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柏宇樂做「樂壇隱世高手」 不重名譽只要快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入行10年,陳柏宇(Jason)這陣子頻頻被網民冠以「樂壇隱世高手」、「期待上位的歌手」之名。確實地,他曾經是最有前途新人獎金獎的得主,歌曲《你瞞我瞞》、《回眸一笑》突顯唱功之餘,亦屬必點K歌。到底問題出在哪呢?他笑瞇瞇的表示:「無野心,過分樂觀。」對啊!訪問過陳柏宇好幾次,還記得他說過:「頒獎禮有幾側,我就企最側,最怕企中間。」這位哥哥所追求的不是名譽地位,而是一份令他快樂又有滿足感的工作。

攝影:馬熙烈

服裝:Fred Perry@I.T

Styling:Queenie Yu

場地:來佬餐館

我覺得我的際遇一直都很好,起碼至今都未被淘汰(笑),也從沒有擔心會被淘汰,就算失業我也可以做別的事,我跟朋友搞些手錶及酒吧小生意,是我接下來想繼續發展的。

陳柏宇坦言,自己雖然性格樂觀,但不代表易被欺負。

陳柏宇說自己也感受到近期的曝光率、工作增加了,但沒有深究因由,他接着以「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解釋了一切。出道10年,這塊33歲的瘦田對於被人「爭」固然開心,但也一再強調:「人氣好與壞並非我覺得最重要的東西,在這一行我是否開心、有沒有方向、能否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會否因而放棄了某些東西、才是我會關心的。」所謂的開心很簡單,例如是在訪問前讓他「Pokemon GO」,又或是工作人員在接job之後,問問他出騷時想要唱什麼歌,給予他選擇的權利。「其實我揀的歌,好大機會跟他們幫我揀的會是一樣,但我覺得這就是自由,也會為我帶來開心與樂趣。有些人認為做這一行一定要紅、目標要去到一線、在紅館開演唱會,但對我來說,並不是這樣,就算其他行業也都一樣,有機會有際遇可以做得更好,但沒有也不用沮喪,低級職員也有低級職員的樂趣。」

從沒懷疑過自己

陳柏宇之所以會成為歌手,是因為朋友寄了他的demo到唱片公司,接着就是得到了一份合約。是否因為太垂手可得,所以不知什麼是危機感呢?他想了一想。「2010年唱不了高音,那時擔心,但都是一兩天而已(笑)。」當年因為拍戲錄歌同時進行,用聲過度導致喉嚨生繭,結果他決定禁聲一個月。「最不開心只有那一次,以為自己能力有限,不能再進步,但發現原來是medical問題之後,就開心番。」說罷他又笑了。「我覺得我的際遇一直都很好,起碼至今都未被淘汰(笑),也從沒有擔心會被淘汰,就算失業我也可以做別的事,我跟朋友搞些手錶及酒吧小生意,是我接下來想繼續發展的。」筆者說他如此無野心兼樂觀,做生意隨時被騙錢,但這位哥哥說一點都不擔心。

陳柏宇學做生意,笑說或許是為將來鋪路。

「講錢失感情,更何況我信得過朋友,只要不太着重錢銀、不太計較就可以,要不然,你要每樣都很均真。我現在的心態是學做生意,所以投資的錢我會當作是已經花了、不會想有任何的回報。說真的,你不投資的話,很難去問人一個月賺多少,所以多多少少也得落手落腳。」之所以學做生意,陳柏宇說或許是為將來鋪路,但更大的原因是他認為在成長過程中,要接觸更多範疇才會找出真正的興趣。

開騷不一定要紅館

出道至今,陳柏宇一直留守Sony唱片公司,以為是專一又長情的表現,結果他的答案又令我笑了。「因為合約年期好長,我份約好勁(笑)。你看看公司多麼的睇重我,一簽就這麼長。」基於當年沒有任何資格、經驗去講條件,加上認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所以陳柏宇便簽下這份長約。「我覺得留在同一公司工作並不是損失,因為我想得到的並不是名譽同錢銀,而是與同事建立的關係,所以每次有同事離職,我都不太好受。」好奇一問,多年來可曾有別的唱片公司接觸過,這回,到陳柏宇笑了。「有!但只要聽到我份約的年期,故事就講完了,哈哈。」看看當年跟他在頒獎禮上,一同接受新人獎的周柏豪,成績有目共睹。但也不用多問,陳柏宇根本不會羨慕。「他的進步是神速,而且我知他很勤力,又很會表現自己,將自己有的東西發揮出來,去運用自己的條件來提升事業,做fashion icon,而這些東西我是沒有的,不關我事就不要搞這麼多。」名譽地位一概是浮雲,開騷也不一定要在紅館。筆者笑問陳柏宇想在紅館開一場演唱會,或者在麥花臣開幾場,他認真想了一想。「邊個多啲錢?哈哈!如果幾場總收入比紅館多的話,我又真的不介意,我不是一定要開紅館,反正我都是這樣唱,名譽對我來說不是重點。」

父母離異後,陳柏宇(前排中)跟媽媽去到加拿大,與爸爸至今也不常聯絡。「我的father figure會是叔叔,就算成長沒有爸爸也不一定有影響,因為影響不一定for the worse,可以for the better。」

樂觀不等如好欺負

「我並非因為不想被攻擊,所以擺自己在這位置上,那是因為性格關係,就算做不了這一行,我也不會去埋怨,因為係你就係你。」陳柏宇說自己雖然樂觀,但不代表容易被欺負,因為他是會還擊的人。筆者說以他的樂觀,就算被「恰」也不一定知道。「兩個人的關係不應該由別人去告訴,而是要自己去感受,在感受關係的過程中,就算別人認為我是被騙了,我都會覺得做朋友幫得就幫。我對朋友、同事都是過分的樂觀,我不會認為身邊的人會有心傷害我,就算真的有,我都會認為是迫不得已。就好像我同林奕匡,有些資源只能夠給他的時候,難道我就要生氣嗎?站在公司的立場,只能二選一,他們會以best judgement去分配,我就要接受,要不然永遠就覺得別人對自己不好,況且,我非常的戥林奕匡開心。」陳柏宇認為一首歌能夠受歡迎,緣因太多,而這些因素都是沒法去計算的。「就算我想賺多點,是否返大陸就可以呢?也要有騷、條件各樣配合才可以去,天時地利人和這東西,真的不能要求太多;要求多,結果又控制不好,那就是自己搵自己笨,為什麼要去擔心一些控制不到的事呢?」

無缺點的男人

回望過去10年,筆者讓陳柏宇說出自己的改變,他想了一想:「靚仔!」一輪笑聲之後,他說改變最多的,大概只有心態。「我會練歌、會調整心態去令自己可以繼續工作,這一點真的很重要,別人可能會覺得我hea,但如果我不用自己的方法,去對待現有的工作,我可能壓力大到已經脫離了這一行。」他不只頻頻練歌,也曾練出過一排朱古力腹肌,也會為了音樂會而去拼命的學結他,唯獨創作這部分,他自認沒有天分,所以hea或懶都似乎不太適合用在陳柏宇身上,「整體來說,我是沒有缺點的。」見到筆者翻了一下白眼,陳柏宇又笑了。「每人都會有些好或不好的東西,你去跟一個人交朋友,並不是因為計過他的優點多於缺點,這都是一種緣分,所以如果你接受到他的無禮貌、遲到的話,那就已經不是缺點,缺點只是用來扣分。當你把對方當作是朋友或家人時,缺點就已經不存在。」

陳柏宇當歌迷是朋友,甚至會在生日會上以自己獎座作抽獎禮物。

待歌迷如朋友

「近年得到的獎,我全都放在公司、以前的幾乎都寄回加拿大,早前fans幫我辦生日會,要我拿些東西出來作抽獎禮物,我交出了一個獎,我覺得獎座這東西,並非最重要,對其他人來說似乎更為緊要,交予懂得珍惜的人去保管比我自己保管更好,我不認為獎能define我的事業。」陳柏宇說支持他的粉絲,沒有10年也有8年,真的長情如此?「我對他們永遠不是哄,而是『鵝』,他們就是喜歡這樣,我對待他們是朋友而不是粉絲,會操心他們,希望他們在自己的生活上做得更好。活動不能出席我真的覺得沒關係,過年過節出來吹水我好歡迎。 」

與女友符曉薇因《喜愛夜蒲》而結緣,二人不時在IG上放閃。「她很有愛心,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下刪五百字)

10年後的陳柏宇

那陳柏宇的下一個10年會是如何呢?他婚已求,並準備明年迎娶拍拖5年的女友符曉薇,不過由於2人早已同居,所以陳柏宇對結婚這一環節並沒有太多的期待。「10年後會是如何,我只想到自己的小朋友已經是6歲左右。」訪問中,陳柏宇好幾次提到要生小朋友,而且最好是一仔一女。雖然自小父母已離異,但絲毫無損他組織家庭的計劃,說到想要把最好的成長環境給予下一代、想陪着兒女一起成長時,他確實是很開心的。換言之,陳柏宇的經濟狀況一定是很不錯,才致使他有如此的想法。「抿㗎……哈哈!」聽完他說自己使費多,女友使費更多,每月開支不少時,筆者笑他結咩鬼婚。「對呀!很辛苦、很慘的。哈哈!以前想結婚純粹是一種憧憬,但其實有點不肯定,現在走到這一步,才知道這感覺。」

你想看更多精采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