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重罰俄羅斯禁藥事件避無可避 體育問題政治解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反禁藥組織(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禁止俄羅斯參與未來四年的世界性頂級體育賽事,包括明年東京奧運、2022年北京冬奧及卡塔爾世界盃。禁藥問題未必能完全消滅,但反禁藥實驗是事關國家的信譽,而俄羅斯一次又一次地親手毀掉洗刷污名的機會……

撰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2014年索契冬奧爆出大規模的運動員服用禁藥醜聞,俄羅斯政府和藥檢部門自此一被指控長期捏造運動員的藥檢報告。普京政權只是以「政治制裁」為由,反擊有關批評。即使2016年俄羅斯國家杜馬(即國會)通過反禁藥法案,但該國仍然難逃輿論質疑。2018年世界盃期間,便有聲音要求國際足協公開對俄羅斯球員的驗尿程序和細節。近5年來,俄羅斯沒有改善藥檢工作的透明度,欺瞞外間的問題沒有改善,最後釀成舉國被封殺的惡果。

俄羅斯以主辦國身分殺入世界盃8強,當中藥檢程序未有公開。(路透社)

世界反禁藥組織於本月初宣布禁止俄羅斯參賽4年。(路透社)

今次的禁令,卻不是因為這數年來的醜聞,而是俄羅斯反禁藥組織實驗室的數據造假。WADA監督世界各國反禁藥組織及政府部門,跟從WADA訂下的規範進行藥檢工作,其權力受到《世界反興奮劑禁藥公約》簽約國認可(包括美、中這類體育大國)。2018年9月,俄羅斯本有機會洗刷污名,當時WADA恢復俄羅斯反禁藥組織(RUSADA)的資格,前提是俄羅斯必須在該年12月初,把莫斯科實驗室儲存的數據和樣本交給WADA。但俄羅斯遲了一個月才把數據交給WADA,令人懷疑當中是否有人做了手腳。

俄羅斯總統普京指摘禁藥問題是「政治檢控」。(路透社)

俄羅斯反禁藥組織主席根努斯挺身而出,表明在俄國藥檢事宜中無能為力。(路透社)

有趣的是,俄羅斯政府辯護延遲送呈資料之際,RUSADA負責人根努斯(Yuri Ganus)帶頭「篤灰」,暗示莫斯科政府把經過篡改的數據送呈WADA。根努斯被國際同行評為「反禁藥沙皇」,他指自己被任命只是當局的權宜之計,事實上他和屬下都沒有權力進入數據庫。

俄羅斯運動員如能通過禁藥問題,仍可參加世界性運動會,但只能以奧運旗代表的獨立身分參賽。(路透社)

正如WADA主席Craig Reddie所言:「我們處處給予俄羅斯機會,為了俄羅斯運動員的前景與維持體育界誠信,讓旗下機構能夠恢復秩序,重新加入反禁藥的體育圈,但俄羅斯卻選擇繼續欺瞞與否認。」雖然俄羅斯體育部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上訴推翻判決,但經過五年的深入調查,當局如沒有確鑿的證據,不可能貿然下此禁令。就連根努斯本人也認為,推翻禁令幾無可能。

俄羅斯在平昌冬奧奪得兩面金牌,包括女子花式溜冰的薩姬杜娃,當時亦是以獨立運動員身分參賽。(視覺中國/資料圖片)

禁令畢竟是對事不對人,所以與禁藥撇清關係的俄羅斯運動員,仍能以獨立身份參賽,值得每一位體育迷慶幸。再說問題的本質,是有人用政治問題掩蓋體育問題,抑或是相反呢?要文明世界肯定,卻把文明世界規則置之不理,俄羅斯根本不值得同情。

三屆世錦賽跳高冠軍拉薛絲堅娜多次發聲,要求國內部門正視問題。她因俄國田徑總會被禁止參加2016年奧運,無緣競逐。(路透社)

運動公社介紹︰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註:文章不代表香港01立場;譯名由作者提供;標題為編輯所擬】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