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安邦智庫創始人:不必對聯合國過於悲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美兩國領導人在剛結束不久的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被外界解讀為一次隔空交手,特朗普(Donald Trump)繼續指責中國應該為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負責,習近平則強調,中國無意與任何國家冷戰。

兩國對峙的緊張氣氛蔓延到聯合國大會上,也啟發外界開始思考,已經走過四分之三世紀的聯合國,怎樣才能適應當下的世界大變局。10月6日舉辦的「聯合國的未來,政策諮詢和智囊團:共同塑造我們的未來」智庫大會聚焦相關議題,探討各國當前的擔憂,其中,中國安邦智庫創始人陳功受邀參加,他就國際對中國的看法以及中國對地緣環境的看法在會上分享觀點,並在會後接受《香港01》專訪。

01:不久前您受邀參加 「聯合國的未來,政策諮詢和智囊團:共同塑造我們的未來」智庫大會。在這次大會上,就中國面臨的外部環境您分享了哪些觀點?

陳功:我們在中國看世界的時候,總是將中美關係視為重中之重,是頭等大事,似乎世界大事都是以中美軸心來旋轉的。

不過,從世界的角度來看,中美關係只是世界大事中的一件事情而已,各國智庫都有自己關心的問題,其中很多問題都與中美關係是沒有關係的。比如,日本就日益呈現出獨立的姿態和傾向,而歐洲也有自己非常關心的問題。我認為值得注意的是,聯合國過去在傳統上是政府和媒體的舞台,現在各國的智庫正在發揮日益顯著的作用,智庫作為政府和媒體之外的第三種力量,現在已經登上了聯合國的舞台,今後它們的作用和價值,一定將會更多的為世人所知、所矚目。今後世界各國在各種溝通渠道中,各國智庫將會日益扮演獨立的角色。

01:在中美關係逐漸惡化的背景下,您與各國與會者分享觀點時,有哪些體會?他們對中國的主要看法是什麼?最為印象深刻的是什麼?

陳功:這次的聯合國智庫高峰會,是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為主來主辦的,前後的過程我們都有所參與,知道一些進程,我們始終保持着溝通。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非常關注中國,過去是關注中國的經濟,現在則不但關注中國的經濟,還關注與中國有關的國際關係,如一帶一路等問題。如果要說「印象深刻」的問題,應該說印象最為深刻的問題就是「不瞭解中國」,這在世界是一種普遍現象。

對於中國,大家都知道一部分,但並不深刻,對於中國,缺乏系統性認知。出現這種原因,有非常複雜的背景,有中國各個層面溝通不成功的原因,也有西方國家和世界在溝通中的各種障礙,原因很複雜,但解決起來總歸還是需要進一步加強溝通,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01:美國大選日益臨近,共和黨的右翼民粹勢力為了拉攏基本盤不斷刷新外界的認知,聯合國如何應對一個越來越保守的美國?本次討論中形成了哪些共識?又存在哪些挑戰?

陳功:聯合國是一個國際組織,美國對於聯合國有很大的影響,但這不是說聯合國就是由美國「說了算」的。本次會議受到聯合國的支持,但這次會議僅僅是一個序幕,是一個開始,今後各國智庫一定會在聯合國以及各國交往中,扮演更為積極的角色,對於這一點我是充滿信心的。

我們的世界需要理性,越是不太平,越是需要更多的理性。智庫學者一般都是世界各國的精英知識分子,他們可以發出更多的理性聲音,所以智庫的合作與溝通,如果能夠得到各國政府的大力支持,則對於世界的安全和理性,大有幫助。就像會議中的一位智庫學者所講的,智庫能做什麼?最重要的角色,就是連接,連接政府與社會。我認為,她的觀點是正確的。智庫是有影響力的,尤其是各國智庫的合作和溝通,這是一種非常強大影響力。

9月22日,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習近平尤其強調,摒棄意識形態爭論,跨越文明衝突陷阱(聯合國供圖)

01:聯合國已走過四分之三世紀,在大變局的倒逼下,世界需要一個怎樣的聯合國?這也是習近平在今次聯合國大會上發出的叩問。對此,你怎麼看?

陳功:現在對於聯合國有很多負面的看法,這次的會議中,法國的智庫代表也表達過這種擔憂,他質問道,現在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的戰後紛飛,聯合國又能做些什麼?對於這樣的憂慮我很理解,但我個人不贊成對於聯合國過於悲觀的看法。

我認為聯合國在未來依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影響力平台,評價聯合國不一定非要從實際行動的角度出發,這是一個重要的輿論舞台,世界各國都有機會發出自己的聲音,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們通過聯合國的平台,可以表達自己的關切,表達正義和公正,我相信這樣的影響平台依舊是無可代替的。即便是美國,也無可能離開這樣的平台,它同樣存在這樣的需要。

01:當美國有意拉攏盟國,試圖用意識形態孤立中國的時候,中國應該如何講好自身故事?

陳功:中國如何講好自身的故事,這是一個重大挑戰。我想坦率的表達一種看法,我認為講好中國故事,是一件全面大事,更多的、更有效的「講法」,是讓非官方的人來客觀的講,而不是僅僅是由傳統的、官方背景的人去講。

事實已經證明,這種「講法」,很難得到世界性的認同和支持。說到底,可能投入的資源很大,但講的效果很差。經常有人說,美國「拉攏了」什麼國家,我認為這僅僅是一小部分原因,更多的是中國自己沒有講好自己的故事,這才是問題的主要原因。一個演講比賽都有輸贏,何況大國故事?關鍵是要真正「講好」,不是走過場,反正是講了,而是一定要講好。怎樣才能講好呢?一定要用邏輯,用理性去說服人,要讓人承認邏輯,要用邏輯來講話,這是理性。只有理性,才是能夠隨着時間來傳遞的東西。

01:全球智庫如何看待新冠肺炎(COVID-19)在全球蔓延所帶來的影響?你又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陳功:有些問題,除了講理之外,還需要時間來證明。美國的智庫非常關注新冠肺炎和疫情的問題,因為這個疫情對於經濟的影響很大,實際通過大選,又影響到了政治層面。

不過,其他國家的智庫,雖然也關心疫情的影響和衝擊,但沒有美國這麼明顯。雖然,現在面臨的是疫情「第二波」的問題,但這是意料中的事情,雖然這個疫情「第二波」一定會來,但由於治療方法已經較為成熟,多種多樣的控制方法,也逐漸為各國政府所掌握,所以我相信疫情隨着「第二波」會有較為明顯的反彈,但造成的危害,應該遠不如開始的時候那麼劇烈,所以也不用太過誇張。

01:中美戰火延燒到了今年的聯合國大會上,對聯合國來說,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情況?聯合國如何避免成為大國較量的提線木偶?

陳功:我認為,聯合國並非是提線木偶,這種說法有點過分,聯合國更多的是一個影響力平台,大家都可以發出聲音,也能設法去發出聲音,這對一百多箇中小國家是非常重要的影響力平台。各國所要做的,無非是去正確的判斷,去做正確的事情,利用好這個影響力平台。

【01app 推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