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平叛埃塞俄比亞 中國無人機的非洲新戰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1月18日,埃塞俄比亞政府突然宣布,該國政府軍在北部提格雷州的平叛行動中已取得重大進展。

政府軍在48小時間奪取了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萊以南區域,還攻取了該州最大城市希雷及邊境重鎮阿克蘇姆。這意味着自11月4日以來醖釀的埃塞俄比亞「內戰」大局已定。

對中文世界來說,此次衝突的情報是有限的。很多華文媒體也只是從中國使館披露的細節中,才得知約有近500人的中國企業僱員從11月6日至10日間從默克萊戰區沿12號公路成功撤離,以及此次「內戰」實際上從11月14日才正式打響。

問題也隨之而來,控制提格雷州的當地軍警共有25萬人,北上平叛的埃塞俄比亞政府軍只有14萬人,埃塞當局是如何在四天之內基本控制局勢的?

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地區的戰事主要沿兩條公路展開,其中埃軍在11月18日前後推進至阿克蘇姆後,即將奪取阿杜瓦一線。在政府軍也推進至默克萊以南地區後,沿交通線據守的叛軍已選擇有限,與此同時,從阿薩布起飛的無人機還在持續轟炸。

近兩年來的戰例已經給了外界重新認識低技術戰爭的另一層視角。在2019年的利比亞內戰、2020年2月的敘利亞衝突以及9月至11月的納卡戰爭中,作戰雙方多次利用自殺無人機、偵查無人機和察打一體無人機控制了戰場態勢。

埃塞俄比亞內戰也不例外。此前,英國廣播公司已在2018年發現,埃塞俄比亞的盟友阿聯酋已在厄立特里亞的阿薩佈設置前線機場,並於當年8月3日後將第一批中國製造的「翼龍-2」型無人戰機長期佈置在此。

到2020年, 提格雷州反對派發言人瑞達(Getachew Reda)即在11月15日於其社交網站上指出,阿聯酋派駐在這裏的「無人機」有效介入了戰場局勢。瑞達強調政府軍在15日前後的行動中得到了阿聯酋的「無人機支持」,還點名了阿薩布基地。

在埃塞俄比亞內戰2020年11月中旬正式打響前,很多民眾已經提前逃亡,點擊看解說

對此,裝備層面停留在70年代的提格雷叛軍只能以火箭彈等武器向政府軍和厄立特里亞控制區發動示威攻擊,但此舉除暴露叛軍火力,並使之被無人機定點攻擊外,並無更多實際效果。此次作戰也讓「翼龍-2」的成功戰例又增添了一筆。

自2019年9月至11月間的利比亞無人機大空戰之後,這場包括1,040次無人機攻擊的行動讓「翼龍-2」不僅取得了擊毀12架土耳其「旗手」(Bayraktar)無人戰機的戰績;從2017年起,同時使用「翼龍-2」、美國MQ-9、南非Seeker400和該國自研的聯合40等各種無人戰機的阿聯酋,也在戰場上進一步確認了「翼龍-2」的真正價值。

到2020年,「翼龍-2」型的售價約為200萬美元,較之此前的100萬美元略有提升。與此同時,MQ-9的外銷價格約為3,000萬美元,三機一組的Seeker400系統外銷價約為1,400萬美元,這使得「翼龍-2」雖然漲價,但在同類型商品中仍顯價廉物美。

此外,阿聯酋軍方裝備的「翼龍-2」型不僅可以攜帶6枚大型導彈或是12枚小型制導炸彈,時速為370公里;還可搭載四枚激光制導導彈或兩枚大型制導炸彈,最大飛行速度每小時460公里。由於該機最大航程4,000公里,武器最遠射程10公里,這種實際作戰能力也讓一些非洲、阿拉伯國家選擇購買「翼龍-2」以替代其逐漸老化的固定翼作戰飛機。

不過,操作「翼龍-2」需要的電子技術相關人才還是讓很多有意購買的國家最終望而卻步,譬如埃及曾在2018年12月計劃購買一定數量的「翼龍-2」無人機。但這筆交易最終還是未能落實。

到2020年11月,「翼龍-2」才迎來第二個實際用戶,即同樣急於平叛的尼日利亞:11月10日,尼日利亞空軍發言人達拉莫拉(Ibikunle Daramola)將軍正式宣布,尼日利亞已成為繼阿聯酋之後,第二個使用「翼龍-2」型無人機的國家。

事實上,「翼龍-2」的交易與使用只是中國產品出口海外的一個例子。同在無人戰機領域,中方還有賣家更多的「彩虹」系列,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埃及、約旦、塞爾維亞等均購買該型武器充實國防。此外,中國一些軍工企業甚至民營企業也在研發不同類型的大型無人機,這可能不僅僅證明了中國軍民融合戰略的成功,也展示了中國產品在全球產業鏈上的全新位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