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李文恩1】押上理文之名 交重學費卻未言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許多球迷看到「老細足球」當中弊端--有些球隊老闆投資不長遠、也有人過於干涉球隊行軍排陣,然而香港的現實就是沒有「老細」,難有足球;「老細」若有心、又願長遠投資,更是福音。

「有些言論說我不懂搞波,」理文足球會會長李文恩在辦公室與《香港01》記者對談,說着投資理文足球隊3季以來的經歷,「我沒想過放棄,理文是一個長遠的計劃。」放在桌上的,是球隊創辦以來首個錦標--菁英盃。

攝影:羅君豪

理文今季聯賽戰績難言令人滿意,最後獲得菁英盃,總算劃上圓滿句號;錦標之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季初提出「入選港隊獎金」,整季下來,理文球員無論入選香港成年代表隊、B隊或梯隊,都有5000港元獎金,不算多,卻反映背後投資者的用心。事實上,理文足球會會長李文恩小時候常到香港大球場睇波,最記得「矮腳虎」史賓沙;從「五一九之役」、2015年的「中港大戰」到今年在蒙古的U23亞洲錦標賽外圍賽,他即使未能到場都會收看直播,或至少會留意賽果,絕對是忠實球迷,投資足球也從心出發:「作為香港人,希望可以為香港做一些事,我喜歡足球,為何不投資足球?」

理文今季低開高收,以一個菁英盃為球季劃上句號,總算成功。(羅君豪攝)

希望尋回記憶中的快樂足球 理念源自流浪

李文恩坦言90年代末娛樂多了,「扯走很多客,沒辦法」,現今球市雖不算太差,但絕對比不起Norman兒時的興旺,為何仍願每季豪花8位數投資?他笑笑,直言:「香港很多事都無幾十年前這麼風光,沒理由不搞吧!這些事仍存在的,香港電影也沒有幾十年前輝煌,難道不拍嗎?這不是原因。」他說,只想為香港做一些事,他記憶中的足球能為人們帶來快樂,「足球仍是一種娛樂,希望做好一點,大家看我們踢波是開心的。」

李文恩投資足球已遠不止3個球季,他少時已認識流浪足球會會長莫耀強,自有工作能力開始就贊助流浪,「由04年開始,銀碼有時多有時少。」儘管他當時從不涉足球隊管理,但眼見當時的流浪出產了陳偉豪、盧均宜、林嘉緯等本地球星,莫耀強的理念對他日後搞波,影響深遠:「最記得偉豪,他跟了流浪幾年才上山⋯⋯莫先生的理念影響了我,搞波,未必夠班霸爭,因為好球員會有人搶,你出十萬、他出十五萬,為何要跟人搶?為何不找有潛質的本地球員,多給他機會上陣?說到尾,所謂青訓,就是要讓年輕人出場。」

李文恩80年代開始已留意本地足球,長大後有了經濟能力,就開始贊助本地足球,至今已15年。(羅君豪攝)

用理文這個名,就是想給自己一個壓力,不要搞衰。
理文足球會會長 李文恩

搞波首兩季「交很多學費」 以理文之名給自己壓力

到3年前,李文恩開始以理文名義籌辦球隊,首季雖是「理文流浪」的名義,但其實已幾乎由Norman全權負責,一季後再正式獨立成軍。當然,搞波不是《Football Manager》,不是花了時間、金錢、用心,就必然有收穫,李文恩坦言首兩個球季遇上不少打擊:「很多事交了很多學費,惟有經一事長一智,交得最多學費,是選人方面、每一方面也有⋯⋯就像剛做生意不懂做,又蝕本又無客,有點像那種感覺。」「蝕本」、「無客」兩季半,很多人會選擇止蝕離場,身為理文化工首席執行官的李文恩,卻沒有為自己留後路:「沒想過要放棄!我會為球隊掛上理文的名字,也是一個挑戰,若踢得太差,會影響到公司,香港足球雖然不算太多人關注,但一些(商界)前輩若看報紙見到理文又輸波,也會有微言。用理文這個名,就是想給自己一個壓力,不要搞衰。」

交過許多「學費」,理文今季初大刀闊斧更換幕後班底,領隊馮嘉奇等悉數離開,換上闊別香港頂級聯賽多年的陳曉明任主教練,再增加班費,簽入多名本地年輕球員,目標定在聯賽三甲,未料2018年從8月到12年期間只贏過一場,每一場比數,Norman都清楚記得,對他而言最大打擊的是第3輪聯賽淨吞飛馬4蛋,「第一場對傑志輸0:2、第二場對元朗也是0:2,元朗那一場只是欠缺機會;對傑志輸也沒關係,他們是班霸……對飛馬本以為會贏,但結果很差!那時輸完波,我呆了,不斷回想全場的情景,不停去想為何會輸⋯⋯」

李文恩以家族事業「理文」為球隊名稱,希望推動自己做得更好。(羅君豪攝)

曾遭批評不懂搞波 季中及時求變

今季很長時間,理文都在護級漩渦中與凱景周旋,李文恩曾受不少批評:「理文聯賽踢得不好,有些評論說我不懂搞波。我懂不懂搞(波),你可以評論我,但這些言論會激發到我,我會想方法去進步。」理文的比賽結束後,往往可見李文恩到場內與教練團談話,了解球隊及比賽情況,他說,自己跟陳曉明的理念很接近,雖有過爭拗,但對方是自己遇過的人之中,第一個會以團隊利益為依歸的人。Norman坦承,季初對於陳曉明的進攻理念過於理想化,「敗予飛馬那一場,動搖了我們本來很大的信心,因為那一場是完全按照練習時的踢法,但結果真的很差,那是低潮。」多番受挫,李文恩沒有選擇即時更換教練團,反而多番與陳曉明溝通,尋求改善方法,「季中我向他說了一句話:改變自己,遠比改變十一個人容易。」

理文半季及時調整過陣容及戰術,簽入尼迪利及沙普夫,來到季尾,終於有收穫,一段3勝1和的走勢,理文在聯賽成功「上岸」、同時獲得菁英盃冠軍。但就如李文恩不斷求進的工作態度,他說,加時階段干沙利斯攻入致勝球時,他無比興奮;但封王之後,他已開始思考來季的計劃,「捧盃時,覺得終於有一個成果,但我已在想接下來應該怎樣做,長遠來說,不會只滿足在一個錦標,要持續進步。」理文的目標一直定在聯賽三甲,但在其他球隊加大投資、球員身價不斷上漲之下,要爭取好成績的難度愈來愈高,下一季,李文恩又有什麼想法?

李文恩做事不斷求進,對於營運球隊也抱同樣積極的態度。(羅君豪攝)

捧盃時,覺得終於有一個成果,但我已在想接下來應該怎樣做。
理文足球會會長 李文恩

「一直以來,我們都以前四為目標,但現在我們跟前四仍很有距離。」三季過後,李文恩認清了現實,新季目標,仍要視乎組軍情況。長遠而言,Norman希望理文能跟將軍澳區議會有所合作,繼續發展下去,更想如傑志般擁有自己的訓練場,「但真的太難了!現在香港土地很多爭議,還要起訓練場?我有查詢過,但真的太困難,主要是劃分土地用途的問題,香港不止得足球一項運動,而政府的土地用途區分得很清楚,有些體育用地面積太小,不夠搞訓練場。一切都是政府主導下,我們只能被動。」這大概是許多足球、以至其他體育運動投資者的難處。

陳曉明今季重返香港頂級聯賽,然後球隊大半季的表現都不理想,李文恩亦選擇留用,「他是我見過第一個以團隊利益為依歸的人。」(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理文即將踏入成軍第四個球季,李文恩回首過往三季,又有什麼得着?從商多年的他認為,管理球會較管理公司更困難:「造出來的產品,萬變不離其中;但環觀全球,除了西班牙,足球聯賽每季排名都可以很不一樣,這項運動的不確定性很高。」在香港經營球會難有利潤,卻需要比經營公司付出更多心力,但李文恩說出了無論班主、教練或球員都應有的態度:「既然做得,就不要退縮,繼續學習。」

三季過後,理文終於得到一個菁英盃,較許多球隊更快贏得錦標;李文恩有長遠目光,未來的理文又可走到多遠?(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