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街.跟隊!】源禾路的樂與淚 蘇伊俊:我在這裏大哭過兩次

撰文:任祉羲
出版:更新:

街場,是各路隱世高手一顯身手的擂台,也是多少籃球迷、哪怕現已成為甲一球星的成長之地,是他們流過血與汗之地,是他們繼續編織籃球夢之地。
街場,總為大家的籃球路上增添回憶及意義;Jumper為此推出「落街.跟隊!」專輯,讓籃球人訴說自己跟街頭籃球場的故事,第一集,我們找來蘇伊俊,談談他跟沙田源禾路街場的私密記憶。

甲一球員蘇伊俊。(任祉羲攝)

蘇伊俊(阿蘇),本地甲一組球員,自中學生涯起贏過不同大小錦標,更是入圍港隊的常客。在接近20年的籃球路上,「阿蘇」於球場內游刃有餘,但原來他在沙田源禾路街場內,有一段永不磨滅的往事……

蘇伊俊在本地甲一球壇馳騁多年。(資料圖片)
蘇伊俊特地向小編們介紹對他富有意義的源禾路街場。

總在源禾路落淚

「老實說,我現在年紀漸長,開始有點『金魚記憶』,總會忘東忘西,但唯獨這兩件在源禾路的過去,則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阿蘇」就讀於賽馬會體藝中學,同時是籃球及排球校隊,當年的學界賽仍不時於街場舉行。那些年的一場在源禾路上演的沙西區B Garde籃球賽,讓「阿蘇」不禁落下他第一滴的「籃」兒淚:「任何比賽打一場就少一場,15、16年前的那一場學界賽,我們的比分跟對手很接近,鬥到第4節時,自己已經五犯離場,大家最後僅以數分之差落敗。雖然我明明知道還有A Grade賽事,但仍然覺得很可惜,尤其有些隊友因為將到外國升學而離隊,自己控制不了情緒,走到場邊不停哭泣。」

蘇伊俊以前在源禾路遇上不如意的經歷後,總愛到這個角落哭泣。(任祉羲攝)
+2

男兒有淚不輕彈,面對深刻的遺憾,即使大人也可能控制不了情緒,更何況只是16歲的年輕人。正因為這樣的經歷,「阿蘇」認為更要加強自己的技術,才能夠避免歷史重演,怎料卻墮入迷惘之中。

欲證明自己 惜走錯方向

「阿蘇」當時渴望證明自己,但心態或許太急進,反而令自己身陷迷惘:「其實囂張與自信,很難取得平衡,界線亦很模糊,以前還年輕,根本不懂得怎樣去處理這種情緒。」「阿蘇」於17歲以中學生身份加入甲一球隊新青聯,同時亦入選港隊青年軍,為陣中年資較輕的球員。自言少時性格內向的「阿蘇」沒有其他熟悉朋友一同接受港青訓練,同時受到前輩們的欺壓,令他性情大變,由「內向仔」變成「囂張仔」:「我有3至4個月都去源禾路打波,當時想從街場找回自信,覺得如果連街場的波友都贏不到,就沒能力保住青年軍資格。我知道那時候自己在態度、性格確實有問題,但我不懂處理,亦沒有人教我如何調節。」

這班從小到大便支持著蘇伊俊(右一)的兄弟,在他鑽進牛角尖時仍對他不離不棄。(任祉羲攝)

那些年輸不起的自己

成長,總需要一個契機,源禾路球場給予迷失的「阿蘇」一個覺醒的機會:「我有晚在源禾路跟朋友打波,那時候我也是一個『嗌Foul怪』,被人碰一碰都嗌Foul。當對手進攻,對方也是不停嗌Foul,我急燥起來跟他有點衝突,說他這樣打波是『輸唔起』。但突然,那一剎我覺得站在對面那個囂張跋扈的人,就正正是自己,我才是『輸唔起』那一個。」「阿蘇」突然「叮」一聲清醒過來,跑到場邊痛哭,又忍不住問朋友們「自己之前係咪好難頂」,朋友們都大方原諒他,表示知錯能改便已足夠。

蘇伊俊。(任祉羲攝)

確實很難想像眼前這位大男生曾是「愛哭男」,他亦因此改變自己的想法和態度。直至現在,「阿蘇」仍跟當時陪伴他渡過難關的兄弟,不時到源禾路「跟隊」打波,繼續在這個對他富有意義的地方,享受從籃球中得到最純粹的快樂及熱情。

沙田源禾路籃球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