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觀察】官場、紅會及其他:一場危機一面照妖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兩個多月,已造成近萬人感染,超過兩百人死亡,至今仍未見消退迹象。1月31日凌晨,經過6個多小時的激烈討論,世界衛生組織更宣布將武漢肺炎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對中國和世界來說,更大範圍的社會衝擊勢所難免。在此情形下,世界衛生組織儘管在這次討論中肯定了中國社會上下的表現,但也許「並未」注意到當下的中國社會是如何看待他們的政府以及其他社會力量的表現的。

武漢市民因為防控疫情減少了外出,街上行人不多。(中新社)

在中國社會上下飽受疫情蔓延的威脅,或選擇自治「封村」「封城」,採取種種措施自我隔離甚至為此做出更多犧牲;或同仇敵愾,捐錢捐物馳援武漢時,疫情發源地湖北省官員的表現與此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面對十萬火急的疫情,湖北省以及武漢市黨政要員是否存在故意隱瞞疫情,要求演員新春前夕帶病表演諸類情形姑且不說,單單是當地官方指揮中所表現出的信息混亂、遲疑怠惰、顢頇無能便已經令人觸目驚心了。

地方「一品大員」,身為湖北省長的王曉東數次出席早有準備的新聞發佈會,竟然「忙碌」到對湖北全省至關重要的口罩產能都三番五次口誤。這僅僅是口誤嗎?要知道按照其描述,他這幾日可是風裏來雨裏去不斷奔走在一線的,具體數字一時應答不上尚可說得過去,總不至於產能的「數量級」也完全搞不清楚吧!搞不清楚產能,可是要誤大事的。

湖北高層如何一而再再而三誤判形勢、貽誤戰機,可見一斑。

新聞發布會上,王曉東將仙桃市年產108萬個口罩說成108億個。(資料圖片)

人們猶記得他日前金口一開,對外宣稱湖北物資和生活用品供應充足,而面對收治疫病病患的醫院早已哀嚎一片,不日即改口承認供應發生困難,「醫療物資保障很緊缺,不僅武漢及周邊城市存在短缺,全省其他地方普遍嚴重不足」。孰為可信?

當然,王曉東不是專家,就如剛剛被中央督察組逮個正着的黃岡市衛健委主任唐志紅所言有專人負責收治自然可以不知道不清楚定點醫院收治能力和具體床位數,所以,這不是王曉東一個人的問題。於是,整個官僚機器上下每個人都是如此眼高手低、慵懶怠惰,一旦危機如洪水襲來,頓時慌亂無措,坐觀亂局,哪能不出錯?這恐怕也是湖北省官場的傳統和常態吧!

中央指導組派出的督查組,到黃岡市拍攝督查核查情況,市衛健委主任唐志紅,竟對防控疫情相關的提問一問三不知。她其後遭免職。(視頻截圖)

果不其然,山東壽光捐贈的數百萬噸蔬菜一旦踏入武漢即被分送各大商場變賣,外界追索捐贈物被售賣的原因,原來又是當地商務局的主意。輿論義憤填膺之下,武漢商務局似乎給出了一個不錯的解釋,宣稱售賣是為了避免浪費,所得款項將移交武漢紅十字會。反正總歸是抗擊疫情的,也罷。然而,武漢紅字會拒絕「背鍋」,宣稱從未參與也為收到任何捐助。打臉如此,這武漢市政府的協調無能已經可以說不必明言了。

更加天怒人怨的是,地方政府應對疫情捉襟見肘,反而在應對輿情上駕輕就熟,相當高效。從最早期的8名造謠者發文預警,到今天鋪天蓋地的言論封殺,甚至包括《湖北日報》記者質疑湖北當權者也遭「封口」,湖北省的輿情打擊可謂是有點有面,可圈可點。

而忙起來慌亂的也不僅僅是湖北政府。坦白說,大災大難面前,紅十字會等慈善組織的確從未缺席,但是,紅十字會和慈善捐助早已將人們的信任和熱情揮霍殆盡。一邊是武漢協和醫院等收被感染病人的湖北一線醫院全線物資短缺,「不是告急,是沒有了,即將全部用盡」的一線醫務人員呼告言猶在耳。

而另一邊則是至今依然坐等所謂指揮部命令的湖北省紅十字會非但「鎖死」捐款只進不出,甚至還將1.8萬隻KN95口罩當作「聊勝於無」的物資捐贈給了本來專事整形和生殖系統的莆田系醫院武漢仁愛醫院。在回應輿情的公告中,湖北紅十字會只是承認工作疏忽,錯將「1.8萬」寫成「1.6萬」,誤將「KN95」寫成「N95」,只是回應了該醫院主動參與新冠肺炎防治工作的請求。一切似乎順理成章,一切似乎無懈可擊,然而湖北紅十字會只是看到了仁愛醫院的「赤子之心」,卻唯獨看不到如今正在超負荷的其他醫院早已彈盡糧絕,防護服反覆穿嗎?

更令輿論意難平的是,湖北紅十字會歷次捐贈撥付款項賬目不明、錯漏百出,在被人們發現並指責後當即將滿是漏洞的「公益項目」一欄干脆刪去。其規避輿論監督可以做到如此果決也算是出類拔萃。

當然,我們也不必僅盯着武漢、盯着湖北的錯,在這樣人命攸關的時刻去製造話題,「干擾」大局。只是疫情猶有緩解甚至消退之時,而唯獨長期官僚化的地方政府和所謂慈善組織卻要普通人們一而再再而三地吞下惡果,實在可歎可恨。原本人們以為17年前的SARS疫情可以讓政府警醒提升危機應對能力,原本人們以為經歷郭美美事件等包括紅十字會在內的慈善組織可以痛定思痛,然而,現實告訴人們,這想法太過天真、太過樂觀。

武漢人動情地說,「我們的城市生病了」。的確,看來不但病了,病得還不輕,還很徹底。只是這也不只是武漢一城一地的「病」,武漢乃至湖北僅僅是一個縮影。中國龐大的官僚機器似乎總是那麼健忘,好了傷疤忘了痛,是承平太久總是讓人麻痺嗎?恐怕一部機器總是感覺不到鞭子抽打,每個「部件」都覺得如撓癢癢一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