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爆發內戰 非洲之角的地緣政治噩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埃塞俄比亞是多民族國家,長期以來一直受到民族緊張關係的困擾,但最近兩年成功的政治和經濟改革使國家穩定。不過,自本月初以來,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Tigray)地區的緊張局勢爆發為公開的軍事衝突。戰鬥已經造成數千人死亡或流離失所,並有可能使整個地區陷入地緣政治的噩夢。

埃塞俄比亞總理艾哈邁德(Abiy Ahmed)因能結束與厄立特里亞長達二十年的衝突而獲得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他還因成功地改革該國的政治和經濟,使國家成為非洲之角地區的強國而受到稱讚。

埃塞俄比亞提格雷地區(紅色條紋)。(美聯社)

然而,他最近面臨着提格雷族的不滿,該民族約佔埃塞俄比亞1.1億人口的6%,但長期以來一直主導着該國的政治和商業。

隨着緊張局勢的加劇,艾哈邁德這次的態度很強硬。在與提格雷地方政府發生多起政治衝突後,11月4日,艾哈邁德將軍隊部署到提格雷地區,將長期醞釀的緊張局勢升級為可能嚴重影響整個地區的對抗。

自軍方介入以來,提格雷不同地區出現大規模傷亡,而上周二,即11月9日,數千名埃塞俄比亞人逃往鄰國蘇丹。政府還宣布提格雷地區進入為期六個月的緊急狀態,互聯網和電話仍處於關閉狀態。

軍事衝突是如何開始的?

提格雷地區的主要政治力量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簡稱TPLF)。雖然它並沒有得到所有當地人的支持,但它組織嚴密,控制着一支有幾十年經驗、裝備精良的軍隊。過去,TPLF統治着該國的執政聯盟——「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簡稱EPRDF)。EPRDF作為一黨制控制了該國30年,直到2018年艾哈邁德在民眾大規模抗議後上台。

今天的衝突主要是艾哈邁德發起的政治過渡的結果。在過渡之前,TPFL出台了一部憲法,將埃塞俄比亞分為九個民族地區,每個地區都有自己的安全部隊、議會和分離權。然而,艾哈邁德在2018年因抗議EPRDF的專制統治而上台時,第一個政治決定之一就是解散EPRDF聯盟,轉而成立了成為「泛埃塞俄比亞」的國家政黨,即「繁榮黨」(Prosperity Party)。

今天的種族衝突也是一場政治衝突,是聯邦主義者(federalists)和聯盟主義者(unionists)之間的衝突。

TPLF拒絕加入繁榮黨後,艾哈邁德經常與提格雷人發生衝突,譬如以腐敗罪名解僱或拘留了許多提格雷高級官員和商人,引起許多提格雷人的憤怒,他們認為這是企圖壓制他們民族並剝奪他們的權力。

因此,今天的種族衝突也是一場政治衝突,是聯邦主義者(federalists)和聯盟主義者(unionists)之間的衝突,也是該國前領導層和新領導層之間的衝突。

局勢為什麼要現在升級?

在過去的兩年裏,雙方都指責對方的挑釁行為。艾哈邁德的政府堅持認為,TPLF一直在全國各地煽動種族暴力,以破壞政治過渡計劃,而TPLF則聲稱艾哈邁德正試圖建立一個圍繞他個人權威的新專制體系。

在此背景之下,今年三月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這些政治挑戰。自疾病開始蔓延以來,民眾的抗議活動遭到了警察越來越嚴厲的反應。隨着政府決定警察要使用實彈、手榴彈和橡皮子彈,艾哈邁德的支持度急劇下降。

今年九月,由於疫情嚴重,政府下令將不久後要到來的全國投票推遲到明年進行,但提TPLF不顧命令,組織地區選舉。作為回應,中央政府的財政部凍結了原該送往該地區的資金,TPLF則稱此舉為宣戰。

本月,由於選舉分歧,局勢空前緊張,艾哈邁德總理指責TGLF試圖從軍事基地竊取裝備。聲稱TPLF已經越過了「紅線」,政府於11月4日派出國家軍隊。

11月5日,埃塞俄比亞東正教基督徒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Bole Medhanealem地區的Medhane Alem大教堂舉行的教堂儀式上點燃蠟燭,祈禱和平。 (美聯社/Mulugeta Ayene)

截至寫稿時,關於所謂的竊取裝備行動和政府回應的細節仍然不明,但在政府出兵後的幾天裏,有媒體報道雙方已有數百人死亡。

儘管英國和總部在埃塞俄比亞州度的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簡稱AU)敦促立即緩和局勢,但艾哈邁德說,在「執法行動」結束並逮捕被其政府視為非法的提格雷地區政府首腦之前,不會有任何談判,並拒絕了國際社會提出的與提格雷地區領導人對話的請求。

衝突將走向何方?

艾哈邁德說,他計劃迅速恢復秩序,但專家警告說,軍事行動很可能會拖延下去。聯合國已經表示,這場日益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可能影響數百萬人。

聯合國駐埃塞俄比亞人道主義負責人薩吉德(Sajjad Mohammad Sajid)告訴美聯社:「不幸的是,這似乎不是任何一方可以在一兩周內解決的事情。看起來這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衝突,從保護平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巨大的擔憂。」

專家們擔心,如果戰鬥持續下去,可能會迫使埃塞俄比亞的鄰國加入衝突。目前,聯合國和在蘇丹的合作夥伴正在為兩萬名難民做準備,但蘇丹國營通訊社SUNA報道說,官員們預計未來幾天將有超過20萬埃塞俄比亞人越境進入蘇丹。因此,蘇丹已經向邊境派遣了超過6000名士兵。

就在提格雷地區北部的厄立特里亞,過去一直與提格雷地區政府不和,一些人擔心他們可能會利用這種混亂情況侵入攻擊。提格雷領導人聲稱,厄立特里亞已經在該地區「開始採取軍事行動」,但厄立特里亞一直否認這些報道。

在國內,艾哈邁德總統選擇用武力解決政治爭端,可能會導致戰火蔓延到其他地區。埃塞俄比亞由眾多不同的民族組成,其中許多民族有自己的自治運動。

阿姆哈拉(Amhara)是與提格雷接壤的地區,長期以來一直對提格雷西部的領土提出要求,分析人士擔心他們可能會試圖從戰爭中獲益,以奪回土地。而在艾哈邁德的家鄉奧羅莫(Oromo)地區,分離主義叛亂分子也在為獨立而戰,並可能因這一局勢而變得更加大膽。

埃塞俄比亞總理艾哈邁德(中)周三(11月4日)下令軍方對抗提格雷地區政府。圖為2020年2月9日,艾哈邁德抵達埃塞俄比亞亞的斯亞貝巴參加第33屆非洲聯盟峰會開幕式。(美聯社)

歸根到底,艾哈邁德通過經濟自由化和廢除專制法律來瓦解數十年來的權力結構的努力,似乎也產生了危險的副作用,助長公開的種族對抗。在過去兩年裏,根據聯合國的統計,這該國已經造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境內流離失所人口。

就像南斯拉夫政府垮台後的巴爾幹地區一樣,埃塞俄比亞從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過渡後,國內 突然爆發許多分裂行動。如果最新的內戰戰鬥繼續下去,這種情況可能變成一場地緣政治的噩夢,可能導致埃塞俄比亞國家解體變成多個相互爭鬥的共和國,並且使非洲之角區域和平崩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