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動三十載之後的絕地反擊:土耳其緣何高調介入納卡衝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納卡衝突(Nagorno-Karabakh)的戰火仍在持續,據最新消息,阿塞拜疆在10月14日疑似攻擊了亞美尼亞的本土目標(納卡地區之外),以報復後者在數天前對阿第二大城市甘賈(Ganja)發動的導彈攻擊。

戰火燃燒之間,土耳其對阿塞拜疆超乎尋常的公開力挺頗為引人注目:不僅暗中授意自己支持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以敘利亞自由軍和敘利亞民族軍為主)大量馳援阿塞拜疆。而且還親自下場向阿軍提供了數量可觀的軍備援助(以無人飛行器為主),並且向納卡前線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軍事顧問團。這一不同尋常之舉的背後固然有兩國之間「鐵桿兄弟情」的支撐。

2020年10月11日,救援人員在阿塞拜疆第二大城市甘賈的廢墟中執行搜救清理任務。當天,甘賈遭到亞美尼亞軍方的火箭彈襲擊。(AP)

但安卡拉方面如此不遺餘力,甚至不惜冒着與俄法這樣的強權發生正面衝撞的政治風險(獨聯體地區處於俄羅斯安全戰略的核心位置)而強勢介入納卡戰事,前述的「鐵桿兄弟情」顯然無法構成充分動機。

事實上,土耳其高調介入納卡衝突在很大程度上是其日益捉襟見肘,且舉步維艱的獨聯體地緣戰略的直接反映。

圖為最新一輪納卡衝突期間土耳其提供給阿塞拜疆的軍用無人機。(微博@梁無咎)

換言之,正是因為系統化的地緣戰略漸趨落魄無望,安卡拉方面才會選擇在納卡衝突上孤注一擲般地豪賭一把。

那麼獨聯體地區在土耳其的地緣戰略中究竟佔據着怎樣的顯要位置?安卡拉方面苦心經營三十載的獨聯體戰略又何以淪落至此呢?

謀動獨聯體:黃金歲月之下的一路凱歌

獨聯體地區在土耳其的地緣戰略中處於相當特殊的地位,這一地區生活着諸多與土耳其有着千絲萬縷般宗教歷史紐帶的突厥裔族群。此外,該地區豐富的油氣資源儲量也讓自身能源稟賦匱乏的土耳其垂涎不已。

獨聯體地區的多數新生國家油氣儲量都十分充沛,其中裏海油氣田因其與土耳其本土的地緣接近性更是倍受安卡拉方面青睞。圖為阿塞拜疆首都巴庫(Baku)附近的某處油氣田,照片攝於2003年10月12日。(Getty Images)

然而,自兩百年前被沙俄徹底逐出歐亞腹地直至冷戰結束之前,土耳其的地緣觸角從未獲得過染指該地區的任何戰略機遇。

不過,蘇聯解體為土耳其再度挺進這裏(除烏克蘭與白羅斯之外的獨聯體地區)提供了新的機會窗口。

對此,安卡拉方面當然心知肚明,並迅速展開多方佈局,大有在該地區進行全面地緣擴張之勢。更為有利的是,土耳其在獨聯體地區的「東擴戰略」還得到了西方陣營的暗中支持。

考慮到新生獨聯體國家在「主權意識」以及世俗主義意識形態方面的敏感性,以非官方力量為先導,官方居於幕後支持協調的「土耳其獨聯體統戰模式」便應運而生了。

在形形色色的非官方力量中,居倫運動(Hizmet)無疑是最為出彩的一支。該運動通過旗下學校提供的高質量的「土(土耳其)西結合的國際化精英教育」模式,吸引了大量所在國的精英階層子女就學。

這樣的「統戰紅利」當然是安卡拉當局樂見的,雖然彼時由世俗派掌握的中央政權對伊斯蘭主義背景濃厚的居倫運動尚存疑慮。但出於地緣戰略大局的考量,還是對居倫運動在獨聯體國家的經營佈局取鼓勵姿態,並提供了某些必要幫助。

總而言之,黃金歲月時期的土耳其「東擴戰略」得益於居倫運動的積極佈局經營,加之安卡拉當局的必要扶持,取得了相對理想的成果。

不過,隨着黃金窗口的逐漸關閉,土耳其的獨聯體地緣戰略也將迎來相對彷徨往復的搖擺期。

跌宕起伏:正發黨——居倫運動軸心的形成與破裂

新千年之際,有着明顯保守主義色彩的正發黨上台執政,安卡拉方面對居倫運動在獨聯體的經略活動的支持力度再次加碼。

然而,這種看似助力後者繼續發展的舉動卻帶來了意料之外的反效果。一個受外國伊斯蘭主義政權力挺的非官方組織,試圖在對象國傳播政治伊斯蘭與泛突厥主義理念。

這樣的輿論形象對於長期浸潤於蘇聯世俗主義政治洗禮的新生獨聯體國家來說,無疑是一個頗為令人擔憂的信號。因此,一系列的反制行動也隨即展開。

俄羅斯和烏茲別克斯坦率先發難:俄羅斯的普京(Vladimir Putin)政權採取「步步蠶食」的費邊式策略,在未引發任何群體性事件或危機的前提下,逐步抽空了居倫運動在俄境內的生存根基。

烏茲別克斯坦的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當局則採取了「一步鯨吞」的雷霆手段,直接通過簽發總統令的手段,迅速關停居倫運動在烏境內的一切機構。此外,土庫曼斯坦也於2011年將居倫運動旗下的所有教育機構全面國有化,並將此前長期任職的土耳其籍教職人員禮送出境。

即便如此,居倫運動在其餘五國中保有的既成影響力,也足以維持土耳其「東擴戰略」的有效運轉(雖然無法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

然而,自2013年底爆發的「正發黨當局與居倫運動的政治惡鬥」卻給已然處於步履蹣跚境地的土耳其獨聯體地緣戰略造成了釜底抽薪式的沉重打擊。

發生在2016年7月15日的「7.15未遂政變」讓埃爾多安當局與居倫運動徹底成為死敵,前者在國內開動所有宣傳機器全力塑造後者「全民公敵」的形象。圖為2016年7月20日晚,埃爾多安的支持者們在伊斯坦堡舉行反對居倫運動的集會,中間男子手持居倫本人(Fethullah Gulen)的肖像畫」。(Getty Images)

這場「土耳其內戰」的戰火在雙方的你來我往,互相加碼之間,迅速溢出了土耳其境內。更有甚者,這場戰火在土耳其境外都達到了令人側目的烈度。

在埃爾多安當局的嚴令之下,幾乎所有土耳其外交部下轄的駐外機構都將全面關停所在國的居倫學校與商業機構作為頭等大事來抓——在居倫運動重點經營的獨聯體地區尤其如此。

不過,安卡拉方面如此迫不及待的「外交催促」,卻觸及了獨聯體國家最為敏感的「主權意識」紅線。結果自然離安卡拉方面的期待相去甚遠:除阿塞拜疆出於國家戰略利益考量而通盤接受安卡拉方面的提議之外,其他四國都反應消極。

這樣的情形也意味着,土耳其苦心經營三十載之久的獨聯體地緣戰略已幾近破產,安卡拉方面在該地的有效抓手僅剩下「鐵桿兄弟」阿塞拜疆。

在土耳其獨聯體地緣戰略的四面楚歌聲中,只有阿塞拜疆仍然保持着與安卡拉方面的良好互動。圖為2018年4月25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安卡拉總統府接見到訪的阿塞拜疆總統阿利耶夫(Ilham Aliyev)。(Getty Images)

因此,在本輪納卡衝突中,不甘心就此放棄獨聯體地區的埃爾多安當局不得不放手一搏,採取風險頗高的「直取中樞」的「上層路線」。

顯然,安卡拉方面試圖以與巴庫高層的特殊關係為抓手,利用後者在納卡問題上不容妥協的強硬立場,來驅使阿塞拜疆為自身「東擴戰略」的「絕地反擊」衝鋒陷陣。

毫無疑問,如此操作屬於高風險、高收益的冒險之舉,如果成功,則土耳其將在此後獨聯體的地區事務中佔有一席之地。如果失敗,土耳其的地緣觸角則將被徹底逐出獨聯體地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