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國巴西疫情名列榜首絕非意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沒有檢測,我也不會知道結果。不過結果發現是陽性。」巴西右翼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周二(7月7日)在有病徵後經測試確診新冠肺炎,成為繼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洪都拉斯總統總統埃爾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ández)後的另一位能切身與民眾「同甘共苦」的國家領袖。

巴西目前疫情大漲未止,現以近167萬宗確診病例,以及近6.7萬的死亡人數,排名在美國之後,位列全球第二。單在周二,巴西新增確診人數就增加了4.85萬人,其新增死亡人數更以超過1,300之數位列當日榜首。

相較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在2018年底當選前被稱作「熱帶特朗普」的博爾索納羅,在輕忽疫情方面,比特朗普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特朗普至今仍毫無理據的宣稱「對99%(受感染)的人而言,(新冠肺炎)毫無害處」,並未放棄淡化新冠病毒的嚴重性,不過「身受其害」的博爾索納羅至今仍說:「死亡人數的增加並不是因為病毒,而是出於對病毒的恐懼。」他更補充指「病毒就像雨水一樣,總會擊中你」,似乎暗示「病毒避無可避」,而此話也的確在他身上應驗。

比特朗普更「特朗普」的「熱帶特朗普」

此前博爾索納羅的驚人言論已經層出不窮:

3月26日,在美國疫情初次大爆之際,他就說:「(巴西的情況)不會變差。其實人們該研究一下巴西人,他們怎樣也不會染病;你見到一個人跳進排污渠之中,然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早前堅持衛生部要建議當地醫院使用羥氯喹,其衛生部長拒絕命令因而請辭。(美聯社)

3月29日,在沒有戴上口罩遊街的情況下,他又表示:「這是現實,病毒在這裏。我們要面對它,不過是要像個硬漢一般的面對它……生命就是如此,我們所有人總有一天會死。」

4月28日,當被記者問及巴西當時每日新增死亡人數以數百之數上升的時候,他更反問:「那又怎樣?不好意思,你想要我做什麼?」他更半開玩笑的說,雖然他的中間名叫做「彌賽亞」(葡語中的「Messias」,即「救世主」),可是他卻不是「神蹟人員」。

除了不斷鼓吹巴西各州重開經濟之外,博爾索納羅也像特朗普一般的傾向反對戴口罩,並且鼓吹使用多次被證為無效,甚至有害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正如特朗普堅稱戴口罩是「個人選擇」一般,博爾索納羅上周五(7月3日)才否決了在教堂、工廠、商業或教育地點等室內空間強制戴口罩的法案。他周二更宣稱他正在服用日前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再次停止實驗的羥氯喹。

雖然特朗普多次公開表達與聯邦專業抗疫人員不一樣的意見——例如他在周二就表示他認為美國疫情「在良好位置」,不同意此前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總監福奇(Anthony Fauci)指美國疫情跟水浸「深及膝蓋」一般的說法——可是博爾索納羅更進一步,在疫情期間先後逼走兩位受過專業訓練的衛生局部,最後換上一名完全沒有醫療衛生背景的軍官當衛生部長。

沒有中央政府的抗疫困境

巴西與美國一樣屬聯邦制,因此即使聯邦政府不作為或缺乏作為,地方政府也可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然而,正如美國曾出現聯邦政府與各州政府搶奪同一醫療物資的情況一般,巴西的抗疫只能靠地方政府聯同公私合作、非政府機構與慈善捐輸等各方配合來控制地方上的疫情,情況甚為混亂。

與美國為人垢病、分散各處的醫療系統不同是,巴西有全國性的公營醫療系統,地方上也有完善的基礎醫療配套,直接了解前線在地情況。可是,巴西聯邦政府的不作為就大大局限了這套醫療體制——例如在集體採購與分配物資的層面——使這個曾經在防治愛滋病與寨卡病毒(Zika)頗具盛名的醫療系統敗於新冠病毒之手。

首位被博爾索納羅辭退的衛生部長曼德塔(Luiz Henrique Mandetta)就指出,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Brasilia)所在的聯邦區內,幾乎所有深切治療部都在「崩潰」邊緣。亞馬遜州首府瑪瑙斯(Manaus)的醫療系統亦已在崩潰之中,其7月初已因新冠肺炎送進當地私營醫院深切治療部的市長內託(Arthur Virgilio Neto)周一(7月6日)更需轉送巴西大城聖保羅接受治療。

忽視疫情背後的「理性」

外界看到美國與巴西疫情大漲,兩個領袖卻依然漠視疫情,可能會感到甚為困惑: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國家之中,任何人都有可能當選執政,但是那個人絕不能是不顧人民死活的人,因為他的權力來自民心,而非武力——何以特朗普與博爾索納羅可以漠視疫情至此?

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要回溯至3月左右全球各國對於實行強硬封鎖抗疫政策的正反思考。當時,人們要作出的似乎是一個二分選擇:一是壓止疫情,一是保住經濟活動。

博爾索納羅從始至今也一直打着守護經濟旗號,抗議各地方政府的封鎖政策,幾乎每周都毫無防避的「走上前線」,與反封鎖示威者打成一片。另一方面,特朗普3月中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一度自命為對抗疫情的「戰時總統」;然而,眼見疫情對就業與經濟的打擊,他到了3月底就開始鼓吹「復活節重啟」,隨後也不斷在網上發聲支持各州的反封鎖令示威,又鼓勵未達聯邦解封標準的州份解封。

博爾索納羅在國內外政治上都大體跟隨特朗普政府的路線。(GettyImages)

有評論認為,兩人的政治計算非常簡單:抗疫措施無論如何也會打擊經濟,而疫情過後經濟大挫責任誰負的問題定將難以避免,如今,如果我們將抗疫工作假手於人,自己卻「出口術」不斷反對抗疫措施,他朝疫情過去,民眾生計大受打擊而要興師問罪,我們將不只不會被民眾怪責,反而會成為民眾的代表,獲得更大的政治利益。

當然,除了這個政治計算之外,特朗普和博爾索納羅兩人的唯一專長,幾乎就是操弄「民眾鬥民眾」的意識形態之爭。於是,當遇上強硬抗疫封鎖與否的爭論,他們就正好可以再將這種爭論轉化為「政府壓迫與自由」之間的二元鬥爭,繼續自己靠對抗得利的政治宣傳。

問題是,兩人的不作為,卻變成了阻礙國家抗疫的作為,使疫情在全國層面上遲遲未能壓下,因此民眾的焦點也遲遲未能過渡到疫後復興的階段。於是,抗疫失敗的責任,就無可避免的落到兩位領袖頭上。

在政治勢力紛亂的巴西,這尚未對博爾索納羅的管治構成即時威脅;可是對於不足五個月就要面對大選的特朗普而言,這卻使他的選情凶多吉少。不過,最讓人痛心的是,一個在防治傳染病頗有盛名的南美大國,以及另一個號稱科技全球首屈一指的北美世界強權,如今卻在沒有人想排名爭先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要其代價卻是平民百姓的痛苦與生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