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2020】港片挺進金馬 四部長片重新定義「香港印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五十七屆金馬獎有四部長片港片入圍,分別是入圍七項的《手捲煙》、入圍六項的《狂舞派3》、入圍三項的《幻愛》與入圍兩項的《墮胎師》。

四部港片或冷硬或熱舞、或現實或奇幻,交織出新一代的「香港印象」。

一盒煙繼承深刻的香港印象

出自香港青年導演之手的《手捲煙》,一如外界深刻香港電覆印象,承繼幫派背景出發,用一盒「手捲煙」述說着,在香港生活人們的時代變遷。

男主身份華籍英軍,即是電影的開場。隨現實時間軸,男主走過1997年的香港迴歸、金融風暴,轉眼間,2019年的場景到來。過去,香港政治經濟的大動盪,為眼前男主困頓的生活作出餔陳,於是捲入港台黑幫、南亞裔的竊毒等,而另一邊則少不了內地女人對男主的情懷。

兩岸三地人物的元素、「新」鋭導演的加乘等,是一部好看的電影。至於有否導演此前宣稱的「認同迷惘」展現,可能在大環境之下,僅能扭扭捏捏的透露,無法有深刻的感受。

墮胎切入香港的世代紛爭

《墮胎師》為香港導演與獨立電影製作人陳果的最新作品,曾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的知名影星白靈,飾演女主角。《墮胎師》改編真人真事,看似平凡家庭主婦的珍姐,實際上是一名在民宅私營的墮胎醫生。有天,珍姐的女兒Kiki突然要求能不能把房子轉給她,遭到珍姐拒絕,從此母女關係掉到谷底。就讀教會學校改信天主教的Kiki,對於母親擔任墮胎師非常反感,便離家出走。失去女兒的珍姐,不斷反思自己幫人墮胎的行為,並陷入對宗教的迷茫中。

片中頻頻出現香港摩天大樓屋頂像煙囱般冒煙,表示其高額的房價,讓所有人陷入焦慮之中。由於殺害胎兒的罪惡感始終圍繞着珍姐,使她面對要房不成、態度匹變的女兒始終低聲下氣,並在各方面盡可能地滿足她的願望。片中出現的年輕人,無論是Kiki,還是想騙珍姐錢的Amy,或是找珍姐墮胎的阿芝,每個少女都有求於珍姐,卻又站在宗教道德的至高點上,肆意批評、傷害她的內心。這些不討喜的年輕人,有着現今香港年輕人焦躁不安、充滿尖銳的特質。

美籍華人影星白靈以《墮胎師》珍姐一角入圍金馬。 (林君穎攝)

現實與幻象越發模糊

入圍最佳改編劇本的《幻愛》編劇曾俊榮認為,現代社會人情冷漠,經常出現「社會邊緣人」與心理問題,《幻愛》正是描寫罹患「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的阿樂,與工於心計的心理輔導員葉嵐,兩人因輔導—被輔導關係所迸發的愛情故事。曾俊榮稱,由於自己家住屯門,對該地環境熟悉,且過去屯門一直給人的印象是黑社會、強姦案件層出不窮,屬於香港的「邊緣」,故電影多在屯門取景。曾俊榮稱讚由於有音效師杜篤之的提醒,讓筆下的一句台詞—「我不介意,……你呢?」成為全片點睛之筆。正因為阿樂了解自己的不完美、患有精神病,才能這麼坦然地包容、接納在道德上有污點的葉嵐,終使葉嵐被阿樂的真誠打動。

《狂舞派3》霍嘉豪Heyo、黃修平(右二)、阿弗Afuc(右四)與《手捲煙》導演陳健朗合影。 (袁愷勛攝)

狂舞在地產霸權中

《狂舞派3》跳過了《狂舞派2》,以後設角度鋪陳出:「如果《狂舞派》原班劇組照本宣科拍了《狂舞派2》後又會發生甚麼事情?」的狂想,打破現實與創作的侷限,於2018年拍攝的電影,對照之後現實的香港發展,有如預言。

十年練舞無人知,一朝拍片天下聞。功成名就的一班嘻哈街頭舞者,受到名利的驅使,不知不覺間成為政府與「地產大鱷」妝點都更建案的門面。在經濟的壓力、同僚的慫恿、粉絲的期許與過去練舞同伴的不諒解,以及可能是最重要的自身嘻哈理想與跳舞初衷的拉扯中,顯出劇情的張力。

不過也由於支線龐雜、人物眾多,使得劇情略顯鬆散、宂長,但這點在貫串全片的嘻哈歌曲與街頭舞藝下獲得一定的緩解。全片層層堆棧,劇情猶如拼圖一般直到最後的高潮,雖還不脫音樂片的邏輯,仍然質問了社會議題,以及探索了所謂的嘻哈精神,是一部成熟的電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