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錦標賽】愛國之心成朝鮮最大武器 孫民哲:朝鮮很安全

孫民哲(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脫北者」、「原朝鮮人」⋯⋯理文後衞孫民哲到港之初,有過這些稱呼,他的身份的確複雜:在日本出生成長、父親是在日朝鮮人,母親則是韓國人。

一直持有朝鮮護照的孫民哲,最後為了足球事業轉領韓國護照,亦坦承日本才是真正的家;但曾獲召入朝鮮代表隊集訓的他,亦曾親身到訪這個「第二家鄉」,希望用自己雙眼找到根源,結果卻是悲喜交集。

3個「家鄉」——朝鮮、韓國及日本一同參加東亞足球錦標賽,孫民哲又會支持哪一隊?

來港5個月,孫民哲早已適應香港的生活,「在日本,炒飯等中華料理十分流行;只是香港的韓式食物不夠辣」。(高詩琦攝)

一頭染淺的金髮、一口流利的英語,若不是早已知道孫民哲的背景,很難想像他是個朝鮮人——正確一點說,他是在日朝鮮人的後裔:父親是朝鮮人,母親是韓國人,曾持朝鮮護照的他,因為難以取得工作簽證,來港前已轉領韓國護照,「有點複雜是吧?爺爺因為二戰而來到日本定居,所以我也在日本成長」。他笑道:「在日的朝鮮或韓國人,現在已發展到第4或第5代人,他們已不再對兩韓有特別的感情了。」對於只是第3代人的孫民哲而言,感覺卻不一樣。

在日本的朝鮮學校受教育,令孫民哲擁有對朝鮮的身份認同;但他也清楚明白,自己真正的家在日本,「日本生活環境較好,而且我的所有家人及朋友都在日本,實在沒有回到韓國和朝鮮的理由」。(高詩琦攝)

曾獲好友推薦 參與朝鮮隊集訓

在日朝鮮人為數不少,目前已超過3萬,在日韓國人更已超過45萬,因此不難在日本球壇見到兩韓球員的身影,單是今次參加東亞足球錦標賽的朝鮮隊中,已有3人是在日朝鮮人,包括金聖基、李榮直及安柄俊3名日乙兵,他們俱是孫民哲的好友,孫民哲也曾幾乎成為朝鮮大國腳:「我已給他們傳信息,祝賀他們入選!4年前也是他們將我推薦給朝鮮隊的教練,我才獲召到國家隊的集訓。」雖然最後未能成為2015亞洲盃大軍的一員,但憑着足球,在日出生成長的孫民哲,才跟朝鮮有了真實的連結:「我去過平壤,也造訪了當地的山脈,嘩,實在太漂亮了⋯⋯」語畢,他突然收起讚嘆的語氣,「我也去過三八線,短短5米的距離,就分隔了兩個國家,我的心情很複雜,也很悲傷」。

理文近期在港超聯表現一般,但孫民哲仍十分享受在港超聯發展,「球隊的氣氛十分融洽,大家都對我很好」。(高詩琦攝)

籲香港球迷造訪朝鮮 「那邊十分和平」

新聞一旦提到朝鮮,不是核試、試射導彈就是隔空的口誅筆伐,難以跟和平二字拉上關係,孫民哲卻認為新聞上的朝鮮並不全面:「朝鮮及韓國只是停戰,戰爭並未結束,沒人知道什麼時候會再打起來;朝鮮人和韓國人所接收到關於對方的消息,很多都是負面的、不實的⋯⋯但我親眼看到的、真實的朝鮮人民,臉上充滿笑容,都很熱愛和平。無論是朝鮮或韓國,想要開戰的從來只有領導人。」記者告訴他,有不少香港球迷希望明年3月到朝鮮,為作客出戰亞洲盃外圍賽的香港隊打氣,他立刻熱情地說:「不用擔心!那邊十分和平,很安全,大家都應該親眼去看看。」

朝鮮主帥安達臣為前挪威國腳,曾在德甲落班及執教。(高詩琦攝)

三個「家鄉」碰頭 朝鮮憑愛國心拼搏

政治局勢短時間內難以解決,但孫民哲的3個家鄉——日本、朝鮮及韓國,卻在東京上演的東亞錦標賽碰頭,他又會支持那一隊?「唔⋯⋯」沉吟半响,這個理文中場才道:「實在很難選擇,撇開所有歷史不談,日本和韓國的水平確實較高,但朝鮮一直在進步,尤其他們的戰意很強,為了國家,球員都會踢得十分拼搏。」

朝鮮今次幾乎徵召所有主力入伍,包括曾在瑞超落班、現效力奧地利超聯球會的前鋒朴光龍(前排左一)。(高詩琦攝)

朝鮮徵召兩大旅歐射手 填補實力差距

今次朝鮮除未有徵召意乙佩魯賈射手韓光宋外,其餘主力幾乎悉數在陣,包括在奧地利超聯落班的朴光龍,及瑞士超聯盧塞恩前鋒鄭日冠,務求拉近與派副選應戰的中、日、韓差距。然而,朝鮮在2017年的戰績並不理想,全年的勝仗,就只有上月在亞洲盃外圍賽最後一圈雙殺馬來西亞的兩場,早前作客來港,也只能在苦戰下賽和1:1,加上朝鮮與日、韓兩國長期交惡,作客日本必然遭受主場氣氛的壓力,但在日乙落班的金聖基賽前卻直言:「球迷要噓便噓吧!聽到噓聲,我們會更有戰意。」大概如他的好友孫民哲所言,那種為國而戰的精神,將成為朝鮮填補實力差距的最大武器。

朝鮮大軍日前在東京味之素球場,作賽前最後備戰。(高詩琦攝)

東亞錦標賽,男子賽程(01美術製圖)

東亞錦標賽,女子賽程(01美術製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