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衝突|陣亡解放軍家書曝光 有官兵殉職時距榮升人父僅差4月

撰文:陳進安
出版:更新:

中印兩軍部隊去年6月在拉達克有主權爭議的加勒萬河谷爆發流血衝突,《解放軍報》日前終於首次證實有4名解放軍死亡,他們均被追授榮譽稱號及一等功。
隨着內媒跟進,一眾陣亡軍人的生前細節曝光,例如大學應徵入伍的肖思遠在犧牲當天,還憧憬着聚得心上人的未來;王焯冉偷偷報名入伍,執行任務前亦寫下家書訴說親情;至於陳紅軍,則還有4個多月就要身為人父,惟最終未能見孩子一面。

加勒萬河谷衝突現場(點擊大圖瀏覽):

+7

原定今年辦婚事 肖思遠獲父讚十分孝順

在犧牲軍人中,肖思遠、王焯冉都是1996年出生的河南人,其中肖思遠來自新鄉延津縣,本身是河南農業職業學院汽修2014級3班的學生,他2016年5月時在學校看到徵兵通知,於是應徵入伍。

在肖思遠老家石婆固鎮東龍王廟村,家屬透露在家中排行老大的肖思遠從小就備受老人和父母關愛,在鄭州上大學時,他一到暑假就打工賺學費,即使回到家面臨十幾畝地的農活也從無怨言。肖母劉利霞表示,兒子很懂事,當兵期間因回家次數少,通常只能靠電話溝通,但他都光哄家人開心,自己的苦和累則隻字不提。她進一步稱,前些天自己天天夢到兒子,現在似乎還對手機產生幻聽,總以為是兒子來電。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5月7日,正在值守的肖思遠趁母親節前夕,透過微信給劉利霞轉發520元的紅包表達愛意,詎料一個月後便離世。今年除夕夜,劉利霞還是向兒子發了一個永遠收不到的紅包,「雖然知道再也不會接收了,還是沒忍住」。

推薦閱讀:軍媒首證4名解放軍陣亡:為救戰友衝入石頭雨、棍棒陣

肖父肖勝松則介紹,兒子十分孝順老人,例如曾祖父在世生病時,他一連十多天晚上都守候一旁照料,後來曾祖父去世,他只要回家探親都會去為曾祖母刷鍋刷碗。肖勝鬆眼泛淚光表示,去年受疫情影響,兒子的婚事沒有辦成,本來準備延至今年舉行,誰知今後再也辦不成。而兩老只在肖思遠的銀包見過兒子女友的照片,至今還不知道女方的名字。

據報道,肖思遠犧牲當天還憧憬着未來,他曾表示女友對自己在部隊的工作十分支持,自己也想娶她,「給她做一輩子的菜」。後來,同胞們在整理遺物時,亦發現肖思遠在一篇戰地日記中抒發情懷:「走在喀喇崑崙,我們就是祖國的界碑,腳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祖國的領土,無比自豪!」

河南農業職業學院的楊老師表示,大學生應徵入伍對個人專業能力和綜合素質要求都較高,而肖思遠一定是很優秀。周五(19日),該校官微發文《寧將鮮血流盡,不失國土一寸》致敬肖思遠,並提到「青春熱血灑崑崙,赤膽忠誠只為國」,學院全體師生向英雄致敬。

推薦閱讀:央視公開加勒萬河谷衝突現場片段 團長祁發寶血流披面

王焯冉偷偷報名入伍 撰家信訴說親情

與肖思遠同齡的王焯冉,來自漯河市城鄉一體化示範區黑龍潭鎮土城王村。其父王恒召透露,兒子是2016年偷偷在網上報名入伍,事前完全沒告知家人,並認為不去的話會後悔一輩子。不過家人知道後,都表示非常尊重他的決定,「覺得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理想了」。

當兵4年,王焯冉只在2018年回過一次家,當時全家都非常高興,覺得他比入伍前強壯了不少。王恒召邊流淚邊透露,本來兒子和他們約定好去年9月會回家,詎料在6月份就出事。

+1

而王焯冉最後一次執行任務前,曾為家人留下了一封家書,以表達思念。他在信中稱:「奶奶,這麼長時間裡我最牽掛的就是您,孫子這些年一直想讓您好好享福,可是我卻一直不在家……爸媽,兒子不孝,可能沒法給你們養老送終了。如果有來生,我一定還給你們當兒子,好好報答你們。」

家書並非只有王焯冉寫過,王恒召回憶,其實兒子剛剛入伍時,家人也曾給兒子部隊寄過一封家書,「現在你爸每晚都看軍事節目,每當看到新兵訓練時,他說彷彿看到了你一樣」、「孩子,加油、努力,爸媽永遠支持你」。據中國軍網報道,當時剛到部隊未滿50天的王焯冉沒讀幾行,就已忍不住淚流滿面。

王恒召最後談起兒子被追記一等功時表示,自己為有王焯冉這樣的好兒子感到驕傲。

陳紅軍還有4個多月便榮升人父 妻:要讓孩子像爸爸

來自甘肅省隴南市兩當縣的陳紅軍生於1987年,2009年6月從西北師範大學心理學專業畢業後,本已通過公安特警招錄考試的他決定放棄從警,應徵入伍,後來成為全團乃至全師最年輕的營長之一。

據高中同學回憶,出身農村的陳紅軍學習刻苦,尤其數學成績突出。其所在營的官兵則透露,陳紅軍非常重視自己職責,「他最喜歡的,似乎除了工作還是工作」。西北師大官微在陳證實陣亡後,亦專門發文向其致敬,「衛國戍邊英雄,永不褪色的界碑」。

+1

陳紅軍殉職時,他31歲的妻子正懷孕5個多月,甘肅省軍區、省市縣退役軍人部門為此積極與陝西省方面協調,為其妻安排車輛往返接送、醫院綠色通道的服務,同時讓其待產期間全程在西安市西京醫院做醫院護理。另外,得知陳妻為聲樂專業碩士研究生畢業惟未就業時,甘陝兩省也主動對接教育部門,協調其到西安音樂學院擔任教師。

最終,陳紅軍的兒子陳瀟楠在去年10月25日出生。陳紅軍妻子表示:「我要把孩子好好養大,讓他成為像爸爸那樣的人。」

陳祥榕為最年輕死者 姊讚其自小就獨立更像哥哥

生於2001年的陳祥榕為4名陣亡軍人中最年輕者,老家位於寧德市屏南縣甘棠鄉下山口村,由於父母遠在海南種植芒果,因此他和姊姊陳巧釵早年一直由祖母照料。

+1

在陳巧釵看來,雖然姊弟二人相差6歲,但弟弟從小就很獨立、有主見,很多時候更像是個哥哥般照顧一家老小。在就讀初中時,陳祥榕有次騎車不慎摔斷手臂,但還是一聲不吭回家,直到翌日手臂嚴重腫起才趕緊被帶到醫院打石膏,「他就是不想給家裹添負擔」。

陳祥榕從小就以當兵為目標,2019年高中畢業後就報名參軍,還堅定表示要去就去最艱苦的地方。而到部隊後,孝順的他逢年過節都會給祖母寄錢。

得知噩耗後,陳巧釵表示家人至今還不敢告訴已84歲高齡的祖母聽,害怕其受不了打擊。近期,老人經常打聽愛孫的消息,惟家人只敢謊稱陳祥榕仍在前線,還立了功,被送去讀書,以後都不能常回家。

(綜合報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