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紅藍交錯戰線前沿:威斯康星州或重歸民主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現在2020年美國大選已經進入決選階段,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鐵鏽地帶戰場州的民調依然是輿論關注的焦點。比如,在特朗普2016年以微弱優勢擊敗希拉里(Hilary Clinton)拿下的威斯康星州,特朗普的民調一直落後於拜登。

根據《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的報道,特朗普競選團隊似有從該州的選戰對決中逐漸抽身之勢,而更多的把稀缺的競選資源投入其他更關鍵的搖擺州,比如特朗普現在的居住註冊地的佛羅里達州。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特朗普三年後在威斯康星州的大選民調如此低迷?

選民基本盤:城鄉分隔之下的紅藍交織

威斯康星州位於美國中北部,毗鄰五大湖區。在2019年7月1日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數據中,該州總人口約為582,2434。其中白人(包括西裔)佔比約為86.2%,非裔約為6.3%,亞裔約為2.6%——從族裔分佈來看,該州仍然是以白人佔主導。因此,該州尚不存在顯著的族裔政治分裂問題。

2020年9月1日,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視察了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Kenosha)一名警察槍殺雅各布·布萊克的示威活動破壞的地區,圖為他正在與企業主交談。(AP)

在宗教歸屬上,威斯康星州居民中,基督教徒81%(新教徒 50%, 羅馬天主教徒29%,摩門教徒0.5%),猶太人0.5%,穆斯林0.5%,佛教徒0.5%,印度教徒0.5%,其他無明確宗教歸屬者約佔15%。

從上述宗教人口分佈來看,保守派,尤其是新教當中的福音派,無疑是特朗普有着不容忽視的基本盤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2020年8月23日,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一名黑人男子被警方開槍射傷,大批民眾舉行抗議示威。圖為一家被打破的商店。雖然白人佔該州主導地位沒有改變,然而特朗普執政四年以來,種族矛盾顯性化已成全美趨勢。(AP)

在經濟上,威斯康星州被稱為「奶製品之州」,本州出產的奶酪尤其出名。而在以乳製品為代表的農業發展勢頭良好的同時,該州也有着結構相對完善的製造業。

因此,該州既有成色相對偏紅的鄉村農業人口,也有政治傾向相對偏藍的城市藍領階層。該州2013年的GDP為2514億美元,佔全國總GDP的1.73%,GDP排名全美第20位,人均GDP排名全美第29位。

在中美貿易戰中,特朗普最關心的莫過於自己的農業選民。這就要看該州農業選民會否繼續支持特朗普。

在政治光譜上,該州在聯邦級別的選舉中總體偏藍。僅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共和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以高出0.8%得票率的微弱優勢勝出——這是自1984年以來,首次有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在威斯康星勝出。

出現這一特例性偏差的原因主要在於原本偏於政治冷漠的該州鄉村選民,受特朗普魅力型領袖人格感染而踴躍投票。與此同時,原本傾向於民主黨的藍領階層也在特朗普的感召之下翻紅。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該州總體偏藍,並不等於該州是民主黨的基本盤所在。

事實上,在2016年之前的數次總統大選中,民主黨候選人在該州的得票率鮮有絕對優勢的表現。有奧巴馬的表現相對強勁,在2008年首次參選時以56%的得票率,381000張選票的較大優勢勝出。

因此,該州在歷次總統選舉中,往往成為兩黨候選人投入重磅資源爭奪的拉鋸戰場。

而在2020年總統大選的近期民調中,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持續落後於民主黨候選人拜登5%以上——可以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威斯康星四年前偶然出現的「一點紅」,似乎有着愈發明顯的迴歸泛藍之勢。

僅靠基本盤,特朗普能保住該州嗎?

9月18日,特朗普在威斯康星州的莫西尼(Mosinee)舉行了主題為「偉大的美國人歸來」的競選集會。現場的人氣仍然不錯,許許多多特朗普支持者都早早地在競選場地外守候,——只為一睹「空軍一號」的尊容以及聆聽他們日思夜盼的「特朗普領袖」的教誨。

雖然不像此前預想的那樣對威斯康星志在必得式的大手筆下注,特朗普團隊的常規競選造勢活動仍然照常舉行。

「莫西尼是威斯康星內一個被遺忘的角落之縮影,不滿在這裏聚集。州內類似這樣的角落需要關注,因為它會成為一個重要的競選戰場」——瓦格納(Mike Wagner),一位泛藍支持者,同時也是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政治通訊學教授如是說。

2020年8月1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抵達威斯康星州機場,在一個競選集會上發表演講。在9月18日的演講之前,特朗普在該州已舉辦了數場類似的競選集會。(AP)

這既是對拜登團隊的提醒,也反映出威斯康星州內愈發嚴重的城鄉分野趨勢。

作為美東知名的「鐵鏽地帶」之一,威斯康星州內落寞的藍領與鄉村階層在2016年總統大選之前尚未出現成大規模變紅的迹象。然而,政治素人特朗普的登場卻改變了這一局面。

在2016年的競選階段,相比於希拉里精英味道十足的競選風格,特朗普卻真的營造了「與該州民眾人民同甘共苦」的觀感:他不僅親自下到工廠與一線工人「促膝談心」,更是在演講中拋出了他日後吸粉無數的「金玉良言」:——「沒有人比我更懂你們鋼鐵工人」。

2017年7月26日,美國華盛頓,美國總統特朗普與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握手致意。當天,特朗普宣布富士康將在威斯康星州建設一家新工廠,意圖履行其在美國投資的承諾。(VCG)

正是在特朗普民粹化競選風格的魅力型領袖人格的強力吸引之下,此前被希拉里陣營視為鐵盤的威斯康星州藍領工人大量轉投共和黨,從而成功地將希拉里「保送出局」。

事實上,如果沒有疫情的拖累,特朗普在威斯康星藍領與鄉村階層內的吸引力可能仍然會堅如磐石。不過,隨着疫情的蔓延以及特朗普當局在管控疫情上的失策,拜登後來居上。根據民調網站RealClearPolitics的綜合民調,拜登自本年5月以來在該州已穩定領先特朗普。

雖然特朗普並非完全沒有機會挽救在該州前景堪憂的選情,但要想實現這一目標,僅僅依靠「鐵桿支持者」的熱情是不夠的,特朗普競選團隊當局還需要拿出實打實的「經濟治理紅利」,讓州內的失意藍領們感受到切切實實的「權利迴歸」。

在這一點上,特朗普當局已經有所行動,此前對加拿大輸美鋼鋁產品徵收高額關税即是明證。

相比之下,民調數據持續領先的拜登也遠未到高枕無憂的地步。和2016年大選類似,2020年大選也比較混亂,且可能會有爭議。

四年前的「黑天鵝」事件,仍然可能在特朗普「劍走偏鋒」的競選操作之下重來一次。然而,如果沒有「黑天鵝」拯救,民主黨似乎甚有機會重奪威州。

【01app 推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