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伍英麟】直立板與海洋的羈絆 他是站在波濤的海之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西沙街坊乘小巴或巴士往西貢市中心,總能遙望沙下灘一帶的西貢內海,陽光灑落海面鱗光閃閃、低沉的晚陽懸在海面,居民因這片看不膩的海而停留,市外的人在周末為她而栽進這小鎮。

在油塘長大的香港直立板代表伍英麟(Alan),是其中一個在西貢海流連忘返的人,即使數年來划過丹麥、日本、澳洲等海域,遇過或柔和或洶湧的白浪,最自在的還是在沙下海上徜徉。

「你永遠不會遇上同一個浪。」這是一個直立板運動員的故事。這是一個直立板運動員與海洋的故事。

攝影:盧翊銘

25歲的伍英麟與「水」淵源早種。他自小習泳,是學校泳隊一員,但家住九龍油塘,一直生活於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之間,從沒有想過會與海洋結緣。中學一次學校活動,坐船去東壩的地質公園考察,是他第一次出海。一望無際的海平線,抬頭看雲在跑,閉目聽風輕拂,教他興奮不已,卻因湧浪太強,暈船浪及嘔吐變成第一次出海殘留的回憶。

年僅25歲的伍英麟,接觸直立板數個月後已晉身港隊,一年後更已代表香港出戰國際賽事。(盧翊銘攝)

然而,這名一直都在泳池訓練的城市男孩,開始對變化萬千的大海萌生興趣,更膽粗粗參加吐露港渡海泳,「 開始時非常擔心,因為在海裏望不到海底,沒有方向感,但其實落海後完全相反感覺,好享受在海裏面,好自由」。

因好奇而愛上SUP 「海有一種莫名的治癒能力」

此後中學每年都參加渡海泳的他,在4年前於港專讀書時接觸了直立板(Stand-up Paddle Board,下稱 SUP),一開始是因着對玩法好奇,「站起來划有點怪」,怎料像「中毒」般愈玩愈喜歡,「第一次到沙下玩直立板就上癮,之後每當遇到困難或心情不好時,都會想落海划板,划到出去海中心,被山和海包圍住,什麼不好的事情都會消失。海就是有一種莫名的治癒能力,讓人慢慢地愛上」。Alan邊說邊望向眼前的西貢海,似已急不及待想划出去。

伍英麟在短短數年已稱霸多個中國賽長、短途賽事,亦是本地賽冠軍常客。(盧翊銘攝)

以前是在水中游,站在板上看到的是不一樣的世界。
香港直立板代表 伍英麟

「點解喜歡企起身划?因為以前是在水中游,站在板上看到的是不一樣的世界。」划出外島,四周被島包圍,他說在海中心是一個很舒服的感覺,「我覺得是一種……表達不到的一個……很興奮啦總之」,自言表達能力不好的他笑說。望出對岸,其實不需精確的語言也能感受得到。

陽光、海浪、歡笑,沙下不只成為了他的解憂所,原本想投考消防員的他,僅經過4個月的訓練便躋身成為SUP港隊運動員,SUP總會會長Bryan是他口中的「師傅」,逐步引領他在SUP成長。2017年丹麥ISA(國際衝浪協會)世錦賽,這個被喻為「SUP界奧運會」,是他第一個代表香港出戰的國際賽,「我那時是『新仔』,起步時差不多有70多個人一齊起步,場面好震撼,好開心的,學到了很多經驗。」他笑言比賽時經過一些小橋,外國人因身材高大要壓低身才能過,身形不高的他則趁機加速。Alan最後在比賽中取得第45名,排名中游,那才是他玩SUP的第二年。

去年日本一場亞洲巡廻賽,伍英麟在數站後名列前茅,力追實力頑強的日本選手,決賽卻因天氣關係取消,最終他無緣登上冠軍頒獎台。(盧翊銘攝)

難忘海豚眼前躍游 與海洋此伏彼起

此後是無數的中國賽冠軍,在中國舟山槳板衝浪環島賽,他在3公里賽事屢次克服側浪率先衝線,第一次去舟山朱家尖的他,賽後還留下來再玩衝浪。去年在西澳大利亞的逆風賽,他與港隊隊友戴廣達練習時看到了海豚於眼前躍起,是一生難忘的經歷。「突然出現在眼前,有點難以置信,我看得呆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然後便興奮得大叫。」巧遇上海豚為碧海和旅程增添一抹亮色,領略大海的無限風光,忽爾感嘆人類是那麼渺小,大海的無邊無際又深不可測,是他愛她的原因之一。

一個人在直立板上划,除有身邊隊友互相扶持外,也有不少朋友、SUP學員和總會會員等募款資助伍英麟出國比賽,「他們欣賞我們的堅持,就像我們也為醫護籌款般,互相支持」。(盧翊銘攝)

然而,大海的波浪喜怒無常,海洋給予他快樂,也曾讓他經歷顛簸。去年中國青島舉行的世界槳板錦標賽,他在2.5公里技術賽的小組預賽中挾第9名晉身半決賽,惜在半決賽中名列第13以落後一名之差,失去決賽機會。「原以為在短途賽可以取得好成績,但因為自己不熟悉海況受到了影響,連決賽都入不到。」惟他在挫敗中感到「反差」的是,比賽期間與國際選手的距離有接近過,「我有在他們身旁一齊划過,那是很興奮的,我完全集中了在划的方法,是後來看到照片才知道。」

亞洲巡廻賽決賽取消 僅次日本選手無緣冠軍

去年,他在亞洲巡廻賽最後一場於日本舉行的決賽,經過台灣、韓國與香港站後,與頂尖日本選手分數接近,勝算十足下比賽卻因天氣關係取消,終以第二名完成該屆賽事,與冠軍擦身而過。僅差一點點,「海之子」沒有怨天尤人,靜待下一個大海的挑戰。

伍英麟坦言代表香港出賽時壓力特別大:「一穿上港隊隊服就是告訴別人我是代表香港,會全力以赴去做,有壓力但又興奮,是一個前進的動力。」(盧翊銘攝)

SUP比賽時一定要站立,所以這也是堅持的原理。
伍英麟

他是兼職運動員,生活除了訓練、出外比賽外,便是在沙下教班養活自己,「師傅」Bryan說他賽季中一個月大概只有一星期在港,一年共30多場中國和國際賽事,「他是靠獎金維生的」。大概這是香港運動員的常態,SUP總會非奧委會會員,選手出外比賽都是自食其力、贊助商甚至網上募集資金,靠的也是堅持。

「身邊的人知道你喜愛做這件事,好多喜愛SUP的家長、學員等都會在網上募款支持我們出去比賽,就好像今次我們為醫護籌款般。」Alan將與「藍天體育會」的SUP運動員戴廣達、黎紀賢以及會長Bryan在5天內划板穿越香港180公里,為香港醫療服務籌集資金,感謝他們的無私。

教班、訓練、放假也在這片海,他們卻說把教班當做樂趣,工作一樣可以很開心。(盧翊銘攝)

日划36公里的掙扎 「堅持完一日仲有4日」

「這真的是好大挑戰,每天平均要划36公里,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即使是長距離選手的他也如是說,「一日可能很多人都能做到,但你要連續做5日,中間會經歷好多疲累,堅持繼續划、堅持完一天,望一望個天,還有第二、第三天」。他說划不累,是太陽曬得人疲累。疲倦感襲來而生的掙扎,其實他們在比賽時也常出現這些情況。「通常我都會同自己講『我好鍾意做這件事,繼續做下去便可以』。」這次的180公里挑戰,途中還會經過他第一次出海的東壩,對他來說別具意義。

他們被一片湛藍吸引,遠離城市才保留了悠然和寧靜的空間,思考對自己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盧翊銘攝)

看過外國動人風光 仍最留戀西貢沙下

我又問,這是出於作為香港人的守護嗎?其實心裏早為他預備答案,他卻出奇不意說:「想更多人留意海洋多一點。」除了為香港醫護人員致敬和籌款,他關心的還有陪伴成長的大海,「因為個海為我們帶來了很多快樂,我想回饋她」。如果兒時游的是嬉戲,長大後他則是喜歡自由、被大海治癒。當日子再東倒西歪,他還有一望無垠的藍。

2018年海南ISA國際槳板赛短途賽勇奪第9名的伍英麟,是教練口中「靠獎金維生」的運動員,賽季時一個月僅得約一星期在香港。(盧翊銘攝)

生活也許是無邊無際的、浮滿各種漂流物、變幻無常的,但總有一片澄澈而湛藍的海。(盧翊銘攝)

那海洋污染會很傷心吧。「係呀,好抗拒。如果這裏(西貢)受到污染,大家也會失去了現在這份開心,大家都會很嫌棄落海了。」他無奈的說。

人類摘下鮮花,去種出大廈,連西貢居民自身不只對沙下附近的農地印象模糊,原本開揚的天空和大海被豪宅佔據了,人們只知道西貢星羅棋佈的咖啡店,趁這片海仍在,我們可以做什麼呢?夕陽西下,一片柔和,剛剛才熟悉的澄藍,又變得不一樣了。

遨遊過世界各地的藍色大海,伍英麟最喜愛還是回到治癒的沙下,「出面好多風景的確很美,但都會好想返香港,這裏是家的感覺」。(盧翊銘攝)

水天一色,蘊藏着伍英麟的海洋日常。(盧翊銘攝)

+5
+5
+5

5天直立板划180公里眾籌給香港醫療(Stand Up for Hong Kong 2020)

捐款連結在此

主辦機構:香港衝浪及直立板總會

公開籌款:即日至2020年5月29日

受惠對象:香港醫護人員

捐款用途:本會會將捐款以現金支票方式捐贈去合適醫療機構,以支援醫護的抗疫工作。

流程:填寫捐款資料並透過網上轉賬到香港衝浪及直立板總會戶口,籌款日期至2020年5月29日。

T-shirt共有4款供選擇,$270港元一件,總會在扣除成本後將會全數以現金支票形式轉贈給合適醫療機構。(官網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