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特朗普能使共和黨變成代表普羅大眾的政黨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特朗普要麼在與拜登的較量中敗下陣來,將權力拱手讓給民主黨,要麼繼續執政四年。然而,無論哪種情況,他獨特的政治風格和巨大的人氣都將對共和黨的未來產生持久影響。

自80年代以來,美國右派一直遵從一個總體範式:「列根主義」,即共和黨前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推動的思想和政策。從那些年開始,共和黨從未遠離過這一套固定的執念:限制政府、減少稅收和監管、在國內培養勤勞和獨立的價值觀,以及在國外傳播民主。

1981年7月,列根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發表電視講話,概述他的減稅計劃。(列根圖書館)

自列根以來,共和黨總統大選參選人都以同樣的理念吸引選民,直到2016年的「驚喜」:當年,特朗普以完全不同的競選策略贏得總統職位。

2016年的「特朗普化」

在前顧問班農(Steve Bannon)的幫助下,2016年特朗普對美國選民提出了新的主張:他不是減少政府,而是宣稱要減少移民;他不是宣揚責任感,而是宣揚怨恨感;特朗普承諾的不僅僅是低稅,而是更多製造業的工作機會,以及美國白人工人階級覺得自己已經失去的一切:宗教、(也許有的政治不正確的)言論自由、在21世紀美國社會中的地位。

結果,贏了。正如保守派評論家布魯克斯(David Brooks)所指出的那樣,「特朗普和班農採取了一直被鎖在美國右翼的地下室裏、檔次不高的保守主義——以階級為基礎的種族民族主義(class-based ethnic nationalism)——並推翻了列根範式。」

特朗普的出色之處在於他正確地識別出一種廣泛被忽略的情緒:美國選民的階級和種族的怨恨。共和黨選民不再認同列根的熱情,相反,他們感到在自己的國家受到歧視,被當權者拋在身後,因而心懷憤怒。

特朗普前軍師班農,是特朗普2016年勝選的功臣。(GettyImages)

因此,特朗普的勝利為共和黨人迎來了一種新的民粹主義模式——但今天的問題是,這種新的模式能否超越特朗普本人的執政和領導,還是會在2020年大選失利之後逐漸消失?(當然,如果特朗普成功連任,這個問題就要留待2024年再重新發問。)

有強烈的跡象表明,特朗普主義將繼續存在,即使特朗普本人連任失敗。

假如特朗普敗選,普通共和黨選民如今面臨的結構性問題仍然會存在: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白人男性(共和黨的核心選民群體)將繼續面臨工資停滯、良好工作極少、基礎設施衰敗、社會流動性低等問題,同時在新千禧世代(Millennial)的美國中感到越來越不適應。

此外,其他國家保守派的動態似乎證實,某種形式的民粹主義是選舉成功的關鍵。除了特朗普在「鐵鏽地帶」(Rust Belt)州份的成功,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在英國成功地爭得「勞動人民」的歡心,這表明政治右派的未來可能在工薪階層一方。

圖為9月9日英國首相約翰遜離開唐寧街,前往國會出席每周舉行一次的首相答問環節。(AP)

儘管專家們可以認為特朗普實際上並沒有為工人階級做太多的幫助,但這可能並不妨礙他以價值為基礎的政治繼續受到工人階級的歡迎。最近的一項研究對1945年至2010年間41國家的450個政黨的黨綱進行了研究,發現當不平等現象加劇時,右翼政黨更有可能強調基於價值的問題,比如種族、文化或宗教問題。

研究顯示,當選民對價值型代表的「社會需求」很高時,上述的現象尤其如此。這也就是美國的情況:選民不僅對自己的經濟福利非常關心,還對槍支、宗教、移民或家庭價值非常關心。2016年,特朗普似乎找到了基於價值的政治和經濟承諾的完美融合,引起了受挫選民的共鳴。

今年之後,經歷過上述過程的共和黨將何去何從?

在背後主宰美國政治格局的價值對抗和經濟上的不平等,如今都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所惡化:在不久的將來,即使特朗普落敗,共和黨要想在選舉中保持競爭力,將不得不把特朗普的民粹主義組合融入其選舉策略。

通過背離列根的正統思想,特朗普四年前翻轉了共和黨針對工人階級的宣傳話語,恍惚是在高呼「關鍵不是經濟,笨蛋,是社會!」——以價值認同蓋過了經濟等務實層面的議題。無論共和黨人如何看待這種轉變,他們也要像特朗普一樣,為四年前美國白人工人階級湧現出的社會團結願望,拿出解答。

特朗普治選,列根治政

有一個問題使這個總體情況變得複雜起來:特朗普說的是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

在執政而非競選方面,特朗普與以往的共和黨政府並無太大區別。他早就踢走了班農,並將大部分權力交給「第一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和老一輩共和黨人,使他的執政方式與傳統的共和黨主義一致,在放鬆管制和減稅上下功夫。

選舉承諾與施政之間的「有欠和諧」,在政壇上並不奇怪。共和黨作為大企業和最富有的美國人的長期盟友,仍然必須吸引大眾來贏得選舉。

但共和黨能否繼續在民粹主義和列根主義之間玩雙重遊戲?或者說,他們會否真正按照民粹主義價值觀的工人階級方案進行政策計劃,而不僅僅將之當作競選策略?

美國總統大選的第二場電視辯論由於此前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而取消,10月22日的辯論於是成為本屆大選兩位候選人的最後一次對局。(路透社)

有跡象表明,共和黨最終可能會轉向一個以普羅大眾為基礎的政黨。從特朗普當人後,民主黨開始吸引了越來越多來自美國最富有的人的捐款份額,使得共和黨與精英利益的聯繫減少。另外,民主黨將注意力放在價值政治和社會正義運動(BLM、變性人權利等),也會讓社會福利等議題的空間更容易被共和黨侵佔。最後,特朗普自己在2016年到2020年之間的言論可能會迫使他第二屆的政府,或者未來的共和黨領導人真正履行其承諾,否則就有可能同時失去經理階層和工人階級。

鑑於特朗普缺乏整體執政策略,如果他連任,有可能會繼續做相同的東西:對大眾喊出民族民粹主義,對企業和富人提供減稅和自由市場。然而,悖論的是,特朗普在連任四年,可能會讓這種共和黨靠向群眾的轉變變得更有可能,因為特朗普八年的「顛覆現狀」很可能為共和黨打開一條以前不可想像的新道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