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修煉.何柱霆】花式跳繩世界冠軍的時間觀 那是極致的執著

撰文:葉詩敏
出版:更新:

「噠噠噠噠噠噠……」光聽聲音數不清節拍,定睛細看也未必看得真切;只見何柱霆手腕打圈快速擺動,一根幼繩在空中極速翻動,左右腳以驚人彈跳頻率交替踏地。30秒、3分鐘,時間是一個概念,但對這名兩屆跳繩世界冠軍來說,時間也是束縛,需在追趕時間中寫下世界紀錄。
攝影:龔嘉盛

時間跳轉到何柱霆小二的時候,初次接觸跳繩只因為是羽毛球中的體能訓練,那時他已是最快完成跳繩訓練一個,後來被老師挑選加入了跳繩隊。小六時在一次跳繩精英賽中贏了其中一個項目,被問有沒有興趣參加港隊選拔賽,就此展開了香港代表隊生涯。「那年參加了人生第一個國際賽,取得了12歲以下組別的總冠軍,成功感和歸屬感愈來愈大,正式開啟了我在跳繩的旅程。」

對於那年在印度舉辦的跳繩世錦賽,他笑言最深刻的回憶便是「嘔」,「之前未搭過飛機,那一次最大的感覺就是由上機嘔到落機。雖然開始進入跳繩範疇,但仍是年少無知,不知道什麼是運動員意識。去到比賽場地跳完自己比賽,試過問『走得未』而被人鬧。」他坦言初接觸便很喜愛這個運動,卻未深入了解其實跳繩與運動員身分是什麼。「那時的感覺是很開心的,雖然跳繩是很冷門的運動,但能成為這個冷門運動的香港代表,而且可以到印度比賽,成功感是很大的。」

花式跳繩在香港是冷門運動,卻正正因為它冷門,令何柱霆更有成功感。(龔嘉盛攝)

由初生之犢、他自己口中的年少無知,到2019年已是兩屆世界冠軍、寫下4X30秒單車步接力賽世界紀錄。何柱霆回望10年前首次參加個人賽時碰一鼻子灰。代表繩總出戰亞洲跳繩錦標賽的個人賽,教練鄭淦元(Ken Sir)認為他取得總成績冠軍機會很大,何柱霆卻發揮失準:「不知是否第一次參加個人賽,每個運動員都有爭勝的心態,但可能我的心態過強,控制不住自己的比賽心理狀況。」他在比賽前一天的30秒速度跳打破了自己最佳個人成績差不多3至4下,「我們每上一下都是很難的,那時就覺得『掂喎』,但可能動作微調上的力度不同了,很快便『Kick』繩,就好似110米欄運動員中間跌了3、4個欄。」他在賽後哭了很久,直至第二個項目前還在哭,他笑言記得教練鼓勵他道:「教練說『你kick繩10次都入前三,怕咩』」我3分鐘『kick』了20次,成績是399下,第3名就剛好400下,我就只差那一下。」

他說,一秒鐘可跳到約7下,但是,就在不到一秒的一刻,與獎牌擦身而過。原本目標是3個項目取得總成績前三,最後卻只得一面個人花式金牌。「在很多人眼中,可能覺得那一屆我是失敗的,但對我來說,是我運動員生涯有所成長的一年。因為那一次,我才知道如何控制、如何把練習練到的用在比賽上,對我之後比賽很大幫助。」正是慘敗的經歷,成就了兩屆世界冠軍。

貴為世界冠軍,但何柱霆當年也曾因怯場而失準。(龔嘉盛攝)

4×30秒單車步接力賽創世界紀錄

雖然不是全職運動員,跳繩仍是何柱霆的生活重心。除了跳繩、練繩,就是教班,一星期練習6日,他直言與很多跳繩運動員一樣,上下午教班後,有時到晚上練繩時已筋疲力歇。熱愛,是無分全職與否;熱愛,就是堅持的唯一理由。我們好奇問3分鐘耐力賽時,一邊跳腦海中會想什麼。「小時候無聊一點,會想『快點跳完可以快點去廁所』、『跳完可以去食飯』。」他笑道。「我在頭兩分鐘的每一個30秒都會數住,希望可以追趕到目標,最後15秒都是數次數,會想『差少少可以追到、可以追到』。」本住「追得幾多得幾多」的決心,才能造出一個又一個的紀錄。在剛過去的10月初,港隊又寫下了歷史新章,何柱霆、劉浩男、沈保衡、陳卓男4人出戰中國跳繩公開賽,合力在4X30秒單車步接力賽中跳出404下的成績,打破同樣由他們於2014年寫下的396下世界紀錄。

何柱霆無懼花式跳繩的艱苦訓練,全因一份熱愛。(龔嘉盛攝)
何柱霆完美展現高難度動作。(龔嘉盛攝)

還記得5年前第一次登上世界之最的滋味嗎?

「那次世錦賽剛好在香港舉辦,因此特別有意義,就好像把我多年在跳繩得到的回饋到香港。」除了與香港共浴榮光,何柱霆坦言喜愛街頭表演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讓花式跳繩這項冷門運動更受大眾認識。「街頭表演時,旁邊觀眾可以拍片、欣賞到跳繩,知道跳繩不只是前繩,可以玩得很勁。」看到他們在團體花式跳繩中於繩間空中翻身、彈跳,整個感覺很「武術」,我問香港是否有獨特的一套風格,何柱霆坦言香港隊不多不少影響了周邊亞洲選手,「香港男子跳繩愛以爆發性、多重動作為主,中間不太間斷,但外國會斷得較多,我們保持住這種風格,日本、澳門和韓國等都嘗試這樣不斷多重跳。」他表示盡量都會做難度高動作。

「每位代表香港的運動員,背後總有他的責任。」香港跳繩隊在去年的上海世錦賽勇奪88面獎牌,更包辦男子組總成績三甲。(被訪者Facebook圖片)
我不想浪費一分一秒,既然我是有能力做到的話、我用到的時間,何不去用盡。
何柱霆

未來,曾跳出30秒105次(210下)個人最佳紀錄的他,期望能盡快追回多年前的這個紀錄,並在3分鐘內挑戰550下。「我被30秒困擾了很多年,想盡快追回!」

世界冠軍的時間,在物理上的確與人無異,然而他對時間的執著比一般人更強:「我會選擇用盡每一分每一秒,不論是速度抑或花式項目,我不想浪費一刻。我既然是有能力做到的話、總之我用到的時間,何不去用盡?」

30秒,何柱霆一直追趕,期望再破世界紀錄。(龔嘉盛攝)
何柱霆手上的CASIO MRG-B1000D-1A,以極致工藝呈現盔甲、刀劍和其他日本武器的金屬美學。(龔嘉盛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