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主席督辦中國輕軌項目 河內政令難行誰之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14日,越共總書記、越南國家主席阮富仲出席了河內市委召開的「選民聽證會」,與越共中央地所在的巴亭、還劍等區「選民代表」座談。

在會上,阮富仲特別強調「河內經常被批評慢而又慢」,還專門批評了延誤多年的河內輕軌2A線(越南稱「吉靈—河東線」)、蘇瀝江清污項目、南山垃圾場以及黎直8B大廈違建等案,給出了「在河內工作非常困難」的評價。

對河內來說,輕軌2A線帶來的影響是深遠的,點擊看圖

當越共最高首腦也開始感歎政令在首都難行時,這一政治迹象,比起中國承建的河內輕軌2A線項目長期難產,無疑更值得注意。

對外界來說,河內輕軌2A線的延誤已經成為河內政令難行的突出註腳。越共河內市委曾在2019年4月宣布2A線通車是「核心任務」,中國使館從同年6月後也十多次催促越南交通運輸部,同年9月下旬,越南總理阮春福還三次督辦此案,責成紀檢等部門嚴查相關人員。但其「極限施壓」換來的是河內的陽奉陰違。

時任河內市人民委員會主席阮德鍾(一作「阮德忠」)在11月稱「2019年12月內儘快完成輕軌運營的各項事宜」,到2019年12月下旬,2A線「仍需20天測試」的局面讓外界哭笑不得。

在2017年秋季後,以阮富仲(左)為首的越共正在逐漸調整治國理政的理念,進而嘗試在越南社會基礎上應用中國思想。到2019年,越南社會環境也因此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但越南官場的調整仍待時日。(新華社)

到2020年6月,越南副總理,越共河內新任市委書記王廷惠在與中國大使熊波的會晤中,明確了河內市委的決心,他還希望中國大使也參與施壓。但同期阮德鍾「輕軌必須在安全檢測落實後運行」的發言,以及負責監測的法國專家遲遲不能入境的局面,導致輕軌的驗收遲遲沒有下文。

雖然到9月30日,王廷惠在新班子上任後的第三季度工作會議上正式宣布,河內方面已致函總理阮春福再次干預此案,王廷惠還強調河內的各級幹部不應「圓滑規避、無所事事」,亦不應拖延公事。

在河內已宣布要「嚴查進展緩慢項目」之後,阮富仲在兩周後的表態讓外界終於看到了一點轉機。但這一切只是越方在重壓之下,加速處理重大問題的直接表現。

河內同心案的主腦黎廷鯨(白衣持話筒者)身為抗法、抗美老戰士,又長期擔任書記,在村民中頗有人望,他在2017年曾組織抓扣前往強制執行的當地幹部和警員,並名噪一時。同心鄉血案在2020年1月的爆發,給了越南當局相當的警示。(越南《越民報》截圖)

事實上,環顧阮富仲談及的其他幾件案子,它們的延誤與推諉均不亞於河內輕軌2A線。譬如蘇瀝江污染和南山垃圾場的拖延周期均在三年以上。而黎直8B大廈展示了其懶政的極限。

資料顯示,黎直8B大廈始建於2014年,地面建築共19層,高50米,位於河內巴亭郡,臨近胡志明陵墓,距離主席府五百米,距離國民議會三百米,是周邊區域最高的建築物,也是河內方面自2015年10月後確定的違章建築。越南政府、河內市政府均要求房地產企業應「自行拆除」相關設施。

但出乎外界意料的是,河內方面從2015年開始一直都未能對其採取措施,雖然河內市從2016年後處理了18名建設方面的官員,並在2017年5月開始拆除部分大廈建築,但阮德鍾本人就在同年8月宣布,拆除工作已因「安全問題」中止。到2020年5月,這一違章建築在河內公檢法機關強力介入下,也只拆除了兩層。

很顯然,阮富仲在10月14日批評的問題雖然嚴重,但並非嚴峻,這也導致河內方面能一直推諉至今。這種局面也展示了河內當局執行力的不足。

的確,越南並非不能成事,但他們的成績大多需要在壓力之下才能產生。這種極限體驗終究不是越南在社會轉型期應該採取的常規手段。

幸而,越共在「十三大」之前已開始調整思路。在反腐、確立政治規矩後,逐漸從近年來的包括「同心鄉血案」之類的群體性事件中,發現其治理能力因拖延而產生的短板。隨着越共開始提拔新一批青年幹部,主政多個省市;在河內等地,還通過空降幹部等手段加大幹預力度,越共能否以新鮮血液能否扭轉這一政令不行的迹象,外界可拭目以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