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卡塔爾成功 能否只以歸化政策或「無限金錢」解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卡塔爾摘取2019年亞洲盃桂冠,其歷史意義與1993年日本封王亞洲盃很相近。卡塔爾人的成功,能否只以入籍歸化政策或者投放巨額資金來解釋?恐怕不足夠。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探討卡塔爾模式之前,有幾個基本事實是不可忽略的:
一、卡塔爾人口270萬人,但真正具備本國居民資格的只有30多萬人,其餘都是外來的工作人口;
二、卡塔爾國家隊陣容裏,只有4名球員並非生於本國。

卡塔爾射手阿里是由Aspire學院培育,是該國青訓的代表作。(資料圖片)

2022世界盃8個球場現況及概念圖(按圖放大)

+9
+8
+7

一般人對卡塔爾足球的傳統認知是,他們用上大量的歸化兵來取得成功。在2004年,當時的卡塔爾主帥杜斯亞(Philippe Troussier)為了帶領球隊挑戰2006年世界盃外圍賽,更游說艾列頓(Ailton)、迪迪(Dede)等在歐陸闖蕩的巴西外援入籍卡塔爾,引起軒然大波。即使這個瘋狂的舉動失敗,但是卡塔爾仍然吸納部份外來球員,當中的代表人物包括來自烏拉圭的前鋒蘇利亞(Sebastián Soria,2006年代表卡塔爾U-23獲得亞運會男足金牌,是入選卡塔爾次數和入球數量最多的球員)、法國籍門將尼甘迪(Amine Lecomte)和葡萄牙藉的中堅柏度(Pedro Miguel,目前仍在卡塔爾陣中)。考慮到上述的第一點事實,卡塔爾體壇人材儲備嚴重稀缺,只有通過這種方法才能在短時間補足球隊戰力、在國際賽層面縮窄與其他對手的差距,這個做法也是無可厚非。

但是經過近年來的歸化風波後,國際足協對於球員入籍歸化設下嚴謹限制:球員本人、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中至少有一人出生於新國家,又或者他在 18 歲後連續在新國家生活滿五年,才可以申請轉換代表國籍,卡塔爾更難予取予攜。阿聯酋足協投訴卡塔爾有兩位球員違犯入籍資格,其援引的正是上一條理據(球員父母或祖父母欠缺國籍資格)。

來自烏拉圭的前鋒蘇利亞(Sebastián Soria)是卡塔爾隊史入球最多的球員。(資料圖片)

正因為這樣,卡塔爾當下的成功不可能隨便用歸化入籍這一點來解釋。自2004年起,卡塔爾成立大型青訓學院Aspire Academy(後文簡稱曰Aspire),以德國奧運項目訓練主管Andreas Bleicher和發掘美斯的前巴塞隆拿體育總監Joseph Colomer為領導人物,建立由U-9至U-17的各級青年梯隊,為國家隊的未來和2022年世界盃備戰做好準備。

卡塔爾成立大型青訓學院Aspire Academy,目標是未來。(資料圖片)

在2016年11月,球隊主帥科沙迪(Jorge Fossati)以反對卡塔爾足協排斥歸化球員、加強本國青訓球員的方針為由辭職。連卡塔爾自己也認識到,歸化球員可以擴大人材庫,但是固本培元的方法仍然是青訓,而這正是開始信任本國青訓的重要時機。如今卡塔爾一眾骨幹主力:艾菲夫兄弟(Ali & Akram Afif)、艾莫斯阿里(Almoez Ali),都是自Aspire學院培育出來的球員,而現任卡塔爾主帥巴斯(Félix Sánchez Bas)曾經長期在學院裏工作和指導這群子弟兵。

Aspire在2012年買下了比利時球會K.A.S. Eupen,確保學員在歐洲的競技環境裏有充分的比賽機會。圖為該隊與拜仁慕尼黑在卡塔爾踢友賽。(資料圖片)

有人說卡塔爾足球的成功,不可不提Aspire Football Dreams計劃。由2007年起,Aspire每年在非洲多國籌辦選秀賽,揀選有潛質的13歲球員往多哈的總部受訓,而其他未能往赴多哈的達標者就在本國的分部受訓。另外,Aspire在2012年買下了比利時球會K.A.S. Eupen,確保學員在歐洲的競技環境裏有充分的比賽機會,並以此作為他們轉戰四大聯賽的踏腳石。環顧整套規劃,卡塔爾球員不只受到精細的足球訓練,自幼也在學院跟其他來自非洲乃至世界各地的小將競爭,加上旅歐發展時有充足的配套,相對於其他亞洲球員更易取得成功。

卡塔爾首次打入亞洲盃,決賽擊敗日本封王,令不少人好奇這個國家如何發展體育。(資料圖片)

當然,Aspire Football Dreams亦引起不少道德爭議。西方媒體一直懷疑,卡塔爾只是借計劃「走後門」招攬非洲球員,安排他們將來入籍國家隊,這無疑是另一種「偽歸化」。這種陰謀論無從論證,至少我們目前沒有確鑿的例子證明目前有人自這條路躋身卡塔爾國家隊。而且,被選到Aspire Football Dreams的非洲少年,不一定能出人頭地,失敗的案例必定是壓倒性般高。他們本想通過足球脫貧,但未能圓夢後淪為低技術勞工、虛度光陰。公社早前有文章介紹書籍《The Away Game: The Epic Search for Soccer’s Next Superstars》,歡迎讀者讀一讀這部著作,認識卡塔爾人宏大足球夢的背後,多少不為人注目的故事。

對於卡塔爾能否在2022年世界盃取得可觀成績,我們很難下定論;但從他們的藍圖看來,路總算走對了。更況且,卡塔爾的例子也告訴其他後進,歸化和青訓兩大方針,本來就不矛盾。

2022卡塔爾世界盃的大使沙維(右),與秘書長參觀球場。(資料圖片)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