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亞運.歐鎧淳】牽掛的還是游泳是張教 從沒忘掉生命的單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面對歐鎧淳,毋須婉轉,更不需要多餘的客套,我指着她:「兩年前,你呃我。」

「咁我咪呃咗好多人啊,我係呀!」那嬉皮笑臉沒一絲歉疚,反帶點沾沾自喜。

26歲,「美人魚」、「香港紀錄保持者」、「東方維納斯」、「模特兒」、「圈中人」、「最佳新演員提名」...... 兩年間充斥着種種稱號,網上評論正負兩極。

「其實我是一個人,都會有感受,經過一輪複雜情緒及沉澱才發現,游水最舒服最單純,水中的那個才是自己;還是做自己吧。」然而,她仍是她,最熟悉的歐鎧淳,一直都在。

晚上近10時,高雄住所,張教(張狄勇教練)突然從房間走出客廳,「歐鎧淳,你開心就好了,聽日練水不要『厲住』我啊。」

然後他一言、她一語...... 我慶幸兩年前被歐鎧淳騙了。

硬照攝影:余俊亮

歐鎧淳,26歲,香港游泳運動員。(余俊亮攝)

3度出戰奧運,今屆亦3度出戰亞運。(余俊亮攝)

+6
+5
+4

假如不知道我被歐鎧淳騙了什麼:

2016里約奧運前,歐鎧淳萌生退役念頭,在訪問間她說到「有種種事情令我想,不如是時候走了」、「也許是身體要說再見,亦或是根本這裏就是尾聲」。然而里奧後她稍作休息後重投訓練,並指今屆亞運是新目標,其後17年尾在短池世界盃香港站以26.95秒打破塵封3年的50背香港紀錄,今年4月長池計時賽,她亦於100米自由泳游出個人最快時間56.16秒。

評評理,2年前的「也許是身體要說再見」,我是否被騙?

「我仍有游泳的能力,同時以運動員身分在外賺到外快,養活自己也能養活家人,那為何不做呢?」(余俊亮攝)

「例如如果決定退役,我連選擇去不去奧運的機會都無,也許因為未知數,所以才要繼續。」(余俊亮攝)

「也許因為未知數,所以才要繼續」

「喂!有些事情既然做到,那why not先?」歐鎧淳理直氣壯,我沒有(亦無需要)反駁,因為事實已證明身體未說再見,而以運動員身份兼顧「其他事項」,她亦處理得宜。「我仍有游泳的能力,同時以運動員身分在外賺到外快,養活自己也能養活家人,那為何不做呢?而且,感覺上這是我的最好選擇,有持續性、我又不抗拒;這種邊游邊工作的生活,我想只有現在的環境、時刻才可做到。」

歐鎧淳非那種極度堅決的人,面對抉擇偶爾會迷惑。兩年前面對退役,她說是「關了道門,開了個窗」,但現在她卻有另一睇法。「或者是,要開更多門,讓自己有更多機會吧!例如如果決定退役,我連選擇去不去奧運的機會都無,也許因為未知數,所以才要繼續;運動員生涯長短事實很難定斷,不好運我轉池重傷入醫院就可以說聲拜拜,但此時此刻仍有能力、心力,我會繼續。」兩年一個心理整頓,成長在不知不覺聚集而成。

「還記得在16年,大家開始關注我的時候,感覺很不自在。」(余俊亮攝)

「好像被火燒的感覺,為何我要不停被人消費?內心如榨乾了一樣。」(余俊亮攝)

+4
+3
+2

邊游邊工作,歐鎧淳從水中跳出各種界面,這兩年彷彿亦把她的人生放大了,除了水中「美人魚」,更有廣告界體育女神、電影界的最佳新演員提名、娛樂界頭版的主角......一切一切是預期不了的機會,同樣,曝光率的暴增令她得到難以控制的關注。「還記得在2016年,大家開始關注我的時候,感覺很不自在、不舒服,好像被火燒的感覺,為何我要不停被人消費?內心如榨乾了一樣。」老實說,我看過「野豬界歐鎧淳」、「其實歐鎧淳都咁紅,點解仲要買likes?」等等標題,不理解,亦很無奈。

(余俊亮攝)

女神?演員?圈中人?歐鎧淳卻是有血有肉有感受的普通人。(余俊亮攝)

大家開始關注我的時候,感覺很不自在、不舒服,好像被火燒的感覺,為何我要不停被人消費?內心如榨乾了一樣。

歐鎧淳回想再道:「一直經歷不同心理變化,其實都掙扎了好一陣子,不快樂之際亦更多人記得我,但內心又想游水才是最重要,林林總總的感覺好複雜,自己也經歷多次沉澱。」女神?演員?圈中人?歐鎧淳卻是有血有肉有感受的普通人。

高雄集訓,她們每天過着只有練水、吃飯、睡覺的生活。(余俊亮攝)

到訪高雄7日,眼看她們每天練水、吃飯、睡覺的生活,首天我已不禁指着歐鎧淳發笑:「你肯定捱唔到。」惟苦悶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偶爾入夜買杯珍珠奶茶,假日跑到墾丁放鬆,她亦撐到最後。對上一次脫離「工作」只有游水的生活,大概要追溯至大學時期,正正如此,高雄集訓令歐鎧淳覺悟「單純」的最初。

「外面事是浮的、不真實的,但游水卻是最真實」

「在外頭看過其他的事回來(游泳),就發覺完來有些事可以這樣簡單,或者換句話說,出面的東西很複雜,人事關係可以好繁複好恐怖;跳回水中,就覺得游水真好,只要聽聽教練指導,大家一起研究游泳,這下手要點做?背泳要哪4樣要素?怎樣做100背才可游到1分鐘以內?外面事是浮的、不真實的,但游水卻是最真實。」往往生活讓人忘掉最初的單純,當你重遇它之時,是一輩子的心靈震撼。

「在外頭看過其他的事回來(游泳),就發覺完來有些事可以這樣簡單。」(余俊亮攝)

歐鎧淳的內心處,卻是個很直率、很簡單的人。(余俊亮攝)

張教(左),17年來一直在指導歐鎧淳。(余俊亮攝)

張教有如教練,亦更像爸爸。(余俊亮攝)

+6
+5
+4

不過,談到書寫未來,縱使歐鎧淳直言亞運將是2020奧運的一個審視,「有成績就去,沒有成績、練起來亦缺態,那就無謂再蹉跎」,惟比起成績的證明,教練的一個肯定也許是更大的推動。

張教,張狄勇教練,沒有太多固有教練的嚴厲,加上那「唔鹹唔淡」的廣東話夾雜英語,令笑話散發份外風趣幽默。我問多年來歐鎧淳的改變,他答「咪由細路女變咗大個女囉」,風趣得來張教其實很有智慧。惟大家卻未必知道,他正正是方力申的教練,亦陪伴了歐鎧淳17個年頭。

張教:「從9歲至今,她都聽話的,就算幾辛苦也會照做。」(余俊亮攝)

我問:「歐鎧淳難教嗎?」

張教未有多想便說:「如說不聽話,即是訓練上不跟我指示,但從9歲至今,她都聽話的,就算幾辛苦也會照做。」整整17年,真的沒有責罵過嗎?「少少啦,但有時候講道理就等於鬧吧,如有些東西得來不易,倘若你一時鬆懈、一時驕傲就會倒頭失去,廿幾歲了,個個都明啦;歐鎧淳呢,有今天是因為她敬業、有禮貌、EQ很高,一直都在努力着。」小康之家?贏在起跑線?歐鎧淳走到今天,其實卻從沒走過捷徑。

「呀,現在大個了、成熟了,名氣越來越大」,張教終於想起第一條提問,我卻會心微笑了一下。

歐鎧淳說:「如果不是他的熱誠,不是有一個新方法進步,我大概很早就退役了。」(余俊亮攝)

(余俊亮攝)

17年教導   張教「如我另一個爸爸」

高雄之旅有幾個影象令我特別深刻,除了入夜後張教突然說「歐鎧淳,你開心就好了」;有天外出用餐時他又突然冒出一句「我最怕你們病」,內情是當日歐鎧淳稍稍不適,練習起來感覺艱難;有日張教與別的教練聊天,他說「我想她去奧運是無用的,她想不想才管用。」然而,我知道、歐鎧淳亦知道,張教每分每秒也憂心着這飛魚的一切。

「十多年了,他如我另一個爸爸,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不聽爸爸媽媽話都會聽他的,游得辛苦、受到不公平對待、傷心、低潮,他都會是第一個安慰我;如果不是他的熱誠,不是有一個新方法進步,我大概很早就退役了。」

張教有天說:「歐鎧淳其他事,我不太清楚,但她開心就好了。」(余俊亮攝)

他(張教)從來沒有利用我做『生招牌』;我知游得好去證明他的教法是對的,就是他最渴望的是,所以我希望做到,但做不到便是自己問題。

那天我突然想起歐鎧淳在社交媒體的一篇「千字文」,她表示終於對自己忍無可忍,因為平衡工作及游泳「冇好好照顧自己身體,搞到做唔到教練要求,所以無資格練完水去玩,要開始好好休息」。一直我沒有多問,惟事隔半年後,原來歐鎧淳仍耿耿於懷,未開口說話,幾行淚已落下。

「因為.....知道他花了很多努力在我們身上,亦投放了好多時間,但他好像不求什麼回報,泳會有教練話『個個認識你但卻不知道張教是(你的)教練』,然後他從來沒有利用我做『生招牌』;我知游得好去證明他的教法是對的,就是他最渴望的是,所以我希望做到,但做不到便是自己問題。」大概是,牽掛可讓一個人變得更完整,而有種牽掛叫「張教」。

半年前歐鎧淳因未達教練要求而耿耿於懷,那天回想,未開口說話,幾行淚已落下。(余俊亮攝)

(余俊亮攝)

埋藏在歐鎧淳心裏的,除了是自我要求,更是對張教的感恩。(余俊亮攝)

+3
+2

眼看的歐鎧淳世界,是成就、光環、名利,惟走進她內心底處,是單純、溫柔、恆忍。但她卻說:「但我感覺好像失去了某些事,我不清楚啊,也許是人大了?還是東西不再簡單?很多事都要複雜考慮,所以不能返轉頭而失去單純?」

「也許是人大了?還是東西不再簡單?很多事都要複雜考慮,所以不能返轉頭而失去單純?」不是,只要看看周圍的事,快樂仍然都在。(余俊亮攝)

+7
+6
+5

有父母、朋友、教練、游水,歐鎧淳啊,別讓生活讓你忘掉生命的單純。

此刻深究失去了什麼並不重要,因為迷惘裏永遠朦朧;得失,只有回望才能看得透。

真的, 有父母、朋友、教練、游水,歐鎧淳啊,別讓生活讓你忘掉生命的單純。(余俊亮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