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確診病例近2萬杯水車薪 武漢防疫為何「慢幾拍」?

撰文:趙觀祺
出版:更新:

國家衛健委最新數據顯示,2月10日,內地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個案確診累計42638宗,累計治癒出院3996宗,累計死亡病例1016宗。與此同時,全國多地包括北上深廣都已實施「封閉式管理」,嚴格控制小區人流出入,以及要求企業做好防疫措施。
「封閉式管理」最早見於湖北黃岡,當地政府於2月1日宣布限制居民外出,其後各地相繼仿效,但直到10日,被視為疫情源頭的省會武漢才加以效法。單從官方文件的字裡行間,外界看不出市領導拖了這麼久的原因,然而根據武漢疫情趨勢,尚可大致推測一個前因後果。

武漢在1月23日封城,當時就有專家指「封得太遲」,對控制市內疫情於事無補;港大研究便推算,於25日已有超過7.5萬名市民被感染。到了2月11日,官方數字顯示,武漢的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1.8萬宗,而以如此大規模的爆發,足以壓垮任何醫療系統,連基本接診應診都做不來,更何況是逐區排查?

2月10日,武漢市宣布小區實施「封閉管理」。(資料圖片)

新增床位追不上新增病例

擺在武漢領導層的現實是,大批醫護人員被感染或不勝負荷,物資極度短缺,患者的病死率(4.05%)冠絕各地。然而火神山、雷神山、方艙等名字經常出現在傳媒報道,官方不是火速建成了重症醫院和輕症收容所嗎?

這些新建設施加起來增加約1.5萬張床位,假設超額運作可容納2萬人,再假設每日新增病例降至1千左右,如此就按官方數字一加一減,床位不用一個月就會被消化殆盡。須知道現在還有舊病例未處理,亟須移入治療,而新增病例的速度,預計短期內都比治癒或病死的速度快,沒法旨意騰空床位。

杯水車薪,武漢的情況不是簡單空投人力物力就能解決:誰來幫醫護拆箱、點算和紀錄捐贈物資?誰來檢查捐贈物資的品質高低?誰來統一協調數以千計的志願人員?內地缺乏地方民間組織作社區助力,在地監察實況、匯報資訊和分配資源,結果一切就靠官方幹部和官方慈善機構行事。

▼按圖學會選購正確口罩,及其他防疫小知識

+1

官方防疫組織飽受抨擊

在疫情曝光和急轉直下後,武漢官僚受盡千夫所指,圍城之內士氣可想而知,市長周先旺便一反官場常態,暢所欲言,矛頭直指上級機關:「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要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

作為官方慈善機構,紅十字會更是為人詬病,風評比當地官員還要差。被指有大靠山的「莆田系」醫院多年來捲入諸多爭議,卻獲湖北紅十字會配給萬計口罩,數量比前線醫院所得更多;繼而有男子駕駛武漢市政機關車輛,從市紅十字會倉庫拿走一整箱口罩,公然表明是領導需要。

由此可見,從人力物力、士氣和組織力,武漢明顯要有待疫情減退,以及指令架構重整,才可以再站穩陣腳。難聽一點說,事情走到這個地步,就只能寄望「一刀切封堵」以期阻止傳染圈擴大,至於換上微觀管控如逐區排查,實際上相對成本就較高了。

↓↓點擊下圖睇各款口罩抗疫能力↓↓

+24

圍城慘劇頻出增輿論壓力

武漢市內不時傳出慘劇消息,市民或是困在家中交叉感染或是重病臥床在家等死,或是未及入院便病逝。市領導在輿論壓力下,一直承諾清查病例,但實質行動就主要靠線上報料和線下抽查,至如今終於採取「封閉式管理」,大概也是為了回應慘劇觸發的洶湧群情。

相比其他縣市公布行動計劃,列明「封閉式管理」的準則和方式,武漢的防疫通告就空泛得多:「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和一級回應相關要求,決定自即日起在全市範圍內所有住宅社區實行封閉管理。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或疑似患者所在樓棟單元必須嚴格進行封控管理。」

無論如何,武漢弄到如斯田地,隱瞞真相的各級機關實在難辭其咎,實則迄今已也有多名官員被罷免。不過隱瞞實情的又何止武漢和湖北呢?疫情爆發之初,全世界就只有武漢、香港和海外地區錄得病例,直到1月20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防疫之後,病毒才忽然「不再愛國」,各地病例火速暴增。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