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歐鎧淳|四段奧運篇章告訴我們 堅持從來不止一個模樣

撰文:楊宇翹
出版:更新:

每個奧運周期一個故事,那歐鎧淳已擁有4個。
由16歲寫到今天,由天之驕女到元老,坊間屬於她的游水故事並不盪氣迴腸,飽歷滄桑的傷患奮鬥史更不能套用;近幾年別人(網絡?)眼中的歐鎧淳,更是Netflix裏的「Bling Empire」。
有天她問:「為何我沒有別人的熱血堅持?我是否不配做運動員?」
習水20年,4屆奧運,1個A標,還說什麼配不配?
東京奧運,就說說關於你的堅持。

歐鎧淳(余俊亮攝)

▶▶▶緊貼2020東京奧運 終極追星懶人包

註:歐鎧淳16歲首度出戰奧運,餘下威水史充斥網絡,以免長氣,請自行瀏覽。
再註:以下的「你」,指歐鎧淳。

上屆奧運前,我們坐嘉諾撒聖心書院的禮堂,你哭着說那年很漫長,接近過A標倒頭來沒有,游水15年以前是肉體痛苦,2016年是精神掙扎。

我常說得失只有回望才能看得透,現在游了20年水,2016年的自己夠可笑嗎?

你說以前是肉體痛苦也沒有錯,首個奧運故事圍繞的是那「軍營」辛酸。那時候你15歲,教練原本安排你到深圳訓練一年,有望衝擊08京奧參賽資格。未出發你已在香港賽連達三個項目B標,奧運近在咫尺,大可以把北上計劃擱置;但你還是選擇繼續。

你說那時候停學一年有如留班,北上後困在重重圍牆,而別人省隊的水平高幾班,由落後一個塘到跟着隊頭游,你花了半年。失落時會躲入廁格打給媽媽,奈何有次極渴求安慰,媽媽電話卻轉駁至留言信箱。你說慣了報喜不報憂,抹抹沾濕的眼角,對着留言信箱說句好開心,然後睡醒一覺,繼續下去。

得失只有回望才能看得透,現在游了20年水,2016年的自己夠可笑嗎?(資料圖片;楊宇翹攝)

報喜不報憂,坊間關於你的第二個奧運故事,未有太多不快紀錄。赴美升大學,在柏克萊的其實日子並不好受,新環境不適應、「以為自己好勁走去讀Pure Math」、無人無物,一切都在逆你意。 你說美國的游水生活是折磨,游得差教練鬧,游得好教練送你一句「原來你識游水?」,在一次泳隊「心事分享」中以為敢言能搏好感,倒頭來教練又贈送「你以為自己是誰?憑什麼第一個講?」

以我的暴躁性格,開拖是唯一選擇。4年大學有如情緒勒贖,我認為離開比虧待心房好,但你這樣說:「逃避是一個選擇......或者我不想核突?所以沒有離開。」

大學畢業,以為煩惱撕開,成人式才真正開始,第三個奧運故事是關於迷失。里約奧運前,你人生路上嘗試轉型,「唔知自己想點」、「試下其他亦無妨」,在我角度,新事物的嘗試因為你需要一點「side track」。

里約奧運前,你嘗試轉型。在我角度,新事物的嘗試因為你需要一點side track。(資料圖片;楊宇翹攝)

追逐里約資格份外吃力,特別在「A標盛行」的年代,一個時間有如一把尺,你潛意識也這樣量度自己。「不停地嘗試,每次比賽都有種『今次一定得』的感覺,接近過倒頭來卻沒有」,最終資格賽也未能游出A標,你自覺失敗。

第三度征奧該是開心事,但沒有A標卻只能接力身份出戰,悲喜交纏。

那天你坐在泳池旁,不懂如何面眼前記者,更不懂與自己和解,話與話之間的停頓、語氣,我也記得一清二楚;對不住自己的感覺,是最苦澀。

這次的「失敗」令你與放棄無限接近,某天你決定「退役」:

「種種事情令我想,不如是時候走了」

「或許是身體上要走到這就是尾聲」

「關了門開了窗」

「或是根本這裏就是尾聲」

廢話,根本就是不捨得也不甘心。

里約奧運後休息幾個月,你還是選擇繼續。

里約奧運後休息幾個月,你還是選擇繼續。(資料圖片;楊宇翹攝)

2016年後,第4個奧運故事展開,惟當中包含的再不只有游水。你當初想證明運動員有其他可能性,我認同亦支持,皆因在外國多種身份的運動員多的是,香港有人破舊立新,無原因反對。

惟廣告界體育女神、演員、娛樂版的主角、論壇熱話......外界似乎失焦了,你也會偶爾沮喪。

「感覺很不自在、不舒服,好像被火燒的感覺,為何我要不停被人消費」,別人習慣放大你社交媒體的一舉一動,評頭品足、「人格鑑定」、「負皮指責」通通都有;但你那被榨乾的內心,卻沒人知道。

網絡世界令人費解,人事關係也可變得繁複又恐怖,感覺人愈成長,瑣碎事愈費解。過程中我們試着判辨,結果愈想愈迷惑。

煩惱、壓力、困擾、疲累。

某天你說:「原來游水的自己最真實;有能力、心力,我會繼續。」

曾說過變得厭惡的水世界,是你的救贖。

2018年,你定亞運是東京奧運的一個審視,「有成績就去,沒有成績、練起來亦缺態,那就無謂再蹉跎」,於是後來出現了歷史性接力的亞運銀牌、新100背香港紀錄。

2018年,你定亞運是東京奧運的一個審視,後來出現了歷史性接力的亞運銀牌、新100背香港紀錄。(資料圖片;楊宇翹攝)

一直游一直游,你會偶爾偷懶、偶爾氣餒、偶爾發個脾氣。比賽發揮很不順時,你會對自己有微言,依然會提着「是否應該一早退役」的話。但有別於2016年,亞運後的你更明白,只要繼續就有成果這茶几理論是真的。

因為你信,信自己可以。

就在2019年,奧運A標由目標,變了成果。

北京奧運後,一直嘗試衝擊A標,其後倫敦及里奧亦失諸交臂……長達8年的長征做到了,某日你卻冒出一句:「為何我沒有別人的熱血堅持?我是否不配做運動員?」然後你變得難過。

我:黑人問號?

堅持從不偉大耀目或充滿戲劇性,是通過微小細節逐漸反映出來。

或者會有人獨愛熱血堅持,但誰說堅持僅得一個模樣?

「若然迷失、不知所措,唯有繼續才找到答案」,是你讓我明白每種堅持都是故事,每一頁都活生生的努力印證。

「若然迷失、不知所措,唯有繼續才找到答案」,是你讓我明白每種堅持都是故事,每一頁都活生生的努力印證。(資料圖片;楊宇翹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