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者二年生3】去年行馬鞍坳感觸落淚 Cathi望今年30小時完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星空月下,馬鞍坳上,Cathi在毅行者路上流下感動的眼淚。

因為不知天高地厚,甚少行山經驗的 Cathi去年首次挑戰毅行者;因為固執的性格,她在炎夏中操山捱過「針草帽」,得到隊友的認同,最終以34小時完成毅行者。

她認為「毅行是很辛苦,但那種辛苦,是你感覺得到有人與你同甘共苦」,今年再度參賽,並已經計劃好明年都會抽籤報名。為何迷上了毅行?大學畢業了兩年的Cathi說:「『山癮』是不斷望到自己進步,行得愈來愈輕鬆。」

樂施毅行者一生人只行一次?對於去年首次參賽的Cathi來說,她希望成為每年一度的活動。

Cathi大學畢業後經過一段失業及失戀的混沌時間,之後找到一份酒店人力資源部門的工作,開始了她的毅行之路。去年中,公司要組隊參加毅行者,Cathi負責招募同事參加,「那時才第一次知道毅行這回事,我做HR,只是負責找人參加。我見100公里?我都可以吧,其實完全不知道100公里有幾難。周圍同事都反對我參加,叫我想清楚。」

毅行者二年生其他報道:

去年衝線暈倒 Jacky從精神病康復者到毅行隊長

去年膝部舊患復發 Hinson:毅行令我染上山癮

Cathi(左)跟前商台DJ許耀斌(中)操山,訪問當日第一次認識到另一位毅行二年生Jacky(右)。(顏銘輝攝)

首次練山捱過「針草帽」

Cathi平時有練跑,但甚少行山,她說:「我未行過很辛苦的山,極其量是行過菠蘿山。」去年8月,Cathi終於感受到毅行者的困難。她回憶那次行針山、草山及大帽山的經歷,「公司有個老師傅行開山,8月叫我去試山,上司都叫我試過再決定。開頭很開心,像去郊遊,但一上針山,我停了好幾次,很辛苦地不停喘氣,就像之前一年畢業後很失敗的感覺。我這個人很倔強,不斷說OK,其實我都不OK的,水又帶不夠,食物又帶得少。」

儘管同行的老師傅叫她中途下山,但Cathi拒絕:「有人送了枝水給我,我想行完去,因為我未行過大帽山。他們見我笑住講,就讓我繼續行,我最終行完,真的是超辛苦,用了6小時行完。因為試山完成,上司也批准我參加毅行者。」Cathi先參加圖騰跑,試一試身手,但經驗不足,因為沒有帶頭燈,結果行了兩段麥徑就要下山,之後操多兩三次山,就挑戰人生首次毅行者。

Cathi(左二)去年首次參加毅行者,她多謝支援隊的支持。(由受訪者提供)

Cathi(左)去年以34小時完成毅行者,今年的目標是30小時內。(由受訪者提供)

不宜在check point食太飽

想起去年的經歷,Cathi提醒大家,在毅行的路上,要保持一直吃東西,別要在休息站大吃大喝。她說:「行到麥徑第4段,我發現大件事,我食到太飽。我在check point(水浪窩)食了雲吞麵及雞腿,支援隊太好了,但食到那麼飽,之後上馬鞍坳,樓梯好大級,開始覺得肚痛,很不想行。」

由水浪窩到馬鞍坳,是麥理浩徑第4段的開端,路程雖不足5公里,但上攀超過400米,先行馬路,再走山路。Cathi記得那段辛苦的路,「見到有班師奶,她們很開心地一起行,我在想,為何他們幾十歲人行得那麼開心,而我廿幾歲就那麼辛苦!我被她們感染了,跟住她們行,不知不覺上到去,一片漆黑,望到星星及月亮,我感動到哭了,流了兩滴眼淚,因為完成到這段上山路。」

Cathi(前排左二)毅行前操山,與朋友們合照。(由受訪者提供)

腳腫下堅持完賽

然而,下一個挑戰又到。Cathi在訪問中指一指腳眼下的位置說:「現在已經變成舊患。」她續說:「我記得落碎石路時拗一拗,捱去到基維爾營有按摩,幫我按摩的人表示我的腳腫了,問我有沒有打算退出。我這個人很固執的,既然濕了頭,就一定要完成。我跟他說,我只是痛,幫我包緊,緊到我感覺不到痛就可以。行完全程後,我馬上去醫療站,叫人幫我解開,發現腳指都包到紅紅紫紫。」

Cathi表示睡意都是毅行者的大敵,她表示一隊人聊天是十分重要,有助克服睡意,別要因為累而大家都不開聲聊天。她說:「毅行是很辛苦,但那種辛苦,是你感覺得到有人與你同甘共苦。」

Cathi本身有練跑,但她回憶去年初接觸「針草帽」時都吃不消。(顏銘輝攝)

Cathi今年中發現真的喜歡上長途行山,所以再報名參加毅行者。(顏銘輝攝)

「不是三分鐘熱度,我想進步」

捱過痛楚及睡意,Cathi去年以34小時完成毅行者,「上年行完,不是馬上決定今年再玩,感覺已經完成了一件創舉,人生做了一件大事。今年初其實沒有練山,但到年中突然覺得好想去,很想挑戰時間。上年像郊遊,今年就想在28至30小時內完成,感覺這件事不再是三分鐘熱度,我想進步。」

在首次參加毅行者之後,本身喜歡跑步的Cathi表示已經對山上癮,其實是對自己體能狀態的追求。Cathi不但會參加今年的毅行者,她還計劃明年再玩,並已經開始組隊。她說:「跟跑步一樣,你的體能操好了,如果一段時間沒有練,再想重拾的話,就很困難。不過,如果定期行山操山的話,你會開心之餘,行得舒服,又會進步。『山癮』是不斷望到自己進步,行得愈來愈輕鬆。」

Cathi認為難得在毅行者練了好體能,希望能夠延續下去,這就是她口中的「上癮」。(顏銘輝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