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最後一場辯論 唯一的中國牌毫無殺傷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10月23日進行的最後一場美國大選辯論中,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再次就在中國存在經濟活動的問題上互相攻擊。

拜登首先提到特朗普的帳戶問題,說特朗普在中國交的税是在美國的50倍、有中國銀行的帳戶、與中國做生意,又說中國在特朗普的酒店和商業交易中付了很多錢,且新修了一條通向特朗普海外的一個高爾夫球場的路。

對此,特朗普反駁道,他所有的銀行帳戶都公示了出來,大家都能看到。中國的銀行帳戶是他在2013年開的,當時他想跟中國做生意,就像千千萬萬的其他人一樣,但是他後來決定不做了,於是在2015年就把帳戶關了。

實際上,在大選辯論上,特朗普和拜登互相指責對方「通俄」、「通中」,以及「通烏」。

10月22日晚8點,美國大選迎來最後一場總統電視辯論。(AP)

左右派媒體報道差異明顯

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曝出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Trump)的「硬碟門」一個星期以後,《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爆出特朗普在中國銀行有未公開的銀行帳戶一事。

10月21日, 《紐約時報》獲取了特朗普的税收記錄後發現,特朗普共在三國擁有海外帳戶——中國、英國與愛爾蘭。特朗普的中國帳戶由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有限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 L.L.C.)持有,在2013年到2015年間,該公司共向中國繳納了18.8561萬美元的税款。因為帳戶掛在該公司名下,所以沒有出現在特朗普的公開財務信息中。

《紐約時報》稱特朗普的經商歷史「充滿」了海外金融交易,且報道了他在中國的許多商業經歷。該報稱,特朗普的中國的商業活動至少從2006年就開始了。那時特朗普在中國尋求項目許可協議,他及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在中國大陸和香港註冊商標,許多商標得到中國政府的批註是在特朗普上台之後的事。

2008年,特朗普在廣州開展了一個辦公大樓項目,但從未啟動。2012年他的商業步伐加快,在上海開設辦事處,且名下一個與中國有關的公司,THC中國發展有限公司,申請扣除8.4萬美元的差旅費、法律費用和辦公費用。

此外,特朗普還與國家電網進行過合作;又投資了19.2萬美元,創辦了5家專門在當地開展項目的小公司。這些公司自2010年以來,至少申報了9.74萬美元的業務開支。

2017年,特朗普國際酒店管理公司擁有的THC公司在營收方面出現了異乎尋常的增長,約為1,750萬美元。而同時,特朗普從這個公司的資本帳戶中提取了1,510萬美元。那一年,THC公司收購了紐約SoHo酒店的管理合同,特朗普集團的律師加滕(Alan Garten)表示合同收購是公司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且其餘資金與中國無關。

此外,在拉斯維加斯、紐約,及加拿大的温哥華,特朗普的酒店和大樓吸引了許多富有的中國買家購買,有些是在特朗普第一次競選期間買的。

美國大選2020辯論:美國時間10月22日舉行的辯論會上,特朗普發言時的情況。(AP)

而霍士新聞台(Fox News)在報道中,強調了加藤律師的回覆,並引用了特朗普的次子埃里克(Eric Trump)的話對其中一些商業行為進行了反駁。

埃里克則向霍士新聞台表示,《紐約時報》正在竭盡所能,轉移人們對拜登家族涉嫌犯罪活動的注意力,並解釋道,「事情很簡單,當我父親成為美國總統時,我們就不涉足國際商業行為了。」同時還不忘拿拜登做對比,說當亨特的父親成為美國副總統後,他卻開始涉足國際商業行為。

接着,霍士新聞台讚揚了特朗普上任以來對華採取強硬立場,例如對中國徵收經濟關税,以及在新冠大流行期間,一再指責中國造成了全球經濟衰退,經常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為「中國病毒」。

「中國牌」收效甚微

此次辯論中,雙方都指責對方與中國有經濟上的往來。然而,目前只停留在口水戰層面,雙方都沒有拿出十足的證據證明對方確實從中國賺了錢;此外,當雙方都對對方發起攻擊,這張「中國牌」的效力就減弱很多。此回合雙方打成一比一平手。

此外,當前美國人最重視的是經濟、醫保和新冠病毒的議題,而不是外交政策和中國議題。根據美國新聞網站POLITICO和民調機構Morning Consult在9月中進行的一份民調,認為這三個議題「非常重要」的受訪者比例達到了70%以上。相比之下,外交政策和與中國關係是排在最後的兩個議題,只有35%的選民認為這兩個議題「非常重要」。

美國大選2020辯論:總統特朗普在辯論會上發言,他兩度被主持人過問,美國的新冠疫苗是否如他所說,能夠在2周內準備好面市。他只說輝瑞、強生及莫德納「都好」,但沒有正面回應問題。(AP)

與五年前希拉里的「電郵門」相比,今天特朗普的「中國秘密帳戶」事件,及幾天前拜登之子的「通烏」事件,都沒有引起巨大的社會影響。四年前的大選年,「電郵門」曾兩度升級,一次是希拉里被揭露控制媒體、導演遊行、政治腐敗,另一次是被指責其支持者對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謾罵及錢權交易。時任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在距離大選僅剩10天時表示,FBI在另一起與希拉里無關的案件中,發現了似乎與「電郵門」相關的郵件,於是宣布重啟對「電郵門」的調查——這更似乎構成了希拉里敗選的近因。

儘管特朗普於10月19日在亞利桑那州(Arizona)的圖森(Tucson)在競選集會上向選民喊話,要求FBI調查拜登及其兒子的腐敗事件,但比起過去幾十年來重大的政治醜聞,例如「電郵門」、「水門事件」,本次大選中兩黨陣營互相攻擊更像是互相抹黑的手段——兩方都沒有切實的證據證明對方「通烏」、「通中」,以及「通俄」。

民調方面也沒有因此遇見顯著變化。根據民調公司RealClearPolitics在10月21日的全國綜合民調,拜登的支持率為48.9%,特朗普的是46.8%,與之前相似。在關鍵搖擺州:佛羅里達(Florida),北卡羅來納(North Carolina),亞利桑那(Arizona),威斯康星(Wisconsin),賓夕法尼亞(Pennsylvania)及密歇根州(Michigan),目前均為拜登領先,只有在俄亥俄州(Ohio),特朗普以0.2%微弱的優勢領先。可以看出,民眾對於本次兩黨陣營的互相攻擊,反應並不是很大。進一步講,除非有爆炸性的大新聞公布,否則不會改變民眾目前的投票傾向。

【01app 推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