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專家聚01】阻力重重 美朝峰會未許樂觀

撰文:卓朋序
出版:更新: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早前同意在5月底前,會見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消息震撼全球。不過,這場備受矚目的峰會其實很多細節都不太清楚,就連能否成事也是一大疑問。慶熙大學亞洲研究所所長貝一明(Emanuel Pastreich)早前接受《香港01》記者採訪,談及美朝對話的阻力,以及其他相關議題。

01:香港01記者貝:貝一明

01:你對於可能到來的「金特會」有什麼判斷?

貝:如果有國際社會的介入,促成多方對話,並且保障協議的效力相當於或強過伊朗核協定,而不只是一場政治秀的話,這場對話有希望發生突破性進展。但如果舞台上只留下特朗普和金正恩這兩位全球最不受信任的領導人,樂觀便無從談起。

貝一明形容,特朗普和金正恩是全球最不受信任的領導人。(視覺中國)
01:許多聲音,尤其是韓國進步派認為:這次見面將打破朝鮮半島的「冷戰格局」,請問你對這樣的期望怎麼看?

貝:我認為這樣的想法幼稚且不可靠,但相關努力卻將促使這一歷史性峰會成功。韓國進步派忽視了特朗普政府內對華強硬派的崛起。

我們看到美國方面做出越來越多的挑釁動作。實現朝鮮半島統一的關鍵,在於中美兩國的長期合作。除此之外,所有努力都可能一夜之間化為烏有。

01:截止3月13日,朝鮮官方仍未對「金特會」做出回應,請問你怎麼看?(編按:直至17日,平壤仍未就峰會正式表態。)

貝:我並不清楚,但雙方可能正進行一系列秘密談判。我不認為朝鮮官方沉默是件好事,特朗普可能又反悔見面的決定,這是我們要預料到的。

01:你是否認為韓國藉斡旋朝鮮同美國,增強自己在國際政治中的地位。如果是,你覺得韓國到目前為止表現如何?

貝:毫無疑問韓國在做類似努力,有些努力看來卓有成效,也有些值得懷疑。我個人認為韓國不批評安倍晉三和特朗普是個錯誤。他們都曾發表種族主義和軍國主義言論。當然,韓國需要同他們合作,但我認為應保持一些距離。

(左至右)韓國總統文在寅、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青瓦台)
01:外界好奇這場對話會什麼時候,在哪裡,用什麼方式舉行,也好奇誰會出席對話。你認為最終的安排會是怎樣的?

貝:我希望等這場對話確定下來後再談。到目前為止,我的美國朋友仍覺得這場對話不會發生。

對韓國而言,他們要促使雙方互動,愈多愈好。我個人認為雙方互動要從州長一級開始:地方政府對地方政府,也可能是姊妹城市間的交流,這樣的互動會好一些。

01:目前,美國政府似乎對對話謹慎樂觀。你認為在實現對話的過程中,會有哪些阻力?

貝:我認為最大的阻力就是華盛頓跋扈的態度。我們看到華盛頓對外交和國際法越來越無興趣,轉而頻頻談及軍事。這樣的趨向令人憂慮。

貝一明認為,華府態度跋扈,是美朝對話的最大阻力。(網絡圖片)
01:你認為在這輪外交過程中,中國、俄羅斯和日本會扮演怎樣的角色?

貝:周邊國家在維護持久和平的過程中將扮演重要角色。中國、俄羅斯和日本可以也需要介入其中,但介入的方式需要改變。我們要擺脫對高層對話的依賴,轉而尋求廣泛的民間、學界和藝術界交流。這樣才能讓和平成果不被逆轉。

01:你認為這次會談,同1994年金正日和美國特使的會面,有什麼不同?

貝:從美國不再遵循國際法框架開始,他們便不再仰賴外交,也不尊循《擴不散核條約》,無論在國內還是對其他國家。特朗普治下退出《巴黎協定》,並威脅廢除伊朗核協定,令事態更為惡化。

01:你覺得今次美朝對話與金正日1994年前與美國代表的會談將有甚麼不同?如果雙方如當年一樣再簽訂一條核框架協議的話,內容及實踐上會否比當年更佳?

貝: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強大的聯合國體系,以保證條約符合《聯合國憲章》的規定。我們不能容忍《巴黎協定》或伊朗和協議的災難重演。某種意義來說,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意味著全球管治(Global governance)將進入一個新階段。我會建議下一階段,應著力於環境安全,和人身安全問題。減少軍事對抗的姿態,將促成這些問題的解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