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駐華大使辭職另有原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共和黨人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9月14日辭去駐華大使之職的消息並不令人感到意外,畢竟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推動和中國脱鈎、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起對華意識形態戰的背景下,他在北京很難有較大的發揮空間。

但他辭職的方式比較突兀。先是美國媒體傳出,然後駐華大使館發文,而中國外交部當天明確表示並沒有收到美方通報。當晚,美國國務院也沒有發聲明,而是由蓬佩奧通過推文確認布蘭斯塔德辭職的消息。

2019年5月22日,美國駐華大使館發佈了布蘭斯塔德和他的妻子克里斯汀訪問中國西藏的照片。(AP)

相比較而言,布蘭斯塔德能夠擔任駐華大使三年,實屬不易。目前擔任駐華大使時間最長的是小布殊(George W. Bush)時期的雷德 (Clark T. Randt Jr.),橫跨小布殊兩個任期。奧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時期,先後有洪博培(Jon Huntsman)、駱家輝(Gary Locke)和鮑卡斯(Max Baucus)擔任駐華大使。洪博培當時辭職是為了競選總統;駱家輝辭職則是因為家庭不和等因素;鮑卡斯屬於特朗普上台之際主動結束任期。

布蘭斯塔德表面上看是退休式辭職,但如果分析當前美國國內政治形勢和中美關係現狀,他辭職背後還有更多政治考量,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避當中美關係惡化的替罪羊。

和總統一樣,大使也注重個人「歷史地位」,尤其是那些出使中國等大國的大使,都希望能夠留下好的成績和印象,為自己回國積累不錯的聲譽,助力其仕途發展,包括競選總統。但是,布蘭斯塔德出使北京期間,卻親眼目睹了中美關係由貿易緊張轉向經貿、科技和意識形態層面的全面對抗。

兩國關係急劇惡化,脱鈎論逆流不斷,這都超出了布蘭斯塔德能夠駕馭的範疇。在這種背景下,如果他繼續擔任駐華大使,只會淪為兩國關係惡化的直接「替罪羊」。過去沒有哪位駐華大使願意看到自己任內兩國關係不斷惡化。所以,布蘭斯塔德現在辭職算是一個比較安全的選擇,避開了未來中美可能的對抗鋒芒。

第二,個人在華確實已無用武之地。

一般來說,中美關係處於低谷,或者瀕臨危機的時刻,正是需要大使在北京斡旋的時候。而布蘭斯塔德也是這方面的最優人選。2016年末,特朗普就職前曾稱讚布蘭斯塔德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私人關係,認為布蘭斯塔德在理解中國和中國人民方面很有優勢。但現實證明,布蘭斯塔德的這種優勢無法為中美關係帶來積極的變化。

美國2020年大選進入衝刺階段,特朗普加大競選力度。點擊查看更多大圖:

+2
+2
+2

現在蓬佩奧打「反共牌」,推動和中國脱鈎,外交上消極對待和中國的接觸,自然會讓一向強調經貿合作的布蘭斯塔德處於非常尷尬的處境。即便布蘭斯塔德有意緩解雙邊關係的緊張,也拗不過特朗普為了連任選舉而犧牲中美關係大局的主觀意願。

第三,返回家鄉,幫特朗普保住艾奧瓦州。

布蘭斯塔德曾在1983年至1999年和2011年至2017年兩次擔任艾奧瓦州州長,也是該州乃至美國歷史上任職時間最長的州長。在艾州選民看來,布蘭斯塔德就是值得他們尊重的「老州長」,而且是一位「常勝州長」,在該州擁有廣泛人脈和非常高的民意。

選前最後1個月,布蘭斯塔德返回艾奧瓦州,可以幫助共和黨穩住選民基本盤。比如,布蘭斯塔德可以為尋求連任的參議員候選人厄恩斯特(Joni Ernst)助選,幫助她保住該席位,從而加大共和黨繼續掌控聯邦參議院的勝算。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幫助特朗普贏得該州老年選民和農業選民的支持,從而拿下該州6張選舉人票。

這也再次證明現在的美國國務院已經為特朗普競選服務。布蘭斯塔德辭職前曾想在中國官媒投稿,但因文章被指漏洞百出而碰壁。蓬佩奧隨即站出來批評中國沒有「新聞自由」。事實上,布蘭斯塔德文章「漏洞」大多符合特朗普競選期間對中國的各種指控,其實只屬於大選期間對話輿論戰的一部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