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禁賽判辭】藥檢人員逃避出庭 審前審後6度被騷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聽證會之上,孫楊侃侃而談,為自己申辯,數藥檢人員的不是,又傳召醫生與領導作供。上訴方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亦傳召證人談及藥檢程序,偏偏不見本案關鍵證人現身。

藥檢三人組沒有現身聽證會,各以其他方式作供。部分人因遭受恐嚇而不敢「蒲頭」,前後6次,橫跨聽證會。法庭一再命令各方不得騷擾證人,過後仍有騷擾報告,當中部分與孫楊母親楊明有關。

據CAS頒下詳細判辭,WADA先後6次提出藥檢人員被騷擾,曾有人表示擔心「身家性命財產」。

孫楊母親楊明愛兒心切,案中出庭作供,聽證會後公開呼冤。(資料圖片/路透社)

第一回:2019年6月20日

WADA向CAS提出上訴後,與孫楊及FINA處理法律程序,準備聽證會。孫楊一方提出證人列表,同時要求WADA傳召3名藥檢人員出庭作供,否則法庭應對他們的供辭適當地「減分」。不過,WADA在上訴摘要中首次提到有證人受恐嚇,孫楊一方確認楊明曾接觸女抽血助理及男藥檢助理,以求「搜集案件資訊,尋求他們協助」,但不是恐嚇。

第二回:2019年6月24日

WADA呈交女藥檢官及女抽血助理的供辭指,孫楊的助手接觸他們後,「擔憂自身、經濟及家人的福利」,更表明憂慮在案件作供後,會被孫楊相關人士及支持者報復。WADA要求法官團發出命令,禁止孫楊、其家人、律師或相關人士接觸藥檢人員,否則難望他們現身作供。

國內龐大「粉絲」群,不少隨孫楊出賽去支持,事後繼續撐到底。圖為光州世錦賽的「孫粉」。(Getty Images)

第三回:2019年9月19日

與訟各方此時已向女藥檢官視像取證,正安排以類似方式向女抽血助理取證。WADA又報告女抽血助理受恐嚇,相信來自與本案有密切關係的人士,意欲影響她作供。法官團早前已要求各方保密案件資訊,今回則發出命令,禁止各方騷擾證人,否則會作適當衡量。

第四回:2019年10月30日

距離聽證會尚餘半個月,WADA再次報告女抽血助理受騷擾,事緣其個人資料被外泄,相信意在影響她與男藥檢助理作供。孫楊一方及FINA翌日否認有關,法庭僅重申要求各方保密。

女藥檢官及女抽血助理,在11月15日公開聽證會之前,分別以視像方式作供。男藥檢助理一直僅提供書面供辭,直至聽證會前夕才表示願意作供。法官團指多月來邀請男藥檢助理出庭不果,快將開庭又突然現身,態度搖擺不定,決定不接受他出庭。

孫楊在上訴聽證會首先出庭作供指藥檢人員的授權不足,該三人全部沒有出席作證,證供以其他方式呈上。(資料圖片/美聯社)

第五回:2019年12月5日

聽證會在網上直播,完結後約半個月,WADA質疑孫楊一方違反法庭命令。WADA報告,孫楊母親楊明公開片段,拍攝到女藥檢官及女抽血助理的容貌。而且,有孫楊一方人士,聯絡女抽血助理任職醫院的管理層,要求與她會面。法庭四天後通知與訟各方,若事件屬實,即違反法庭命令,仲裁團有權自行斟酌影響。

孫楊在聽證會稱手上有事發時的片段,他於事發後公開,畫面攝得藥檢人員的容貌,惹來投訴。(資料圖片)

【孫楊藥檢案判辭解讀系列】

(一)藥檢過程細節全記錄 一個動作惹起孫楊抗議

(二)能夠說服FINA的理據 為何不攻自破?​

第六回:2019年12月20日

WADA懷疑孫楊在社交媒體的貼文,對女藥檢官帶有恐嚇及報復成分。孫楊否認,稱貼文沒有提及女藥檢官的名字,沒有違反法庭禁令,且WADA提供的貼文英譯版本不正確。

孫楊禁藥事件簿(點圖放大)

+3
+3
+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