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凍結香港民主撥款看特朗普的利己外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繼對中國相關現任和前任官員實施簽證限制後,6月2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防衛產品,並將對出口香港的軍民兩用科技產品實施新的貿易限制,與出口至中國大陸的相關產品同等對待。

與此同時,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發出聲明,宣布暫時停止給予香港不同於於中國內地的經貿優惠待遇,包括出口許可豁免,並稱在評估採取進一步取消對香港差別待遇的行動。

這是美國自5月認定香港失去「高度自治」以來特朗普政府宣布的最具體應對舉措。有分析認為,美國此舉可能會影響香港一些跨國企業的運作,不過其實際影響尚待觀察。根據2018年數據,美國對香港的出口量佔美國總商品出口額的2.2%,總值373億美元,其中被限制的防衛及軍民兩用高科技產品出口只值大約4.3億美元。

但無論如何,美國絕對不是從「香港利益」角度出台這些舉措。即便是在香港的民主運動及價值觀宣傳,美國也只考慮自己的利益。

美國《時代》(TIME)周刊網站6月26日曝光了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月初凍結該機構用於支援國外民主運動的價值約200萬美元合同的新聞。其中部分合同資金可能直接有利於香港民主抗議活動。該刊引述USAGM匿名員工的話說,相關資金的凍結可能對香港抗議者造成負面影響。由於特朗普政府的凍結令,負責分配這些資金的「開放科技基金」組織(OTF)針對香港的相關計劃就無法實施。

OTF為世界各地的開源互聯網自由項目提供資金,並受USAGM的監督。除了OTF以外,受USAGM監督的下屬機構還包括美國之音(VOA)、自由亞洲電台(RFA)、自由歐洲電台(RFE)和「中東廣播」(Middle East Broadcasting)等。

USAGM就扮演了美國「國有媒體」管理者的角色,而OTF則是側重資金的管理,研發各種技術,為美國「外宣」服務。

OTF:為「民主運動」提供錢和技術

2012年,OTF還是下屬於自由亞洲電台(RFA)的一個項目,主要服務於時任國務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倡導的全球互聯網自由項目,幫助RFA研發各種規避網絡審查與監管的技術。2019年,在美國國會的推動下,OTF被重組和升級,使其獨立於RFA,成為所謂的獨立互聯網自由非盈利組織,直接接受USAGM的監管。

2020年4月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出席特朗普主持的關於新冠肺炎疫情的記者會並講話。蓬佩奧在這種公開場合多次支持對華強硬。(AP)

OTF雖然自稱是獨立的非盈利組織,實際上受到美國國會資助,而且通過商業運作賺取利潤。據瞭解,全球每日有20億用戶使用OTF支持的技術。

今年4月,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眾議員恩格爾(Eliot Engel)、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考爾(Mike McCaul)、猶他州共和黨籍眾議員匡希恒(John Curtis)以及新澤西州的民主黨籍眾議員馬林諾夫斯基(Tom Malinowski)共同提出了《開放科技基金授權法案》(The Open Technology Fund Authorization Act)授權OTF作為USAGM旗下的一個獨立組織,加強美國應對世界範圍內的壓制性審查和互聯網限制的努力。

恩格爾提到,OTF正在研究繞過政府審查和互聯網限制的方法。如果一個專制政權建造了一堵牆,那麼OTA正在努力建造一個更高的梯子。

據《時代》周刊報道,在香港方面,OTF的計劃之一是成立針對香港網絡安全事件的響應隊伍,以分析中國的監視技術,並與安全通訊程式開發人員迅速共享訊息。OTF以及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都曾給過香港公民社會援助。前者自2019年6月香港反修例運動開始以來,已向香港部分團體支付數筆款項,據稱與數碼保安相關。後者2019年在香港的項目上花費了約64.3萬美元,名頭是「促進公民社會活動」,而NED一直否認曾經向香港示威者交送援助。

特朗普政府凍結OTF收到的申請合同後,相關資金下放計劃便無法運作。

美國國際媒體署:只講好「美國故事」

USAGM前身是美國廣播理事會(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BBG)。

1953年,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Dwight Eisenhower)意識到二戰後相關負責對外宣傳和心理戰的部門彼此間缺乏有效溝通,不利於對外信息傳播的有效性,因此創建了獨立於國務院之外的美國新聞署(USIA),宣傳口號就是「講美國故事」(Tell America's stories)。該署直接由白宮管轄,署長由總統任命。在冷戰期間,USIA也是外事部門,對外宣傳美國的政策及價值觀,是美國外宣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的廣播業務包括VOA和自由歐洲電台等。

冷戰結束後,USIA的一些角色已經不再適用。克林頓(Bill Clinton)的民主黨政府認為它的使命已經完成,於1999年宣布將其撤銷。它的對外廣播職能由新成立的廣播理事會(BBG)繼承,非廣播業務則由美國國務院公眾外交暨公共事務次卿(Under Secretary of State for Public Diplomacy and Public Affairs)接手。

小布殊(George W. Bush)政府時期,9·11恐怖襲擊的發生,促使美國政府重啟冷戰時期的外宣手段。2004年,美國《國家軍事戰略》報吿採用了「戰略傳播」(Strategic Communication)這一概念。到了奧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時期,美國政府用「國家戰略傳播」來包裝美國外宣,並注重打造集結美國外交、軍方和情報機構的國家戰略傳播體系。

BBG有9名理事,包括做為法定理事的美國國務卿。另外八名理事包括四名民主黨人與四名共和黨人,由總統任命並經國會參議院批准。它職責是監管下轄所有廣播活動並提供戰略管理,使其做好對外宣傳工作。

從小布殊至奧巴馬執政期間,BBG和美國國務院公眾外交暨公共事務次卿的「外宣活動」從未停止。

2018年,特朗普將BBG更名為USAGM,並對領導層進行改革。BBG原有9名理事進行縮減,只留1名執行長領導USAGM,外加5名顧問。其中,執行長直接由總統任命,並經參議院批准。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和國會對美國新時期「外宣」的重視。

更多為特朗普利益服務

特朗普政府這一舉動表面上看適逢中國通過香港版《國安法》,可能是反擊該法的其中一種舉措,但從另一層面將,該凍結令更多反映特朗普執政以來大幅削減對外經濟、軍事、民主援助的規劃。2021財年,美國對外援助削減幅度高達21%。而特朗普上台之初,美國國務院和國際開發署對外援助資金削減幅度高達37%。

此次資金凍結伴隨着USAGM的人事洗牌而來。為了助推有利於自己的外宣工作,特朗普新任命了保守派電影製片人帕克(Michael Pack)擔任USAGM執行長。此人上任後便對其監管下OTF等機構負責人進行更換。

和二戰及冷戰時期及小布殊針對中東的外宣不同,特朗普和保守派的這波外宣完全是為了私人政治利益,而非國家安全利益的博弈。在個人外宣中,媒體反而被他視為敵人,比如在此次疫情防控過程中,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就被批為中國一派的媒體。

之前受國會資助的VOA因為轉發了一篇美聯社(AP)有關肯定中國防疫工作的報道,引起了特朗普當局的不滿。這也是特朗普政府對USAGM進行人事洗牌的一個原因。所以,從某種程度上,特朗普政府加強對USAGM的管控,目的就是為了強化對美國媒體及輿論的監管,從而使得它們成為執政者的宣傳工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