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梅利可貴之處在場外 身體力行聲援男女平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梅利掛拍,使人惋惜的不只是一位曾經與祖高域、費達拿、拿度並舉的「四大天王」即將與大家告別(當然四人實力是否相等,另當別論),更是他的直率和道德勇氣,在網球乃至體育界特別可貴。梅利之可敬,在於他為體育界性別平等的議題敢於表態,以男子運動員來說是異數。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梅利與英國人的距離

蘇格蘭一日不脫離聯合王國,梅利依然是英國體壇的傳奇,但令人訝異的是,他在英國的歷史地位,和受人尊崇的程度,比不上另一位英國網球傳奇漢文(Tim Henman)。論戰績,漢文在四大滿貫單打最佳成績僅入四強,世界排名最高紀錄是第四,在溫布頓場館外的草坡也以他命名。

梅利的職業生涯成就已超越了漢文,他是自1936年的Fred Perry後,首位獲得英籍溫布頓男單冠軍,卻仍然得不到與同等的尊崇。這不是競技上的問題,而是政治。

為英國一圓本地薑捧起溫布頓獎盃之夢,卻得不到絕對認同。(Getty Images)

身為蘇格蘭人,梅利明言支持蘇格蘭獨立,2006年世界盃也不忌諱表明自己不支持英格蘭,因此他受過網絡欺凌。有英國的愛國網民曾經這般祝福他:

Wish u had been killed at Dunblane, you miserable anti-British hypocritical little git. Your life will be a misery from now on.(你這可悲而虛偽的反英死蠢,真盼望你死在鄧布寧。你一生從今開始多災多難。)

梅利完場後為球迷簽名的場面,還有多少次?(Getty Images)

網民不惜搬Dunblane慘劇來侮辱梅利,這是他的童年陰影。1996年,他就讀的Dunblane Primary school爆發校園槍殺案,涉案槍手射殺17人後吞槍自殺,而梅利是當年悲劇的倖存者。梅利一方面受此侮辱,另一方面貴為蘇獨支持者,在網球界的成就卻仍然被視為大英的榮耀,獲英國媒體大肆吹捧。

英國人截然不同的取態,可見愛國主義的虛妄。套用幾個月之前對大坂直美的評論,落在梅利身上也不過分:梅利心裏有多認同自己是英國,又或者反過來說英國人心裏有多認同他是自己人,其實皆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今天仍憑着英國人這個身分取得榮耀。

梅利在本屆澳網賽前記者會暗示,可能在本屆溫網後掛拍,在記者會上真情流露,流下男兒淚。(Getty Images)

非典型運動員

梅利愛哭,對某些人來說不太討好——不論中西,皆認為男兒有淚不輕彈,偏偏梅利很易流露真性情。而且,他離不開母親Judy左右,令人覺得他是「裙腳仔」。值得一提的是,梅利罕有地聘請法國女子球手莫莉絲蒙(Amélie Mauresmo)作為全職教練,顛覆了網球壇一貫的性別定型。

梅利本人也憶述,在他的網球生涯裏深得女性幫助,使他深信女性跟男性從事相同工作時,應該得到同等待遇,並且以平等眼光看待女性為網球運動的付出。他甚至提及,自己很享受男女混雙的比賽經驗(先後與Heather Watson、Laura Robson拍檔),並曾長時間投入與女子選手練習。梅利強調,網球早期的訓練,在於擊球技巧、手眼協調以及建立對比賽的態度,無論男女都應該獲得同等的訓練和教育。

梅利於2014年至16年邀請大滿貫得主莫莉絲蒙為教練,當時引起討論。(Getty Images)

體育運動的性別差異,例如各種形式的社會標籤、男女子收入不均,當下固然無法立即消除。但是,梅利的表態提醒世人,消除差異只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而且對於推廣網球運動,乃至社會整體進步,都充滿意義。更難得的是,他是作為較為強勢的男性一方,為女性發言。誰能躋身網球界名人堂,靠的不僅是競技上的成就,還應該包括在球場外能賦予網球運動的新內容、新意義。在後者一項,梅利應當與金夫人(Billie Jean King)相提並論。

重溫梅利的網球輝煌時刻(按圖放大):

+4
+3
+2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