質疑。特朗普對此是敏感的,現在這個時候更是如此,在大選年,他更在乎輿論對他連任的影響。自5月以來,不少民調都顯示他的支持率落後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他的危機感正在加劇。

然而,輿論更多追究各州,是否意味着白宮就可以鬆一口氣?疫情對特朗普連任的影響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考慮到輿論焦點很容易被熱點話題轉移,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特朗普仍難以躲過疫情被追責的問題。

正如《百日抗疫失敗 美國險淪「第三世界國家」?》文章所說,4月份,白宮曾公布了18頁的防疫指南,提供給各州參考,不具有強制性,很多都只是「建議」性質的要求。

比如如何解決擴大檢測範圍所需的上億美元的資金問題、是否限制不同州之間的人員流動、是否應該戴口罩、是否取消針對歐洲等地的赴美旅行限制,以及各州如何應對疫情可能的反撲,白宮對各州並沒有給出明確要求。這就導致聯邦沒有統一指令,各州各自行事。

所以,一些州疫情反彈和特朗普政府防控不力直接相關。

當世界面臨這樣一場危機,不少國家舉全國之力抗疫時,特朗普治下的美國聯邦政府沒有發揮領頭羊的責任,而是任由各州做決定。這縱然關乎美國聯邦與地方政府權力分配的問題,但各州防控疫情的失敗也與特朗普持續散佈的虛假信息密切相關,他註定難逃被追責的命運。

再者,如今各州病例激增有各州重啟經濟過於草率的因素。而特朗普在美國疫情依然嚴峻之時一再呼籲重啟經濟,並沒有拿捏好疫情防控與重啟經濟之間的平衡。特朗普給各州作出了錯誤的表率。這也是他必須要面對的指責。

誠如《華盛頓郵報》所言,美國疫情發展到今日的境地,揭示了從白宮到各州首府再到地方各市的治理危機。作為這場危機的最高指揮官,特朗普未能展現出一國領導人該有的能力和手腕,反而在不斷逃避自己的責任,甚至是無心改變,而美國的危機也還在繼續。

可以想象,特朗普將如何躲避人們就此針對他展開的追責,即將在未來一兩個月內成為美國2020選舉的一大看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