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浪】始於西貢的香港魂 直立板運動員Stand Up撐港醫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末的西貢市,在這數個月的抗疫日子中,人們以「逼過旺角」來形容,城外的人栽進小鎮盼被悠閒的海洋日常治癒。

這天由碼頭沿海濱走去沙下灘,不足5、6分鐘的路程,走着走着看到了「藍天體育會」擺在海灘小路的攤位,數名曬得黝黑膚色的教練如常為客人們登記租借直立板、獨木舟等裝備。

暴烈的陽光下,疲情稍微穩定後的沙下人來人往,這4名直立板教練一邊教班一邊抽時間訓練,他們將要為本地醫療服務籌集資金,在5天內划板環港180公里。大海男兒確信香港人有種責任,逆流而上,療癒自己亦為他人。

攝影:盧翊銘

「大海有治癒的能量」、「望住個海好Relax好Chill」,信不信由你,反正眼前4個人、連同我與攝影師都被這道湛藍的海平線所療癒。西貢沙下,把香港衝浪及直立板總會會長吳宇豐(Bryan),與伍英麟(Alan)、戴廣達(阿達)和黎紀賢(Edmund)連結了起來,在這個狹小的內海灣,他們被海浪治癒,也期待更多人有閒暇拾回在大海划板的忘憂時間。

左起戴廣達、吳宇豐、伍英麟與黎紀賢,4人將在周一以直立板環港180公里為醫護機構募集資金,感謝他們的無私。(盧翊銘攝)

港隊代表Bryan在2005年開始接觸直立板(Stand-up Paddle Board,簡稱SUP),3年後成立了總會,由小到大都在「藍天」玩水上活動的Edmund約4年前開始擔任起SUP教練,25歲的Alan和阿達同在4年前一次學校課程中初接觸SUP,當時導師的Edmund看他們既感興趣又具潛力,便開始培訓起來。Alan與阿達,短短一年後已為香港出戰國際大賽。

4人雖然大部分時間都被西貢海的謐靜所包圍,惟看到2020年才不過5個月,這些日子香港已經歷萬千變化,全城的抗疫日常是搶口罩、廁紙,「社交距離」、「限聚令」等成為熱門搜尋關鍵字,Bryan便泛起為醫護人員籌款的念頭,其餘3人也以行動支持。

兼職運動員戴廣達(左)和黎紀賢需在教班後再訓練,即使少了休息時間也享受直立板的樂趣。(盧翊銘攝)

由最西面的島划到最北、最東面,地圖上像是一個微笑的弧線,冀香港人再辛苦都能撐住。
香港衝浪及直立板總會會長 吳宇豐

5日划180公里是個怎樣的概念?在陸上的話是跑4個馬拉松有多,還未計在外海對抗順風、逆風與天氣的外在因素。

「我們面對風浪、困難的時刻,都要以香港人精神堅持下去,頂住上,我們想藉這一次艱難的路線作示範。」直立板的英文是Stand-up Paddle Board,他想勉勵港人要「Stand Up」抗疫,順流、逆流都靠自己一一撐過去。這個由西至東、從未有其他直立板手划過的路線,他還為港人賦予另一個意義:「最外圍由最西面划到最北面的島、再到最東面的島,好似一個微笑的弧線,想帶點歡笑予香港人,再辛苦都撐住。」

訪問當天正值忙碌的星期天,大家在教班休息時間抽空接受訪問,他們透露很多學生一直練下去後變成了教練,「好似一直增加家庭成員般,出了海與其他玩家又會互相照顧,很有一家人的感覺。」(盧翊銘攝)

平均每日划36公里 國際賽路線一倍距離

縱然未獲主流媒體大事報道,香港確實已舉辦了多屆國際賽,會長Bryan透露因SUP總會非奧委會會員,選手出國比賽都是自食其力、贊助商甚至網上募集資金,這一次,輪到他們回饋香港。

他說18公里已是最長的距離,也是他們這次籌款路線半日的路程。他們平均每日要划36公里,以比賽的速度計算,18公里需划2小時多至3小時,估計每天會用5到6小時划板。「最厲害的世界第一選手來香港玩18公里,都是兩個鐘左右完成,我們划長距離的隊員都沒有划到那麼快的,時間長、又要面對香港炎熱天氣,需要好多時間去準備和計劃,要有足夠水份的補充和體力。」

阿達(右)差不多每天都出海,教直立板班、下班訓練、放假也選擇出海放鬆,卻從不覺厭倦,「因為打從心底喜歡。」(盧翊銘攝)

身邊的人知道你堅持玩SUP,好多喜愛SUP的家長、學員都會在網上捐款資助我們出國比賽,就好像今次我們想支持本地醫護般。
伍英麟

教班落水 放假落水 「落水就好似返到屋企」

然而,他們的充足準備是在教班工作前後的「落海」時間,除了Edmund本身是以自由身教班外,Alan和阿達都是兼職運動員,除了為比賽備戰便是在沙下教直立板,意即一天中大概除了回家休息和睡眠時間以外,都是在沙下灘度過。

連休息時間都想留在海上,是他們告訴我熱愛可以戰勝一切,大海讓他們流連忘返,「由我接觸直立板開始,便像着了魔般。」Alan說道。夏天炎熱逼人,坐在帳篷內做訪問已大汗淋漓,能想像在板上有如「乾煎」。

兼職運動員、教練,同時又在直立板總會做行政工作的阿達坦言喜愛SUP之外也要面對維生現實,假如當日因工作太夜落不到水,便寧願朝早再早點起床、6點鐘落水,萬一因天氣或狀況不能練習,便會在室內做體能訓練,「享受㗎!因為打從心底喜歡。」

年僅25歲的Alan(中)是港隊主力之一,曾奪多個中國賽冠軍,「今次180公里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在這裏風平浪靜,有風都未必有浪,外島則會有好多湧浪,而湧浪會視乎天氣變到很大。」擁有世界賽經驗的他說。 (盧翊銘攝)

他們異口同聲說「開心又落水,不開心又落水」,眼前這片西貢海就是解憂所,划板到海中心想想事情、放空一下,他們說就似是「返到屋企」般放鬆。

站在直立板上的視野,比起其他水上活動讓他們能遠眺不一樣的風景。一望無際的海洋、迎面而來的海風,的確讓人心情舒爽,「當有時比賽成績不太理想、個人發揮不太好的時候,都會想落返海,想想自己做錯了什麼、有什麼要改善,靠個海找靈感。」阿達一臉悠然說。既然大海給了他很多風浪都能夠堅持得到,他深信自己能跨過更多難關。

湛藍的海水,細膩的白沙伴隨陣陣濤聲,沙下為城市人保留了寧靜的空間和閑暇的時間。(盧翊銘攝)

你中間會經歷好多的攰,要堅持繼續划,堅持完又再攰,跟住望一望天,先開始第一日,第二日點算呢?
香港直立板港將 伍英麟

連續5日意志考驗 提醒自己「我好鍾意做這件事」

這次的環港180公里挑戰,4人難免也會緊張,畢竟要連續5天划長距離,體能是必須,驚人意志力更佔比重吧。每天平均要划36公里,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即使是曾在中國賽贏得多個冠軍,Alan坦言也許很多人能應付一日的長距離賽事,但當要連續做5日時,又是另一回事。

4人熱愛大自然和海洋,遠離鬧市才讓人份外珍惜所擁有的一切。(盧翊銘攝)

暴烈的陽光、加速襲來的疲倦感,都是划槳的阻力,「你中間會經歷好多疲累,要堅持繼續划,堅持完又再累,跟住望一望天,先開始第一日,第二日點算呢?」Alan已預想到旅程當中會有多疲累和掙扎,「我們在比賽時都會出現這些情況,通常我都會同自己講『我好鍾意做這件事』,只要繼續做下去便可以。」「鍾意」二字就似是魔法,讓他們一直堅持下去。

Edmund在2012年接觸SUP,熱愛團隊運動如欖球、足籃球等的他說4人一起完成180公里的意義更大,「若我自己一個是不會去做的,我比較喜歡Teamwork,一起去完成一件事開心很多。」(盧翊銘攝)

這一次,4名土生土長的港將划出外海、以另一方式為香港人出戰這個180公里挑戰,向熱愛的這遍土地傳達港人要「Stand-up」抗疫,「醫護為香港付出那麼多,真的很感動,令我們更想完成這個挑戰。」

他們以自己的人生擁抱大海,勇於冒險追求自由,更擁有一套自己的海洋哲學。自言喜愛Teamwork的Edmund說4人合力完成挑戰的意義更大,「因為自己一個是不會去做的,一起去Build up一件事是開心很多,而且是幫人,可以告訴香港人每項運動都可以出一分力幫助自己的社區。」

大海為家,香港也是家。

「最鍾意都是西貢,是一個家,雖然還有很多地方未探索過,但都是最喜歡這裏,大家都是屋企人。」(盧翊銘攝)

5天直立板划180公里眾籌給香港醫療(Stand Up for Hong Kong 2020)

捐款連結在此

主辦機構:香港衝浪及直立板總會

公開籌款:即日至2020年5月29日

受惠對象:香港醫護人員

捐款用途:本會會將捐款以現金支票方式捐贈去合適醫療機構,以支援醫護的抗疫工作。

流程:填寫捐款資料並透過網上轉賬到香港衝浪及直立板總會戶口,籌款日期至2020年5月29日。

T-shirt共有4款供選擇,$270港元一件,總會在扣除成本後將會全數以現金支票形式轉贈給合適醫療機構。(官網圖片)

+12
+12
+1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