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偏逢謊報軍情 納卡戰事如何脱節失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16日,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納卡)的衝突還在繼續。亞、阿兩軍在納卡山區陷入了僵持,阿塞拜疆在納卡南北兩線又奪取了一些居民點。但總的來說,前線戰況已無亮點,這種索然無味的局面與交戰雙方的部署和運作分不開。

亞、阿兩軍在戰略謀劃階段的紙上談兵、一廂情願,以及在戰術行動期間的情報不暢乃至謊報軍情,讓納卡延續了32年的戰事呈現了其脱節失序的一面。

四路大軍只剩一半

就紙上談兵來說,第一次納卡戰爭慘敗,丟失20%國土的阿塞拜疆最為突出。阿軍的復仇計劃早就成為獨聯體國家分析人士的常見話題。

俄羅斯《觀點報》指出,阿塞拜疆對納卡地區有一個代號「閃電」(Simsek)的行動計劃。在該方案中,阿塞拜疆陸軍從納卡北部的木羅夫達戈(Murovdag)山脈,東部的卡拉巴赫平原中部公路出發,分四路分別向納卡西部的克爾賈巴爾(Kelbajar)地區,東北部的泰爾泰爾(Terter)河谷,東部的阿格達姆(Agdam)至納卡「首都」漢肯德(Xankandi),東部霍賈文德(Hoxhavend)以南至伊朗邊境一線進軍。四路大軍如能同時行動,就可一鼓作氣拿下納卡全部被佔地區。

圖為10月7日納卡地區斯捷潘納克特(阿塞拜疆稱為漢肯德)一間公寓在阿塞拜疆砲擊後滿目瘡痍。(AP)

遺憾的是,阿塞拜疆的進攻並不順利。「閃電」計劃安排的四路大軍只有兩路取勝。分別是向泰爾泰爾河谷和向霍賈文德方向行動的部隊:前者沿河谷機動,奪取了一處戰略要地,隔斷了附近的亞美尼亞軍隊;後者沿公路機動,奪取了三十多處居民點,推進到歷史名城加德魯特(Hadrut,也作「哈德魯特」)一線,有望收復1993年後就被亞美尼亞奪取並廢棄的菲祖利(Fuzuli)。

向克爾賈巴爾與阿格達姆進軍的阿軍則無功而返。就前者而言,阿軍雖然積極使用了自殺性無人機等武器,還派遣直升機運送空降兵搶佔一線,但亞美尼亞軍隊已在當地經營二十多年,其築壘工事地帶配合山地複雜地形令阿軍難以突破。至於阿格達姆方向,面對亞美尼亞軍隊設置的縱深3公里的雷區,戰線一側的阿塞拜疆陸軍第一集團軍甚至按兵不動。

對此,阿塞拜疆民間有一種聲音,批評「閃電」行動受挫是「叛徒出賣軍事情報」、「阿利耶夫(Ilham Aliyev)總統一家和陸軍關係不好」。但在分析人士看來,阿軍的四路大軍本身指揮、分派就不夠平均,其兵力也不足以展開「四路進攻」。

在了解了阿塞拜疆的部署之後,此前的戰地照片也由此另有內容。點擊看解說

情報顯示,阿軍南北四路部隊有三名主要將領前往一線指揮,主要行動方向有兩路。分別是第一集團軍司令哈薩諾夫(Hikmat Hasanov)指揮的前往泰爾泰爾河谷的部隊,以及特種部隊司令米爾扎耶夫(Hikmat Mirzayev)、裝甲兵指揮官巴爾胡達羅夫(Mais Barkhudarov)指揮的前往霍賈文德方向的部隊。另外兩路則毫無動靜。

阿軍總兵力五個集團軍不足六萬人,在確保首都巴庫、飛地納希切萬等要害地區防務後,只有三個集團軍的機動兵力。巴爾胡達羅夫抽調了衛戍首都的裝甲部隊用於衝擊南方,哈薩諾夫把第一集團軍置於中央,自己前往北線指揮的做法,也顯出了前方部隊追求戰果,導致內部資源失衡,戰略目標也開始脱節。

阿塞拜疆總統阿利耶夫及其父親老阿利耶夫時刻不忘奪回納卡,此次「閃電」行動中的兩位軍事主官也都是納卡被佔地區出身的。(美聯社)

在南北大分兵之後,阿塞拜疆已不具備集中優勢兵力衝擊納卡腹地的可能。這使得巴庫方面雖然津津樂道於「重新奪回領土」、「亞美尼亞投降」、「收復納卡」之類的缺乏現實的想象。但巴庫所能做的可能也就只剩下奪取部分戰略要地,進而將其視為政治勝利,並藉此向亞美尼亞一側施壓。

假情報的真作用

相比之下,處於僵持狀態另一側的亞美尼亞則扮演了焦頭爛額的角色。相對於亞美尼亞在前線佔下風的局面,亞美尼亞總理帕西尼揚(Nikol Pashinyan)對西方世界「乞求、派密使、哭泣、低三下四地求人」的外交行動使之在歐美各國間贏得了一點同情。但西方大國的同情終究遠水不能解近渴,而亞美尼亞在前線情報的混亂,更令對其同情的西方世界倍感唏噓。

就亞美尼亞情報混亂的具體案例來說,最突出的莫過於10月7日晚。當時帕西尼揚宣布亞美尼亞軍隊在納卡東南部霍賈文德以南,傑布拉伊爾(Jabrayil)以東,菲祖利以西約100平方公里的地區「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亞方通過「誘敵深入」,「包圍並打擊了一支阿塞拜疆軍團」。

對外界來說,亞美尼亞軍隊在三十多年的納卡對峙期間似乎仍能確保一定戰鬥力,但在納卡南部的戰鬥中,亞軍面對迂迴行動的阿軍,只能採取戰略撤退。(美聯社)

帕西尼揚稱此役是「整個行動的關鍵時刻」,「為納卡戰事的勝利奠定了基礎」。到10月8日,這一消息很快傳遍了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兩國。來自社交網絡的傳言甚至稱指揮阿塞拜疆東南方向部隊的總指揮巴爾胡達羅夫將軍被俘虜,其麾下數十輛T-90坦克也被摧毀。

但遺憾的是,到10月8日晚些時候,宣布「勝利」的亞美尼亞軍隊突然「戰略撤退」,丟棄了傑布拉伊爾一線,到9日,此前「被俘」的巴爾胡達羅夫也帶兵開進傑布拉伊爾城內。外界方才得知,巴爾胡達羅夫的主力部隊一直在沿阿塞拜疆與伊朗邊境一線隱蔽機動,亞美尼亞軍隊包圍並痛擊的只是阿軍的前鋒偵查部隊。亞美尼亞的這一謊報軍情讓面對和談的埃裏温一側頗為尷尬。

事實上,亞美尼亞方面為提振士氣,在社交媒體等領域謊報軍情已有先例。

此前,哈薩諾夫率軍於10月2日奪取泰爾泰爾河谷東側要地馬達吉斯(Madagiz)後,亞美尼亞國防部從3日到7日一直髮表戰報,稱馬達吉斯仍在己方手中。直到阿塞拜疆國防部於9日開始連續發佈視頻戰報,亞美尼亞方面才最終確認失守。

從戰場的情況來看,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可能都已在前線精疲力竭:亞美尼亞維持防線已經很勉強,阿塞拜疆突破的極限也呈現在了戰場上。當雙方都已達到極限時,此後的和談也是理所應當的。但雙方在戰場上的平衡也再一次折射了納卡一線的脱節失序,或許,這也意味着雙方在恢復力量之後,可能又會發動新一輪的爭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