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脫歐時代內外交困 約翰遜的第一步:擴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英國內外交困之際,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11月19日宣布將在未來四年增加165億英鎊的軍費,這是英國在冷戰結束以來的最大規模軍費擴增。「撤退的年代已經結束了!」約翰遜宣稱道,「現在是升級軍力、提升國際影響力、引領新技術和保衛我們的人民的時機!」

這就是約翰遜對於英國在脫歐後的願景——一個財力和軍力更加強大、在新世界格局擁有更重要話語權的英國。他在去年競選首相時,就承諾要對英國的安全、外交、國防和國際發展政策進行二戰後最大型的「綜合審查」(Integrated Review),並計劃在審查結束後推出野心勃勃的國防升級計劃,包括擴張皇家海軍、優化核武器系統等,希望能維持英國相對尖端的軍事水平。

這筆額外的撥款將用於建立國家網絡部隊、太空司令部、人工智能作戰部等。這對於亟需資金的英國軍隊來說,可謂是解了燃眉之急。正如工黨影子國防大臣指出,英國自2010年以來軍隊人數減少了四分之一,軍費削減了70億英鎊,「軍隊現代化」的速度也落後於其他大國,例如互聯網時代必備的網絡部隊,已運轉3年了仍未正式掛牌成立。

英國軍隊11月幫助進行新冠檢測。(美聯社)

新資金也將進一步推動英國的太空部署。英國在脫歐之後失去了對歐洲「伽利略」(Galileo)衛星系統的使用權,該國本在2018年決心自行設立衛星系統,但由於成本過高,不得不在今年9月承認將另尋他路。不過,新的太空司令部的成立,证明約翰遜政府對於太空戰略依然具有雄心,该司令部將负责最早在2022年發射火箭至地球軌道,這將是英國自1971年在澳洲發射「黑箭」(Black Arrow)衛星運載火箭之後,時隔半世紀再次發射本國火箭。

疫情脫歐兩座大山

儘管提高軍費對於英國的長遠發展有利,但在疫情和脫歐這兩座大山下,這份軍費擴增計劃仍顯得有些不合時宜。英國目前財政十分緊絀,據統計,政府已在抗擊疫情方面花費了1800億英鎊,路透社估計延續至明年3月的保就業計劃還將再耗費至少150億英鎊,加起來相當於去年國民生產總值(GDP)的9%。但儘管投入了巨額抗疫資金,英國經濟還是與其他大型經濟相比受創更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本月初預期,英國今年GDP可能收縮10.4%,在七國集團(G7)中表現墊底。

在國庫緊張的情況下,財政部自然對於軍費擴張計劃頗為猶豫,財相辛偉誠(Rishi Sunak)在10月底談判時,原本只願意先在明年增加19億英鎊軍費,而約翰遜堅持要求未來四年增加150億英鎊,國防大臣華禮仕(Ben Wallace)更是要價200億英鎊。在三方激烈博弈後,最後還是財政部做了讓步,同意在未來四年額外撥款165億英鎊,這對於明年預算為415億英鎊的英國軍方來說,相當於每年10%左右的增幅。

年僅40歲的財相辛偉誠今年2月才走馬上任,在與首相府就財政預算談判中處於下風。(美聯社)

為了收支平衡,財政部不得不拆東墻補西墻,計劃將海外援助金額從GDP的0.7%減少至0.5%。約翰遜政府上月還一度打算取消給學校聖誕節假期的免費午餐計劃,但在強烈輿論反對後終於作罷。在軍費新聞出爐後,英國國家兒童局的行政總裁Anna Feuchtwang諷刺地回應道,「如果政府能額外撥款給國防部,那麼肯定也有錢幫助處於危機之中的兒童。」

更迫在眉睫的是,雖然約翰遜希望通過一支更先進的軍隊來提升英國在脫歐之後的全球地位,但一旦英國無法與歐盟達成自貿協議,最後「以無協議」分手告終,其脫歐後的自身實力和全球影響力自然都會大打折扣。目前距離英歐貿易談判的最後期限不過40天,且因為協議需要翻譯成歐盟23種官方語言經歐洲議會批准,有歐盟高級外交官11月16日(本周一)就悲觀指出,目前已經太遲,而如果雙方在11月23日(下周一)的新一輪談判中仍然無法達成共識,英國明年1月1日很可能將迎來硬脫歐的噩夢。

而目前看來,約翰遜政府仍在使用慣用的邊緣政策(brinkmanship),希望通過愈發臨近的談判最後期限逼歐盟讓步,例如他近月一直放話稱「正在為澳洲模式(即無協議脫歐)做準備」,對歐盟施加壓力。但歐盟態度已因英國9月執意通過的《內部市場法案》而更為強硬,法國、荷蘭和西班牙等國的外交官紛紛指出,不會眼看歐盟做出太多讓步,如果最終協議比硬脫歐更糟糕,各國領袖必須介入阻止。

英國反脫歐人士11月底9日在英歐談判地址外示威。(美聯社)

內斗後顯主導權

而在如此內外交困的處境下,約翰遜仍堅持推進軍費增長,這固然是籌備已久的計劃,但也興許是為了在上周的首相府激烈內鬥後,顯示自己的主導權。上周五(11月13日),約翰遜的首席軍師甘明斯(Dominic Cummings)和通訊主管凱恩(Lee Cain)與約翰遜未婚妻西蒙茲(Carrie Symonds)就人事任命發生了激烈衝突,這也是首相府內兩派不合已久的勢力的最嚴重鬥爭,最後以甘明斯和凱恩的辭職告終。

這場政壇大地震讓外界對首相府內的混亂失序深感憂慮,也讓本已對約翰遜一系列政策失誤不滿的保守黨議員更加擔憂其施政能力。約翰遜19日在下議院的演講,似乎有意證明自己仍然有能力帶領英國在後脫歐時代走向輝煌。

但他描繪的英國在新世界秩序中承擔更重要角色的美好前景,卻與英國目前因抗疫不力不得不進行的第二波封城、以及無協議脫歐陰影形成鮮明對比。英國的脫歐過渡期即將在忙於應付疫情中完結,明年1月1日將踏入新的、充滿未知後脫歐時代,約翰遜是否能實現他自2016年脫歐公投之時就許諾給國民的美好承諾,只能時間給我們答案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