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歧視無阻望遠鏡看港足 視障球迷的自白與訴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穿起港超球隊傑志的藍色球衣,「阿東」於入場前跟記者談着他最心愛的西甲球隊皇家馬德里,「皇馬進攻及組織好好睇」。來季那一位球星加盟,他早有心水,一切跟普通球迷無異。

「阿東」有屬於自己的「睇波方法」,從望遠鏡觀看本地各項賽事,誰料卻成為被人欺凌、歧視的缺口。面對部份港人的無知及愚昧,他仍有決心逐漸改變這一切,「我不想透過事件換取任何利益,而是想社會關注殘疾朋友,給予我們一個平等、獨立的權利。」

他的視野,早比我們這些「正常人」望得更遠。

攝影:梁鵬威

走進旺角場,「阿東」第一時間上前拿取打氣物品,他是位不折不扣的本地波球迷。(梁鵬威攝)

到旺角大球場觀看本地球會出戰亞洲賽,對普通球迷來說,是件最正常不過的事,不過對於視障人士「阿東」,卻是另一個故事。

因遺傳所致,阿東天生嚴重弱視,雙眼均患有白內障。假如坐在近中線位置的觀眾席,他雖可見大銀幕上的球隊隊徽、隊名及比分,卻很難看清對岸較小型的分牌。比賽間期他基本上能知道球員跑動的方向與位置,但仍需望遠鏡協助,才能看得見皮球,「足球比賽最精彩是進攻與入球,場上各種策劃和戰術,就如象棋一樣,要知道球員如何執行教練的指令及陣式,否則入場亦沒有意義。不過足球體積較小,要仔細地看清楚球員如何盤扭等,便要以望遠鏡追蹤皮球的動向。」

「阿東」手持的是單筒望遠鏡,約值700至800港元,記者嘗試拿起使用,若調教至合適度數,可由25段看台清晰地直望後備席。(梁鵬威攝)

望遠鏡睇波惹懷疑 遭誤認「賭波集團」兼人身攻擊

或許是健視人士難以想像視障人士的處境,當阿東四月在亞協盃分組賽——和富大埔對航源的比賽中,繼續以「自己方式」睇波,卻引起嚴重誤會。當日他獨自入場,因亞洲賽門票設有劃位限制,未能一如以往地坐於較少觀眾的位置。賽前他以手機辦公及上網,將臉貼近電話細看,先引來一位男士懷疑,「他每隔數分鐘便擰轉頭,站起來望我的電話,想知我在做甚麼。如是者發生了5、6次,我都沒有理會。」

直至比賽上半場33分鐘,航源球員主射罰球破網,阿東透過望遠鏡睇重播,細聲自言自語道:「皮球在大埔門將『德古』曾文輝的右手旁邊入網,他有點責任。」卻換來後座一位球迷以「賭波集團收聲啦」、「死盲喱」等言語人身攻擊,加上在旁約20人起哄,足總職員結果邀請他到場邊查問。阿東解釋及出示殘疾人士登記證後,對方仍尋求駐場警員協助,將以上程序再重複。

如要觀看細節,「阿東」要將眼睛貼近物件,他稱若長時間睇電腦工作,亦會戴眼鏡盡可能維持視力,同時正跟醫生相討,考慮動手術。(梁鵬威攝)

遭人拍片放上網起底,會影響協進會聲譽,以至家人和朋友,蝕底的是我自己。
視障球迷 阿東

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成立於1964年,是首個由視障(失明及弱視)人士組織及管理的自助團體。協進會為會員提供社交、康樂、教育和就業服務,協助他們使用資訊科技,以及倡議視障人士全面參與社會事務。

大家可按此透過01心意網上捐款去支持協進會,善款能為視障人士推行各項所需的服務,令更多的視障人士得到所需服務及發揮所長,一同為實現共融社會而努力。

按此了解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更多詳情

按此透過01心意網上捐款支持協進會

半場無奈離場 嘆公眾教育不足

即使最後警員還阿東清白,他仍選擇於半場時間離開,「若再回座位被那20人圍着,遭人拍片放上網起底,蝕底的是我自己。作為成年人,亦是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的執行委員,知道自己的身份,如被評擊會影響協進會聲譽,以至家人和朋友。」

阿東的這個答案,令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自問若遇不平,或難忍一時之氣;他卻能及時考慮後果,可見其思想相當成熟。他又坦言並不會追究責任,明白足總及警方只跟程序做事,一切合情、合理、合法,「或許是足總資源有限,部份兼職同事培訓不足,例如我曾跟全失明朋友入場,有安檢人員認為摺疊後的專用手杖是攻擊性武器,感覺是公眾教育出了問題。」

球迷入場前需通過安檢,「阿東」指曾有全失明人士的行路手杖,被誤當攻擊性武器。(梁鵬威攝)

我恐懼,因未知會否再遇見歧視者。
視障球迷 阿東

欺凌歧視留下陰影 懼怕再獨自入場

有人說不知者不罪,但其實無知可以很恐怖,面對欺凌及歧視,阿東口說感到無奈與不快,但實際上他害怕讓自己再受傷害,沒有勇氣再獨自入場觀賽。「原先想入場支持和富大埔對朝鮮球隊4.25,但沒有朋友陪伴下,我恐懼,未知會否再遇見歧視者,結果只可以在家看直播,仿彿失去了睇波的權利。」

不實的指控帶給別人的傷害,可能是無底深潭,惟最近亦有另一視障人士被網上公審,質疑其「扮盲搵食」,阿東認為大眾未經查證便妄作猜測及指控,行為過份,「要別人尊重你,你先要尊重別人。大家有沒有想過別人的感受?網上分享再分享,威力可以很大,無形的傷害並非一朝一夕可丟淡,可能令當事人留下陰影。」

欺凌讓「阿東」留下陰影,沒有朋友陪伴的話,他只能放棄入場。(梁鵬威攝)

社會認知難在短時間內改變,但逃避的話,大家便一直不會改善。
視障球迷 阿東

縱遇奇異目光 堅持心中理想

本地球壇千姿百態,球迷有老有嫩,亦包括視障及其他有特殊需要的人士,他們或者身心上有限制,但對足球的熱情不比普通人少。以阿東為例,他對本港球會及比賽暸如指掌,就連各項賽事的全名、賽制及規則都無所不通,對本地足運發展的認識甚至比常人深,但偏偏遇上球迷刁難,令記者亦不禁慚愧起來。

可是阿東卻認為今次事件,讓自己可為其他同路人以身作則,「大家可能不認識視障人士,但並不代表我們要放棄自己的理想。我想跟殘疾朋友說,即使遇上困難及奇怪目光,仍要堅持自己想做的工作、目標及興趣。社會認知難在短時間內改變,但逃避的話,大家便一直不會改善。」

「阿東」眼中的世界其實跟常人相差無幾,對足球的熱情及認識或比我們更甚,卻因一支望遠鏡而受盡歧視。(梁鵬威攝)

足球是我快樂的泉源,更讓我見識到各國球迷的打氣文化。
視障球迷 阿東

堅持追逐興趣,只因足球對阿東來說,是工作外少有的娛樂。他自小便透過收音機接觸各種足球資訊,長大後亦能在電腦上得悉即時賽果。從2014年阿根廷訪港友賽首度跟隨朋友入場開始,閒時便會相約好友觀看港超或港隊賽事。足球除了是他跟普通人無隔膜地溝通的橋樑,更助他開闊眼界,「足球是我快樂的泉源,更讓我看到不同文化。早年的亞洲賽及英超亞洲挑戰盃,有來自英國、泰國、日本與韓國等地的球迷,見識各國打氣模式,這只有足球才做得到。」

並非想別人同情我,我喜歡自費入場,這才是支持本地運動發展的方法。
視障球迷 阿東

拒絕免費門票 「真金白銀入場才算支持」

談及本地足球,阿東指小時候從父親口中得知60至70年代的港足盛世,他慨嘆港隊自1968年後便再沒晉身亞洲盃決賽周,由「中港大戰」說到港足主帥,他自有一番見解。但認為球迷若望香港足球進步,不應過份強調本地聯賽水平跟外國之間的差距,「港超跟中日韓,甚至歐洲二、三線聯賽有很大距離,可是作為香港球迷,入場最重要。球會找班主投資,有球迷支持的話,老闆才會感覺有人認同。」本身是「擁南躉」的他,經歷愛隊自降甲組,因此感受更深:「有很多地區球會很有心去推動,亞洲賽亦有成績,希望大家不要只選擇大球會。」

近期有本地球迷批評部份賽事門票高昂,減少購票入場意欲,但即使阿東於事件發生後獲大埔及傑志提供免費門票,他仍一口拒絕,決意要用真金白銀,為香港足球送上支持,「我並非要別人同情我,或透過事件換取任何利益。我喜歡自費入場,這才是支持本地運動發展的方法,向社會發放正面訊息。」阿東更承諾,會繼續入場觀看港超及香港隊,尤其是9月份的舉行的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希望帶同更多全失明人士入場,支持香港足球發展!」

「阿東」堅持自費入場,訪問當日正值傑志迎戰航源,符合特惠票資格的「阿東」,考慮天雨及劃位等因素,決定以120元購買正價門票入場。(梁鵬威攝)

配套不足剝削睇波權利 望引進「口述影像」服務

說到這裏,大家可能會問:全失明人士入場又可如何「觀看」球賽?其實在去年世界盃期間,有哥倫比亞球迷就曾邊看電視畫面,邊抓着失明球迷雙手,以自創手勢在紙板上模擬球場情況,讓對方了解比賽進展。而更簡單的方法,便是透過「口述影像」服務,為視障人士提出語音旁述,加上現場環境氣氛,讓有需要的球迷都能全情投入。

在社交網站撰文喚起大眾關注的社工「阿君」,本身亦是香港失明人協進會項目協調主任,一直跟進視障人士的融合教育及就業。他稱現時本港對視障球迷配套不足,降低他們入場意欲之餘,同時令公眾認知大減,形成「惡性循環」。

「其實他們都會安裝收費電視或『搵Link』、凌晨起身『睇』波,甚至建立群組傾波經,熱愛程度跟大家沒有分別。」所以阿君閒時會充當義工,帶領視障人士入場,由他擔任「旁述」角色,惟一張嘴能力有限,始於難以滿足所有需要,「即使我跟他們說未必能完全轉述所有事情,但他們亦堅持入場,希望感受氣氛。以往他們可聽電台直播,但現時網上直播平台非實時,引致未能即時掌握比賽進展。其實這是門專業,自己可做的不多。」

「阿君」及「阿東」同是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成員,兩人閒時一起入場睇波,訪問當日賽後便跟「阿東」最欣賞的傑志球員華杜斯合照。(受訪者提供)

口述影像並非複雜技術,為何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總是慢別人一拍?
視障球迷 阿東

無論阿東或阿君都強調,普通人能做到的事,視障人士同樣有權利去達成。觀看運動比賽,只是最基本不過的要求,若因欠缺「口述影像」服務而剝奪其撐港足的資格,「是絕對不公平」。因此他們期望足總可將此技術引進本港,阿東指:「中超或歐洲其他聯賽都有此服務提供,以阿仙奴為例,購票時只要表明需要,對方便會安排有關儀器及服務,這並非很複雜的技術,為何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總是慢別人一拍?」

按此了解更多歐洲足協有關「口述影像」的服務

多間歐洲球會均設有「口述影像」服務,讓有需要的球迷亦能置身其中,而CAFE(the Centre for Access to Football in Europe)更是歐洲足協的夥伴,目的是協助殘疾人士體驗歐洲各大聯賽的賽事。(薩格勒布戴拿模Twitter圖片)

政府承諾未兌現 傷健共融只是口號?

阿東的遭遇引起社會及傳媒關注,亦有港超球隊希望未來能跟香港失明人協進會合作,在下季的主場賽事自費安排足球評述員,即場為視障人士進行「口述影像」服務。有留意網民回應的阿東,衷心感激各界鼓勵,坦言迴響出乎想像,他亦稱政府應就事件反思及檢討,「今屆政府上任前曾向殘疾人士承諾,以不同方法推動殘疾人士服務,如就業、學習、運動及旅遊等,但時隔兩年承諾仍未實現,同類事情在我身上已是第4次發生。」

阿東認為背後最重要的,還是公眾教育問題,「通識教育要求學生全面、多元化發展,增加思考分析能力,不過卻沒有認識殘疾人士需要;政府宣傳片不足、本地電視台亦缺少有關節目,如何宣揚傷健共融?」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2014年的資料,本港共有578,600位殘疾人士,而視障人士總人數則是174,800位。「阿東」指當中若只有1%的朋友能夠入場,對本地足運發展亦有幫助。(梁鵬威攝)

足球無分國界及身體條件,雖然部份人身體上有殘疾,但他們依然有權利感受足球的樂趣。這些人觀看足球的方法或許跟普通人有異,但大家不妨善意發問及了解,無需大驚小怪及亂作極端猜測。

其實視障人士追求的,並非大眾施捨,而是原來屬於自己——平等、獨立地去做任何事的機會。

燦爛的笑容,是透過欣賞足球賽事而獲得的快樂,同樣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梁鵬威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