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人財兼備 全美步槍協會左右管制政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你想拿走我的槍,必須從我冰冷、死亡的手中取走!」晚年出任「全美步槍協會」(NRA)主席、曾主演《賓虛》的金像影帝查爾登希斯頓(Charlton Heston)曾如此捍衛自己的擁槍權。

在槍械氾濫的美國,雖然不少人主張加強槍械管制,卻敵不過全美其中一個最龐大的政治遊說組織──NRA。NRA坐擁巨額資金及動員能力足以影響政治走向,即使民選政客也要忌它三分。

成立於1871年的全美步槍協會(NRA),本來只是一個康樂組織,旨在「在科學基礎上,推廣及鼓勵步槍射擊活動」,20世紀開始涉足政治。與現時世人對它根深柢固的印象不同,NRA並非一開始就反對槍械管制,例如它在1934年和1968年先後支持「全國槍械法案」和「槍械管理法案」,同意加強槍管。

卡特出任NRA執行副主席期間,NRA在槍械問題上的立場愈趨頑固。(美國國家肖像畫廊)

以政治捐款增影響力

出人意表的是,槍械管理法案通過後,NRA內部出現反彈,不少會員對日漸收緊的槍管感到不滿。NRA分別在1975年及1977年成立「立法行動組織」(ILA)和「政治行動委員會」(PAC),除了進行政治遊說,同時透過捐款影響國會議員。主張維護槍械權益的卡特(Harlon Carter)在1977年至1985年出任NRA執行副主席期間,這個組織在槍械問題上的立場愈來愈頑固。

NRA的政治影響力表現在它的資金和會員人數兩方面。根據估算,NRA每年開支約2.5億美元,遠超美國所有控槍組織的總開支,而NRA每年用於政治遊說的款項約為300萬,但這只是記錄在案的政治捐獻,以PAC或獨立名義作出的捐獻,難以精確計算。

會員人數眾多 擁槍為身份象徵

NRA的會員人數也相當多,形成強大的政治勢力。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2012年底發生槍擊案後,NRA曾宣稱擁有近500萬會員,儘管數字略嫌誇大,但專家相信應該也有近300萬。會員當中有不少社會精英,包括共和黨籍前總統列根、老布殊及前副總統候選人佩林(Sarah Palin)等。

列根是NRA成員,他在1981年差點遇弒身亡。(網上圖片)

大部份發達國家的槍械管制極為嚴格,民眾亦認同這是理所當然,但美國情況卻沒這麼簡單。皮尤研究中心今年7月公布的調查顯示,NRA會員確實與別不同,足以成為強化槍管的阻力。在受訪NRA會員中,超過52%聲稱擁有最少5支槍,遠多於非會員的24%;NRA會員參與打獵及進行射擊活動的頻率亦遠高於非會員。

調查同時顯示,槍械似乎是NRA會員生命中的重要組成部分,45%會員聲稱擁槍對他們的「整體身份認同」非常重要,只有20%非會員持有同樣觀點;幾乎所有受訪NRA會員認為擁槍對個人自由是必不可少,認同這個看法的非會員只有70%。

會員持有這樣獨特觀念,為NRA進行遊說工作提供強大的民意基礎,無論在州政府或聯邦政府層面,它都竭力反對限制槍權的法案。例如曾要求警方不要銷毀充公得來的槍械,應該把它們轉售,以免造成浪費。NRA不單反對槍管,甚至鼓吹擴充槍權,包括容許民眾在大多數公眾場所持槍。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發生後,共和黨議員與民主黨人齊聲譴責暴力,但從過往的事例可見,前者一旦被要求支持加強槍管,往往口惠而實不至。《紐約時報》早前公開國會議員接受NRA捐款的名單,不論在參議院還是眾議院,接受最多捐款的頭十名政客都是共和黨人,高踞「榜首」的是資深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金額超過770萬美元。

為政客槍管言論評分 

除了直接通過捐款影響政客,NRA也擁有其他左右政治的手段。它要求會員根據每位眾議員或參議員候選人過往就槍管的言論評分,NRA收集數據後再整理出一份「指南」,根據A至F為政客評級,會員因而獲得投票的依據。由於NRA有很多會員,共和黨自然不敢得罪,而主張加強槍管的民主黨政客也知「分寸」,以免過度影響選情。

NRA素來以憲法第二修正案為「護身符」,只要有政客要求收緊槍械管制就被指違憲。當然,這並不代表NRA能為所欲為,它亦須為鼓吹槍械文化承受道德壓力和指摘。與過往槍擊案後情況相似,賭城慘劇發生後,NRA的社交網站停止更新並拒絕記者採訪,試圖避開質疑聲音。

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後,NRA執行副主席拉皮爾(Wayne LaPierre)長達一星期沒露面,他後來召開記者會,拒絕支持收緊槍管,把槍擊案歸咎電影、電腦遊戲甚至饒舌音樂。監察NRA長達28年的「停止槍枝暴力聯盟」執行主任赫洛維茲(Josh Horowitz)形容:「他們的計劃是避開媒體,直至(槍擊案)新聞淡化,再找出其他原因來譴責。」

拉皮爾往往在大型槍擊案發生後,拒絕露面一段時間。( Getty Images)

「槍不殺人,是人殺人。」美國前總統列根這句話被擁槍派奉為金科玉律,當地每次發生槍擊案,類似論調總會出現。在辯論過程中,擁槍和控槍派各說各話,最後無疾而終。

紐約州立大學奧斯威戈分校學者席爾德克勞特(Jaclyn Schildkraut)接受《香港01》訪問時認為,美國槍械文化某程度上已常態化,甚至合理化,民眾對此感到麻木。她並未直接點名批評NRA,但表明假如要減少槍械暴力,雙方均須作出妥協,一方面保障社區安全,另一方面,容許守法的民眾履行第二修正案賦予的權利。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