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矚目配角】鬼塚富貴傳奇靠女人 造衫有「腰」求:張敏着得最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現年66歲、原名伍健忠的鬼塚,除了是TVB基本合約藝員、拍過幾十套戲的影壇「金牌爛仔」,更是傳奇時裝設計師,當年造衫造到風山水起,有米威水事迹無數,家中「波子」、Benz、MGB等名車擺到行唔郁當擺設,30年前一炮過用138萬現金買起九肚山洋房,與他同名的「鬼塚」時裝品牌分店擴展至澳門、北京、上海等地,但多年來辛辛苦苦建立的王國,竟於2003年一夜間結束。

「當時有咗個病,醫生話有兩條路畀我行,一係就等死,一係就減肥。嗰時我真係好肥,190幾磅,係幾誇張,有痛風症又有三高,一個Body Check,所有指數都係『肥佬』。」然後,他想起「健康就是財富」這句說話,回家望一望銀行存摺,再屈指一算,結論是慳慳哋都夠退休使過世,便把心一橫同「鬼塚」講聲再見。

撰文:陳栢宇

短片、攝影:葉志明

剪接:潘諾兒

場地提供:The Grill Room

特別鳴謝:Barry@relaxdearhk

【矚目配角】鬼塚富貴傳奇背後有段古 哭訴童年慘況:人點可以賣

鬼塚因參與拍攝胡楓監製、執導的《打藤》(1979)入行,及後拍攝過50多套電影,近年轉戰無綫做綠葉,但時裝設計才是他的成就之處。(葉志明攝)

食粒豆都痛到死 激減60磅變「肌伯」

「你問我心唔心痛?我真係唔心痛。男人最緊要係拎得起放得低。點解放得低?係因為你冇路揀呀,繼續落去就會死,就算唔死,一個月打兩次嗰時痛風針都會骨枯,但嗰陣時唔打又好痛,飲一杯啤酒就腳痛,食少少內臟、食兩粒豆都死咁滯。」退休後的鬼塚,成為了他口中的「全職運動員」,全日只做一件事──運動,所以極速減走接近60磅:「每一次出街有人認得我,都會問我係唔係有病,『我冇事,只不過係食唔到嘢』。醫生都同我講唔好再減落去,所以我都有聽佢講,食番多啲嘢,然後就可以操番多啲肌肉出嚟。」

黑白相中的鬼塚更加有型,當年「黑魔」寶刀未老:

+17
+17
+17

昔日搞時裝如打仗 賣東瀛衫賺首桶金

一日Fashion人,終身都是Fashion人,「鬼塚」的品牌摺埋,不代表鬼塚不再碰時裝。到2015年,他便重操故業,與拍檔搞香港設計、日本製造的牛仔褲品牌「靛」,而他最近又轉玩皮革時裝,件件都壓上禪味極濃的「三惑一動」字眼,專訪當日他身上所穿的黑色皮革背心,便是他的心血結晶。不過,今時和往日的心態卻是兩碼子的事,現在鬼塚玩皮革旨在「過癮」,但當年做生意「打仗」不可同日而語。

鬼塚講起自己在80年代贏人生第一場硬仗時,不其然嘴角揚起,那種洋洋得意,彷彿之後一手建立出時裝王國的成功感,以至掃名車、買洋樓得到快樂,遠不及這次殺對手一個片甲不留、賺下人生第一桶金能夠令人回味,難怪憶起接近40年前的事情,他仍然快過「Load碟」,完全毫不費勁。

「呢場仗就犀利喇!」戰場在日本九州商業重鎮福岡,時間是冬天,那時候鬼塚還未開「鬼塚」,主力做日本女性時裝批發、舖面在旺角家樂商場(現名家樂坊)的「詩韻」(The Swank)是他手上唯一一間公司。心急想掃貨返香港賣的鬼塚,甫走入製衣廠的貨倉,便看見各式各樣尚未標價的成衣,做生意旨在賺錢,而他不單只想賺到最盡,更想「將軍抽車」,將對方「剝光豬」。正因為不知道每件貨品的價錢,所以鬼塚更需要摸清楚對方心裏面的賣出價,亦要將自己的買入價壓得愈低愈好,是賺是蝕純粹取決於兩者之間的空間有多大,充滿不知之數。不過,有一樣東西可以肯定,便是鬼塚本金不多:「我個荷包係唔夠買晒成間廠,我都係得十幾萬左右,夠買十袋嘢咁上下。」

叫得鬼塚,應該識日文?「梗係唔識啦,當你揸住一嚿錢去買貨時,你用乜文字語言佢都會同你做生意,佢都會斟茶招呼你。」(葉志明攝)

「決戰」朝十晚八 日本商人最後一刻投降

電影《賭神3之少年賭神》(1996)中,黎明以一招「獅子撲兔 君臨天下」,在賭枱上「大」走陳豪,而鬼塚亦是用同一招「大」贏與他對頭的日本商人。「我同佢講,我要晒成間廠嘅Stock(存貨),而我只係畀500 Yen一件佢,褸又係手巾仔又係,鞋襪又係,任何嘢都係只當一件。」

會議由朝早10點開始,到晚上8點鐘左右,那名日本商人仍未有任何決定,一直在考慮,連香煙也抽了好幾包。「佢諗得好辛苦,佢想揼走啲貨,但又要賣得咁平,同時新貨一路嚟緊,佢手上嘅好可能係已經積咗兩年嘅存貨,放番喺日本又唔賣得。」鬼塚笑稱對方一開頭想必以為他是其中一名來自香港的「傻仔」,但竟被他反將一軍。

結果,時鐘指針落在9點之前,對手經過天人交戰後決定扑鎚收訂金,宣布「投降」。「之後我即刻去閂咗個閘,搵個鎖Lock咗佢,第二朝返嚟開倉點下有幾多貨,呢舖真係贏晒。(執咗幾多錢?)都有百幾萬!」黃埔花園首批單位在85年落成時,28萬港元就有交易,揸住百幾萬,何其巴閉:「好驚呀,未見過咁多錢。」

鬼塚有錢便想買東西,當年買車買埋滿成間屋,後來知錯,聽老婆話改買磚頭。(鬼塚提供)

嫌日本貨老土 親自操刀踏上設計路

當然,鬼塚面對過的挑戰、打過的仗不只福岡一役,由成衣批發轉型到搞自家設計的過程也相當值得一提:「好記得有一年日本啲設計完全唔得,已經拎到最貴、最Top嗰啲,香港都係接受唔到,太老土。明明就係知道市場想要咩,但我偏偏就冇呢類服裝供應畀香港。咁我個人思維好型嘅,就索性喺香港開間廠,喺舖頭後面差唔多2,000呎嘅地方,請人返嚟車嘢、裁嘢,我自己做設計,咁都畀我成功到,出親都賣得,十幾個衣車車位,日日都係車嗰幾款。」

鬼塚後來以全黑色的「鬼塚」系列打響名堂,個個窈窕淑女都趨之若鶩,點解知一定是「窈窕淑女」?「因為我淨係做腰圍22至24吋,26吋我都好少做,因為覺得條腰好幼先着得靚,我認我係一個追求完美嘅設計師,淨係做一小撮人都夠做。」鬼塚坦言時會向電影提供服裝贊助,望住靚女明星着自己品牌特別開心:「我覺我張敏着我嘅衫最好睇,好似《女黑俠黃鶯》嗰件咁。」

電影《女黑俠黃鶯》(1992)由張敏、邱淑貞和張學友等主演,票房收入有600多萬,成績不過不失。(電影畫面)

自細學懂賺錢 留長髮搵學師仔着數

或許鬼塚起初沒有想過自己終有一日會成為設計師賣時裝,但冥冥中自有定數。1965年,11歲的鬼塚因為父親過世,被母親勒令去打工養自己:「我鍾意乾淨,所以就去咗學做洋服,三年就滿師,嗰三年真係冇屋企返,仲好記得係喺美麗都大廈4樓A14號,有時候都會上去美麗都大廈(位於尖沙嘴)兜個圈,睇下而家係點樣。」

靠着三年造洋服的根底,加上少少天資聰穎,即使沒有讀過設計,也未曾拎得任何獎項,鬼塚也一步一步成為了傳奇,不過這個也不是一切的起點:「我幾歲大已經識搵錢,頭髮長,我唔會去剪,會特登去啲飛髮舖門口,有好多學師㗎嘛,『畀你剪,收番你5毫子,但係唔准剪晒,我仲要畀第二個剪』,留一次起碼可以剪到幾個。」是三歲定八十,還是命運?鬼塚覺得沒有必要深究太多:「人最梗要係識得滿足,唔滿足個人就會好怨,而家有杯啤酒我飲已經覺得好好喇!」

鬼塚在訪問中有好多金句:「我未講過做生意難,做人都唔難」、「到你嘅時候,你唔係去攞,係會自動揼畀你,去攞係攞唔到,夾硬嚟就係乞」。(葉志明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